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星之主
小說推薦九星之主
星野小镇主题公园,同名的酒店中。
荣陶陶站在1723A室的落地窗前,俯瞰着这座充满了欢快气息的主题城镇。
那一头软趴趴的天然卷儿上,云云犬好奇的探头探脑,望着远处那缓缓旋转的摩天轮,幻想着它是一种怎样美味的食物。
“滴滴滴~”刷门卡的声音响起,荣远山手里拿着衣物,走了进来,道,“怎么样?莲花瓣有没有不满?”
“没有,它俩都很安静,没什么太过剧烈的反应。”荣陶陶转过头来,开口回应着。
莲花瓣并没有什么异动,而且他的魂法·星野之心,也与冰雪之心相同,潜力值都是高达六颗星,想来,应该是跟他的天赋(初始魂槽)保持数值一致。
“那就好,接着。”
荣陶陶急忙伸出手,接住了父亲扔来的衣物。
舊愛重提:總裁,不安好心! 乖乖冰
一件橘红色的短袖衫,白色的七分裤,以及一双白色的运动跑鞋,而且在那鞋底,竟然还有一根根抓地的鞋钉。
不看鞋的话,荣陶陶还觉得无所谓,这整体看下来……
荣陶陶挠了挠头,道:“啥意思?你要带我去踢足球?”
这不就是郁金香王国的国家队服吗?
荣远山摇头道:“带你去历练。”
荣陶陶:“至于穿的这么鲜艳么?”
荣远山:“这衣物的材质特殊,在草原中比较显眼,而在晚上的时候,在漫天寒星映衬下,这件衣服更是会隐隐发光。”
荣陶陶:“……”
您真的是我的亲爹么?
你这是怕我死得不够快啊?想要我成为星野大地中最靓的崽儿?
荣远山并没有玩笑之意:“我们并不是要在这酒店中修行魂法,而是要进入星野旋涡之中修行。
按照规定,你需要这样着装,确保星烛军第一时间发现你。无论是守护,还是救援。”
说着,荣远山又示意了一下手中那橘红色的包裹:“把你的糖果放到这里,动作快些。”
“啊……”荣陶陶换上了橘红色的短袖,他倒是有日子没穿过短袖了,在那雪境之地,永远都是一身厚厚的羽绒服。
几分钟后,化身“郁金香小王子”的荣陶陶,背着橘红色的背包,跟着父亲走出了酒店。
嗯…好吧ꓹ 如果一个人这么穿,的确有些扎眼ꓹ 但是来到直升机坪之后,看着那一片又一片橘红色的郁金香,荣陶陶心里倒是平衡了不少……
“星野魂武学员所拥有的修炼资源ꓹ 的确是雪境魂武学员没法比的。”荣远山示意了一下排成了长队的橘红色身影,在阵阵螺旋桨的声浪中ꓹ 大声道:
“这里有许多大学生,高中生ꓹ 在家人或者教练的陪同下ꓹ 在这里租一、两名星烛军士兵,就可以进去历练了。”
说话间,远处那大型运输直升机,螺旋桨急速转动着,搭载着数支历练者的小队,向正上方那遥远的天空中飞去。
排了将近20分钟的队,终于来到了停机坪入口处。
一个士兵伸手做出了“停止”的手势ꓹ 面色严肃的看着荣远山:“一名家长陪同?”
仙道之
“是。”
士兵:“你的魂武者证件、孩子的学生证件,另外ꓹ 家长着装不符合规定ꓹ 你得去那边换衣服。”
荣远山直接递过去了一个军官证。
士兵伸手接过ꓹ 仔细检查半晌ꓹ 直接立正,给荣远山敬了个军礼。
士兵似乎是见惯了这种情况ꓹ 轻车熟路:“您是否需要星烛军陪同?”
“不需要ꓹ 我自己带他就行了。”荣远山笑着说道。
士兵接过了荣陶陶的学生证ꓹ 这回却是不常见了,他面色惊讶的看了看手中的松江魂武学生证ꓹ 又看了看荣陶陶:“雪境魂武者?你确定要进入星野旋涡修行?”
荣陶陶急忙摇头:“云巅。”
“哦。”士兵这才恍然,点着头将证件还给了荣陶陶,“两位,3号停机坪,稍等一下。”
看着父子俩远去的背影,士兵也是抿了抿嘴,我的天…云巅魂武者!?
他爹刚才是不是给了我一个假证件?关系到底得有硬,能才能搞到云巅本命魂兽?
父子俩当然不知道士兵在想什么,两人走向了三号候机区域,远远的排着队。
队伍中的几个年轻学员,均是一脸兴奋的模样,仰头看着那巨大的天空旋涡,似乎在幻想着后面是怎样的一番景象。
荣远山揽着荣陶陶的肩膀,道:“这里和雪境不同。”
荣陶陶没好气的说道:“啊,我看出来了,你们星野魂武者实在是太幸福了一些。”
荣远山却是笑了笑,一副颇为神秘的模样:“进去之后,你会发现更大的不同。”
此次帝都之行,荣陶陶不仅第一次坐了客机,也第一次坐了直升机,而且还是那种重型运输直升机。
按理来说,对于这种新奇的体验,荣陶陶应该很兴奋,但实际上,他心里的醋坛子已经打翻了!
荣陶陶简直太™适合在雪境修行了!
因为那雪境的修炼环境,与星野训练环境比较起来,那真叫一个爹不疼娘不爱,要啥没啥!
别扯什么游乐园、动物园了,雪境大地一片荒凉,就三面墙,而且还遍地都是偷猎者……
豪門小妻子
哎…你不出门见见世面,就永远不知道自己过得有多凄惨。
随着直升机不再上飞,平移之后缓缓下落,荣陶陶心中五味杂陈,在士兵的指引下,下了军机,迅速走到了一旁的安全区域。
他四处打量着,忍不住酸溜溜的说道:“这里是星野旋涡?”
