芝加哥1990
小說推薦芝加哥1990
‘APLUS无预警发单!以一曲长达七分钟的Can’t Hold US阐述被昏迷五个月醒来后的心路历程,他发誓从此将无可阻挡!可惜目前仅做电台播放,歌迷们可能还得继续苦等了……’
‘奇迹!第三个周末票房跌幅仅百分之六!泰坦尼克号九八年北米市场开门红,在二至四号短短三天再度狂揽三千三百万票房,单馆票房仍在一万刀以上,各大院线无畏淡季继续增加银幕数!全球放映规模再扩大!’
‘APLUS新女友,拉丁小天后夏奇拉大起底,两人原来很早就认识,在九二年APLUS首专单曲Beautiful girls中曾饰演过女主。’
一辆轿车疾驰在机场去翠贝卡的路上,A+踏板和A+酒业总裁里瑟双掌并拢插在两腿之间,默默听着车载收音机里的各条新闻,面色凝重。
“别过于担心,总裁先生。”
后座上西格拉姆老臣二人组之一拍了拍手里的公文包,笑道:“APLUS看到去年利润数据后心情会很不错的。”
另一人说:“这年头,传统产业里像我们这么能帮老板赚钱的经理人可不多。”
里瑟从后视镜里看了眼帮自己打气的俩老头,“知道他为什么醒来后几个月不见我们,昨天却突然主动传召我们来纽约吗?”
“不知道。”
“因为他昨天去了大都会唱片公司。”里瑟说:“达蒙达什那小子肯定又告状了,我都能猜得到。”
“那个一直吵着要纽约分销权的N……”
老头之一及时住嘴,“街头混混的异想天开罢了,APLUS会受他影响?呵呵,不见得,他们根本不是一个物种。”
“OMG!等下见他时可别说这些……”里瑟翻了个白眼。
“放心,我活那么大岁数知道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
老头回道:“其实我真的很喜欢APLUS,他身上有种老派气质,让我想起了老布朗夫曼先生。”
“哈哈!”
另一个老头笑了,“他刚醒没几天就拖着病体去东京卑躬屈膝搞定世嘉公司,然后反手放利多在纳斯达克拉升股价收割3DFX的空头,再并购竞争对手让世嘉公司失去选择,稳稳拿下未来大单!简直经典得能进MBA教材了,对自己也够狠。”
“对叛徒更狠,想想疯掉的古德曼,还有身陷囹圄的迪莱和哈姆林吧。”
里瑟说到这,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冷颤,车里的三个当时可趁APLUS昏迷期间和古德曼、哈姆林合伙,利用将长期分销权签给西格拉姆,拿了西格拉姆一笔数额很大的佣金分了。
“老派商人对能帮忙赚钱的手下会很宽容的。”
老头之一把公文包抱在怀里,“我们已经把钱还回去了,还想怎么样?账目也做好了,我觉得他不见我们就是故意给我们留好充足的时间,会没事的ꓹ 里瑟。”
“唉,希望吧。”
如果APLUS追究三人稳稳都要吃官司ꓹ 幸好牵头的关键人物古德曼疯了……
靈劍情緣
轿车开进地下车库,三人闭上嘴,心事重重走进电梯。
“斯各特?”
白崇禧傳
被APLUS的保镖放进大门ꓹ 里瑟一眼就看到了A+服饰总裁斯各特以及他旗下的高管,人数不少ꓹ 都西装革履的在大厅的沙发组上坐着。
“APLUS在等你,里瑟。”
斯各特气色有点差劲ꓹ 两拨人起身握手寒暄后说:“他坚持先见你。”
“抱歉ꓹ 航班误点。”
里瑟看了眼时间,大概迟到了半个小时,紧张心理又加重一分。
“里瑟先生。”PGE律所律师在楼梯上方探头喊道:“APLUS先生在等你。”
“好的。”
里瑟和手下俩老头对视一眼,硬着头皮上楼。
“APLUS,你看起来恢复得好极了!”
