諸天萬界典當系統
小說推薦諸天萬界典當系統
“请道长教我修行!”伯邑考躬身拜道:“若有朝一日我能继承封国,道长当为西岐国师!”
国师??
苏瑾微微一愣,突然有种啼笑皆非的感觉。
他本是殷商国师,若是再成为西岐国师,正反双方都是自己的势力,只要不出什么意外的话,貌似无论封神大战最终的结果如何,都能立于不败之地!
“修行,开头难,中间难,往后更难。”片刻后,苏瑾笑着说道:“大公子,你可知修行的开头难在何处?”
仙府奇淵
“无人引导?或者是……没有天赋?”伯邑考思索道。
從雜役到大帝
“然也。”苏瑾点了点头,道:“踏上修行之前,需要找到自己的修行方式,一个普通人,纵然穷尽一生,可能也找不到气感,修炼不出真气。
雷武裂天 紫薇瘋爆
但在修行界中,一名仙人弹指间便能为一个普通人打开修行之门。此为仙人无我顶,修行为长生……
今日我便为你开启修行之门,未来能达到什么程度,就全看你自己的造化了。”
说罢,他伸手拍了拍对方的肩膀,将一道比头发丝还细碎的灵气灌输进对方体内。
“嘶……啊……”
灵气入体,伯邑考仰天长啸,原本披散着的长发陡然间根根倒竖,眼中布满了猩红血丝。
“屏气凝神,尝试以意念控制那股灵气,当你能彻底控制住那股灵气后,就代表你将其彻底炼化了。
以后再看一些人体经脉的书籍,最起码得知道奇经八脉的位置……”就在伯邑考因剧痛渐渐失去神智时,苏瑾的声音却仿佛一道光,刺破了所有黑暗,令他的精神瞬间振奋起来。
一个多时辰后,伯邑考终于控制住了体内那道几近泯灭的灵气,将其储存在丹田位置,伸手擦着额头上的冷汗道:“刚刚我感觉自己差点就要被那股灵气撕裂了,修行竟然凶险如斯!”
苏瑾道:“这才是刚刚开始……怕了?”
伯邑考摇头道:“没有,反而对修行更感兴趣了。”
苏瑾微微一笑,道:“等你对全身大大小小的经脉都了如指掌后,我再传授你具体的修行功法。”
伯邑考点了点头,心底对于未来突然多出了无限信心与憧憬。
“有关于修行的事情今天就先到这里ꓹ 开始说正事吧,你重返侯府的结果如何?”苏瑾拿起桌上的茶壶ꓹ 为其倒了一杯茶水,沉声问道。
伯邑考深深吸了一口气,端起茶杯抿了一口ꓹ 润了润嗓子道:“我祖母说让我们给她一点时间,容她好好想想ꓹ 因此目前来说结果并不明显。”
“结果不明显对我们来说就是坏事。”苏瑾认真说道:“毕竟当老夫人开始权衡利弊之后就会发现,她根本没有选择你的理由。”
伯邑考脸色微变ꓹ 道:“道长何以教我?”
苏瑾沉思良久ꓹ 缓缓说道:“因为她找不到选你的理由,所以姬发必然会成为王侯世子,为了安抚你,你家老夫人或许会给你海量财富,甚至于一块封地。以我之见,后者的可能性更大一些。”
“你的意思是说,我会被放逐?”伯邑考放下茶杯ꓹ 握紧双拳道。
苏瑾道:“你家老夫人的选择本来就不多,放逐你是最佳的选择。但对你来说ꓹ 一旦离开西岐ꓹ 就会成为落了毛的凤凰ꓹ 连家雀都比不上。”
“我怎么才能留下来?若姬发成为了世子ꓹ 我留下来又有什么意义?”伯邑考忧心忡忡地问道。
苏瑾笑道:“只要能够占据大义,留下来其实并不困难。
那么什么是大义?所谓大义ꓹ 就是多数人的意愿。在西岐的官员之内ꓹ 姬发大势已成ꓹ 只要让大部分人鼓动社稷神器,有德者居之这句话ꓹ 就能将大义汇聚在他身上。
但放眼整个西岐,那数十名乃至上百名官员其实也不过是芸芸众生中的少数人,对于西岐百姓来说,你嫡长子的身份以及你的德行,便是你继承封国的大义。
若老夫人以文武百官来压迫你,你就直接掀了他们的桌子,打碎他们的盘子,提议进行全民公投。”
“全民公投?”伯邑考轻声呢喃道。
苏瑾道:“在依靠血缘关系传承的世袭制出现之前,上古的那些圣王们尽皆通过禅让制来挑选出新的圣王。
具体做法是,上一任圣王以权利为手段,向天下宣扬某个人的德行,当天下人都知道这个人的德行俱佳的时候,圣王便会开始传承,不管实际上如何,从明面上看来,每一任圣王都是天下万民的选择。
禅让制,侧重点其实是在于君王,没有上一任君王的青睐,后来人根本不可能有机会获得万民敬仰。
而公投制侧重点在于万民,是相对意义上而言,由百姓来选举出他们的君主。
为何是相对意义上呢?主要原因是他们必须要从王室血脉中来选择,而不是放眼整个西岐,挑选大德之人……
百官好收买,但万民就不是那么容易收买的了,这就是我们的机会!”
伯邑考将他的每一句话都记进心里,由衷地感叹道:“我得道长相助,如旱得雨,如鱼得水也。”
闻听此言,苏瑾只是笑了笑,暗中在心里叨念道:“当初来的时候就该自称为孔明的,这名字明显比张三丰更符合一个军师幕僚的定位!”
翌日,清晨……
一大早便有侯府内侍前来,恭敬地邀请伯邑考前往侯府议事。
伯邑考心里反复回想着苏瑾昨日说过的话,心里渐渐有了一丝底气,昂首阔步地跟随在内侍身后,再度来到侯府内。
奪命神槍 稱雄天
依旧是昨日的那个正堂,依旧是昨日的三人,甚至三人所处的位置也与昨日一般无二,令伯邑考心中不禁产生了一种自己从未离开过的感觉。
“昨晚我一夜没睡,想了一夜,决定今天还是开诚布公的将一切说明白。”太妊脸上带着浓郁的疲惫神色,眼眶乌黑,有气无力地对两个孙儿道。
許我偷生一個寶寶 水千帆
“请祖母示下。”伯邑考还未开口,姬发便率先回应道,整个人的气势如同一柄出了鞘的宝剑,锋芒毕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