“哈哈。”荣远山哈哈一笑,看着四周、那围绕着旋涡建筑起来的大型军营,开口道,“很久很久以前,星烛军就已经扎营于此了,走吧。”
荣陶陶看着前方的停靠的摆渡车,总觉得有些不对劲儿,转身看向来时的方向,倒也看到那大地之中,露出来的一个云层旋涡。
只不过…这旋涡为什么这么小?
伫立在地球上,仰头往上看的时候,这旋涡遮天蔽日,甚至能够笼罩整个星野主题小镇。
而进入了星野旋涡之后,再看那地上的流动的旋涡,为什么小了这么多!?
这是什么诡异的原理?
站在拥挤的摆渡车上,荣陶陶一直在苦思冥想旋涡大小的问题,没多一会儿,车辆驶出了营地,终于在军营门口处停了下来。
身为导游的士兵开始讲解了起来注意事项,而荣远山却是直接带着荣陶陶离开了军营,向野外走去。
“呵……”荣陶陶深深的吸了口气,空气中带着泥土的芳香,沁人心脾。
放眼望去,一片绿色的大草原,更是令人心旷神怡。
天空中太阳高照,让荣陶陶啧啧称奇的是,即便是在白昼,在那蓝天白云之间,还有点点星辰闪烁。
白天里竟然还能看到星星?那天空中的恒星,是地球所在维度的太阳么?
荣远山看着四处张望的荣陶陶,道:“怎么样?是不是和雪境不一样?”
超級黃金左手 羅曉
荣陶陶砸了咂嘴,哼了一声:“差不多吧,就是天气暖了点、阳光亮了点,视野好了点,环境美了点……”
说着说着,荣陶陶差点哭了出来。
“哒哒哒……”身后,几队人马从父子俩身侧穿过,那火红色的骏马宛若古书中描述的嘶风赤兔,雄壮威武、浑身上下一片炭红色,没有一根杂毛,令人看着赏心悦目。
荣陶陶看着远去的历练小队,道:“我们不骑马?”
“不,我们步行去训练场。”荣远山开口道,“路上,我也和你讲讲魂技。”
“训练场?这里不就是训练场么?”荣陶陶疑惑道。
“不,这里分为很多区域的,星烛军士兵为了让历练者们有更好的训练体验,在这广阔的草原上,划分出来了很多片区域,将特定的魂兽,送入该区域中。”
荣远山迈步前行,边走边道:“这里有近20个训练场,你可以挑选你的对手,选择你要对战的魂兽级别,力量型的、还是敏捷型的;擅长进攻的、还是擅长防御的;技巧型的还是……”
被休的代嫁
荣陶陶双手捂住了耳朵:“别…别再说了…求你别再说了……”
我只知道雪花狼!
我也只能碰到雪花狼!
不对!少年,你的心态不对。
狗都不嫌家贫呢,你怎么还嫌弃起来那梦想升起的地方了?
那些极夜、那些苦寒、那些永无止境的狂风暴雪,统统都是上苍给我的馈赠…对!就是这样!
荣陶陶放下了手,仰头看向了荣远山,道:“主动挑对手多没意思,打之前你就已经有所准备了,一点都没有开奖的快感。
要说历练,你还是得上雪境!那大暴雪里面窜出来什么,你就跟什么玩意怼,那才叫刺激!
我跟你讲,五米之外,你都发现不了对手,那才有生死之间的紧迫感……”
荣远山面色古怪,道:“那我送你回雪境?”
“不,我溜达溜达,再看看,再看看……”荣陶陶假装四处看风景,“诶,这旋涡里,星野魂力的浓度有点高哦……”
快穿虐渣寶典
“呵呵。”荣远山哑然失笑,道,“我一直听你的哥哥嫂子说,你的天赋异禀,今天,我也想见识见识。”
荣陶陶:“怎么?”
荣远山:“我现在教你寒星覆,看看你多久能学会?”
荣陶陶当即点头:“来呗。”
荣远山直接开口道:“寒星覆,属于星野核心魂技之一,一星魂法即可修行,潜力值极大,也是徒手格斗者的福音。
此项魂技,可以将一片寒星覆盖在施法者身体某一处部位,当此部位与敌人接触时,星辰会迸溅开来,伤害你的敌人。
我老婆混黑道 鬼飄
现在,调动你的星野魂力,汇聚于你的某个魂槽处,催动星野魂力覆盖在你的身体皮肤表面,尽量与这部分魂力产生共鸣。
记住,你的心态很重要,你希望它们帮助你御敌,你迫切的需要它们,让它们感受到你的渴望。
这种魂技是需要情感支撑的,‘渴望’是开启寒星覆的钥匙,被需要,也是它们存在的价值与……呃?”
荣陶陶摊开手心,上方原本流动着的透明魂力,此时却泛起了点点星芒,而他手心处的皮肤,也仿佛被盖上了一层夜幕。
如果你只关注他的掌心,你会惊讶得发现,荣陶陶的手心里仿佛拥有一个宇宙。
那是一片广袤且深邃的星空,星罗棋布,错落有致。
荣陶陶看了看一片繁星璀璨的手心,也抬眼看向了父亲:“就这?”
深知此项魂技原理的荣远山,显然是意识到了什么,他的面色稍稍有些复杂,细不可查的点了点头:“是的,就这。”
桃花朵朵,妖妻無雙!
荣陶陶垂下了手,一片蓝紫色泽的碎星屑,自指尖流淌,滴落在了草原之上。
关于渴望,
我了如指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