里瑟被律师带进书房,APLUS正像个疲惫的君王般扶额坐在书桌后,不远处一位穿着真丝睡袍的金发女孩盘腿在沙发上涂脚指甲油ꓹ 书桌前站着永道的会计师,PGE律所律师在后面关上书房门。
本就昏暗的房间于是更显阴森了。
里瑟感觉脑后有股无名寒风拂过。
“随便坐ꓹ 里瑟ꓹ 还有两位。”
宋亚随手示意了下ꓹ 他倒不是有意想给里瑟个下马威ꓹ 昨天录歌加Jazzy策划的派对,再怎么推脱也在大都会唱片滞留到凌晨才回来ꓹ 和纽约当地形形色色的圈内人交际ꓹ 而且临走时又被达蒙达什那家伙找到机会唠叨A+酒业纽约分销权的事很久。
深度索愛,老公生猛 雪香凝
感觉比高强度复健还累人ꓹ 现在耳边还嗡嗡响着派对上的强劲音乐,还有人们的各种恭维声ꓹ 自我推销的、求机会的、求财的、求名的、还有声称有好投资机会的,个个看到眼前平易近人的十亿富翁恨不得扑上来把自己吃掉。
大部分交际对现在的自己来说都毫无意义,特别是某些街头角色目光中的贪婪和攻击性……
青澀年華、那些感情事
这种‘怀旧体验’以后还是能躲就躲吧。
“这是九七年A+踏板公司和A+酒业的季报和年报,我们赚了不少哈。”
里瑟赶紧让老头之一从公文包里取出各种报表,永道的人帮他拉开书桌对面的椅子,他道了声谢坐下。
“比3DFX全年赚得还多。”另一位老头讨好的补了一句,遭到里瑟的瞪眼警告。
“嗯。”
几个月拒绝见面,但不耽误自己让人仔细调查这两家公司的经营情况还有那笔佣金的存在,古德曼得的只是妄想症而已,不耽误他卖队友。
宋亚其实早心里有数,摆在面前的仅仅是怎么处置里瑟等人的问题。
他喝了口意式浓缩咖啡,随意翻阅里瑟呈上的文件。
“账做得不错。”永道的会计师用食指和中指夹起报表的页角看了两眼,语带讥讽的冷笑。
里瑟只得回以尴尬的笑容。
他们都把非法所得用各种名义还回来了,然后将一些固定资产折旧之类腾挪到了今年,所以去年的盈利很好看,三千万刀的数字确实比市值六、七亿的高科技领头羊公司3DFX全年净利润还高。
宋亚面色稍霁,抬眼扫了下里瑟身后的俩老头。
其实认真来说,除了佣金那件事,他对这种对老东家保持忠诚的老派经理人不讨厌,趁着自己昏迷,正好小布朗夫曼不耐烦管理西格拉姆酒业,将那边的生意甩给了他的叔叔,这两位不喜欢小布朗夫曼的老臣趁机怂恿里瑟,彻底将A+酒业通过长期分销合同绑上了西格拉姆的战车,可以理解,这种念旧情的老家伙们在商场上其实越来越少了。
星空武神
西格拉姆的销售渠道是顶级的,总体来说除了以后失去自由度,其他还好,分销交出去,以后专心在华国酿酒就是了。
而且目前自己的唱片和电影生意很多都要借助布朗夫曼家族拥有的环球系的力量,不好下狠手把关系搞得太僵,。
一样是给老东家输送好处顺便往个人口袋捞钱,A+酒业以前就和西格拉姆签过分销合同,自己又和小布朗夫曼的环球影业环球唱片都关系密切,里瑟他们等于是按照既有路线往下走。
A+服饰就不一样了,自己以前对斯各特明确表达过和西尔斯百货合作的担忧,但斯各特仍然趁自己昏迷时扭头又和老东家搅到了一起,然后果然被西尔斯落后的销售模式拖累了利润。
所以他今天坚持先见里瑟,再见斯各特,斯各特的‘罪’更大些。
那么对里瑟……
“今年华国那边和张裕合资工厂的灰雁红白葡萄酒产品线也能如期在北米市场推出了。”
里瑟感应到他的目光,连忙再放个好消息‘自救’。
“嗯。”
宋亚陷入思索,左手四根手指在桌上随意敲着拍子,偶尔打量里瑟一眼。
里瑟掏额头见汗,大气不敢喘。
“还是走廉价路线?”宋亚问。
“是的,走量,西格拉姆会帮我们……还有各大连锁超商。”里瑟赶忙详细回答。
科幻電影系統 陽光永存世間
“听起来没什么大问题,不过达蒙达什告诉我可以想办法冲冲高端……”
“那小子根本不懂……”老臣之一还是看不起出身街头的达蒙达什。
“所以你们就把他踢出局了?”宋亚打断他。
里瑟三人都无言以对,当时无非是趁眼前的老板昏迷,随手赶走只烦人的苍蝇,谁知道……
他们也没法回答,和西格拉姆的合同签都签了,事已至此,达蒙达什那本就虚无缥缈的纽约地区分销权根本无法落实,而且双方并无白纸黑字的严格合同限制。
宋亚当时确实只口头许诺过,他又沉默了十几分钟,“行吧,今天就到这。”随意摆摆手,示意里瑟三人可以走了。
“那我们……”里瑟迟疑地起身。
“你们可以回加州了,让斯各特进来吧。”
重生之野蠻盜賊 書道難
“好的,谢谢你APLUS……”
里瑟如释重负,掏出手帕擦着汗和俩老头逃出门。
“记得我以前怎么警告你的吗?斯各特。我说我们在西尔斯的专柜运营成本是其他超级市场的数倍,他们那种百货公司模式不太适应这个时代了。我是不是命令过你,将与西尔斯合作的那些巨亏专柜停掉,省下来的钱花在南美分公司?”
