諜海王牌
小說推薦諜海王牌
要完全将表演痕迹去掉的,你就是他。在心理上,全完相信你自己,彻彻底底就是正主本人。
行为模式,也是一样的道理,在心理认同你就是正主本人后,不可能凭空的连动作,或者是行为,完全的就跟正主一样,也是要经过专业的训练的。
我的老公是妖王 白寶香
至于最后一点,要符合逻辑,那就不单单是替身的活了。而是整个安全团队的活。比如说正主在今天要出席一个非常重要的高档宴会,结果替身非要在高档宴会,吃一口韭菜鸡蛋馅的盒子,或者是不符合逻辑的话语或作为。
以上,这就是替身的四大要素了。当然,这里讲的都是非常浅薄的那种,但意思是一样的。
所以范克勤是不担心有什么替身,能够瞒得过自己的眼睛的。因为即便是后世,替身这种东西要大大的进步于这个时代,但依旧有很多总统,或者是国家的元首遇刺。为什么啊?因为替身终究是替身,有些情况,根本就不能用。
如果是瞎用,乱用,反而是适得其反。而且长久的用替身来代替自己的话,真正的工作效率会大打折扣。
而且为什么要用替身?掩人耳目罢了。如:你让替身代替你去某地,但是你要秘密的前往一个地点做什么工作。可是每用一次替身,反而会让替身暴露的几率增多一次。
而一个替身要是真的暴露了。那么敌人就能够从这方面推测出,嗯,再用替身的这段时间,你一定在秘密的干什么事情了。所以替身这东西,用起来要相当谨慎才行了。不然,时间上的线索,等同于直接送给了敌人。毕竟替身是必然要露面的,要有人看见才会让人觉得你在这里。要不然反而会失去作用。
“西侧街口ꓹ 来了一辆高级轿车。”华章的望远镜中,再次看到了一辆可疑车辆ꓹ 道:“应该不是目标,车辆不对,而且是单独的一辆车子。”
“明白ꓹ 继续观察。”范克勤答了一句后,用瞄准镜立刻锁定了那辆车子。果然ꓹ 这辆车子通过了广场后,直接来到了伪满国务院的右门。
范克勤他们所在的十四号ꓹ 看伪满国务大厦是打斜的。所以右门是看不见的。不过看那辆车子渐渐减速的样子ꓹ 以及路线,十有八九,肯定是去了伪满国务院大厦的右门了。
就是这样,每当一辆可疑的车子,来到了伪满的国务院大厦。华章都会低声的,报出情况。然后和范克勤一起来观察。途中的空挡,她甚至再次快速下楼ꓹ 检查了一下一家三口的绑绳,复又返了回来。
他们这样的模式ꓹ 是典型的双狙人模式。一个观察手ꓹ 也是副射手。再加一个主射手。
观察手的观测工具ꓹ 是望远镜ꓹ 视角可是比狙击枪的瞄准镜要好的多。而且也可以替代主射手,时刻注意另外方向的安全问题。在开枪以后ꓹ 狙击手的枪身会发生震动ꓹ 所以在那一刻因为震动ꓹ 瞄准镜不可能一直对准目标。等你控制好了震动,再次观望的时候ꓹ 你可能已经不能确认目标的状态了。
異空綻放的茉莉
但观察手在旁边,没有开枪。望远镜能够一直盯着目标。甚至目标中枪的部位,都能够在第一时间看到。因此不用等待狙击手确认,他就可以瞬间确认目标的情况。以上种种原因,还有一些其他的原因,后世的标准狙击手小组,才多是双人模式。
就在华章看完了一家人三口,返回阁楼之后,又过了十分钟左右,已经来到八点五十多。华章再一次看到了可疑的车辆。确切的说,是车队。那说,这是不是已经过了上班的时间了?没错,标准上班时间是八点三十。
但臧奉九是伪满四大巨头之一,在他这个级别的人物,其实是没有什么休息,或者上班的标准界限的。在家里,要是突然有个事,他也一样要做工作的。因此他上班晚点,早点,那都是正常情况。
妖帝撩人:逆天邪妃太囂張 公子安爺
“广场西侧路口,疑似目标出现。”华章把望远镜轻轻摆动,将整个车队,都收入眼帘。道:“一共五辆轿车,大人物。嗯……目标建筑,左侧门,出来了十几个人,应该是保镖的样子……车队如果是目标臧奉九的,那么他的保镖团队,确实挺专业。”
范克勤在华章说第一句话的时候,已经用瞄准镜套住了车队。此时他又听见目标建筑出来了人。所以轻轻摆动枪口看去。果然,在伪满的国务院大厦,走出了十多个人。一看就知道,这些人肯定是保镖。
见此,范克勤说道:“嗯,如果是目标的话,他们其中一半的警卫,提前到达伪满大厦这个行为,确实更专业。”
萬般柔情:誤入邪少愛情陷阱 若有所濕
华章举着望远镜,低声道:“车辆倒是符合情报,是目标的可能性很大……减速了,是往建筑左门去的。停下了。做好随时射击的准备。”
“明白。”范克勤答了一句后,不再说话。在瞄准镜中,就看这五辆汽车组成的车队,缓缓穿入了伪满国务院大厦左门,停在了门廊之中。门廊最外面是两个柱子,不过倒是没有遮挡住视线。因此,他清晰的看到,首先是前二,后二,四辆车上下来了人。
每辆车是标准的四个人,虽然穿着各异,警惕性也不错。但范克勤看他们下了车之后的站位,移动的路线等等,很显然已经有了专业保镖的雏形。看起来还真是经过小鬼子的培训的。就看其中一个穿着土黄色西装的人,来到了中间那辆车的侧面,伸手拉开了车子后门。
“目标随时会出现。”华章说完了这句话,下一刻,变成了很肯定的语气,接道:“确定,就是目标,露出部位有点小,风力偏东,二级左右,但你有把握得话,随时可以开枪了。”
千年戀之王爺戀上小王妃 吾意為詩
范克勤没有回答,而是在努力的寻找机会。他也看见了,一个小子拉开车门后,用手挡着车顶边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