给里瑟他们的已经是很好的脸色了,宋亚对A+服饰总裁斯各特态度恶劣得多,他质问:“所以去年是怎么回事?”
“我……”
斯各特也把好处悄悄还了回来,但利润做不到里瑟那么好看,底气不足。
“APLUS先生,西尔斯百货是伊利诺伊州本地企业,他们去年和彼得弗洛克州长很亲近。”
斯各特的手下回道:“我们也有压力。”
“所以你们那时候就操心我和政客的关系了?”宋亚更加不爽,“A+服饰是加州企业,想糊弄我就请找点更好的理由!”
“这件事是我的错。”
斯各特阻止手下反驳,“你们先出去。APLUS……我……”
他把手下赶走,然后单手遮住眼睛酝酿了会儿,很快声泪俱下,“我……你知道我对西尔斯百货感情很深……我错了,我……你怎么处置我我都无怨无悔……”
斯各特一行人刚抵达时夏奇拉在外面见过,她看向之前还派头十足,现在突然在男友面前卑微无比,像孩子般痛哭的中年大男人,有点被这场面吓到了,放弃涂指甲,走过来坐进宋亚怀里,像温顺的小猫般在他脸颊上亲了一口。
“这份工作是我给你的,你以前只是西尔斯社区商店的中层斯各特,去年年初我还给了你股权激励……”
宋亚随手搂住女孩继续说道。
“我知道,我对不起你的信任呜呜呜……”
斯各特双手扶着书桌边缘哭诉:“我向你道歉,你怎么处置我都行,我把和古德曼他们收的钱都还……”
“呃,不要说这个事。”宋亚看了眼永道的人,抬手阻止。
“我就求你一件事,APLUS,我不想坐牢……不坐牢……我的孩子们快上大学了,我不能破产,更不想让他们知道父亲是个金融罪犯……他们很崇拜我。”
斯各特哭哭唧唧的唠叨起来,“你给了我现在拥有的一切……社会地位,在三藩……”
“好了好了别扯远了!”
宋亚有点遭不住,“我给你半年时间。”他向PGE律师抬手,“把外面那个唐亿叫进来吧。”
PGE律师很快带进来一位华裔年轻人,“这位是唐亿。”宋亚对快速擦干眼泪,面露疑惑的斯各特介绍,“哈佛商学院的MBA,从今天开始他会是A+服饰的总裁助理,接下来的半年里他会监督你把公司扭转回我认可的轨道,如果再被我发现……”
“不会,绝对不会。”
斯各特赶忙保证,“你好,唐先生是吗?刚才在外面聊天我还以为你是……”
“我也是刚刚才得到这个职位,总裁先生。”
主宰空間 愛之
唐亿长得一表人才,学历口才都极好,华国留学生和麦肯锡工作背景,是宋亚让A+风投的陈博士和猎头推荐的。
“那就这样?我很忙,唐亿你知道你得工作是什么了对吗?”
獒唐
“是的,APLUS先生。”
“嗯,你跟斯各特去三藩后……”
璀璨農女
宋亚正在交待细节,书房的电话铃声响了,“你好,哦,奥格雷迪啊。”是自己的股票经纪,“有事吗?”
“APLUS,刚刚网景公布了财报,第四季度巨亏。”
奥格雷迪用后怕的语气说道:“数字超出所有媒体和机构的预计,明天股价应该会暴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