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雲生處有人家”還是“白雲深處”?人教社迴應

“遠上寒山石徑斜,白雲生處有人家。”不少人耳熟能詳的詩句出現在了統編版小學語文教材三年級上冊中。然而也有人疑問,不是“白雲深處有人家”嗎?到底是怎麼回事?對此,人民教育出版社表示,綜合文獻價值及詩意考慮,教材選用了“白雲生處”。

人教社介紹,在杜牧自己的《樊川集》中,用“生處”的較多,目前較爲通行、權威的點校本《杜牧集系年校注》(中華書局2008年版)和《樊川文集校注》(巴蜀書社2007年版)也都用了“生處”;“深處”則常見於他人著作對杜牧詩句的轉引中,文獻價值遜於前者。

另外,從詩意上看,“生處”可以理解爲“白雲形成的地方”,而“深處”則可理解爲“雲霧繚繞的深處”,兩個意思都能講通。但明代何良俊在《四友齋叢說》卷三十六“考文”中評述道,“杜牧之詩‘遠上寒山石徑斜,白雲生處有人家’,亦有親筆刻在甲秀堂帖中。今刻本作‘深’,不逮‘生’字遠甚。”他直言,用“生”字意境更佳。人教社表示,綜合考慮上述條件,教材便選用了“白雲生處有人家”這一版本。

在小學語文教材中,類似的情況不僅這一處。三年級上冊古詩《贈劉景文》中的“最是橙黃橘綠時”一句,也有另一個版本寫作“正是橙黃橘綠時”。據介紹,宋魏慶的著作《詩人玉屑》等書選用了“正”字版本;而點校本《蘇軾詩集》(中華書局1982年版)中,出現此句時均使用了“最”字,其可信度和文獻價值更高。同時,這句詩的大意是,一年中最美好的風光,莫過於橙黃橘綠的秋景。如果用“最”字,語氣上會比“正”更加強烈,更能貼合作者想表達的情緒。因此,教材和點校本《蘇軾詩集》保持一致,選用了“最是橙黃橘綠時”。

“兩說”的情形不僅出現在詩句中,有時連標題也存在兩種說法並存的情況。比如三年級下冊古詩《惠崇春江晚景》,題目就有“晚景”和“曉景”兩種說法。人教社介紹,從《蘇軾詩集》的不同版本和相關文獻來看,“晚景”和“曉景”各有依據,難以輕易判定孰對孰錯。近年來,學界也曾有人針對這個問題進行考辨,但各路說法的證據都不充分,難下定論。編寫組查閱的清代施元之評註的《施注蘇詩》(文淵閣四庫全書本)、清代王文誥輯注的《蘇軾詩集》(中華書局1982年版)、清查慎行注的《蘇詩補註》(鳳凰出版社2013年版)等多種知名的蘇詩注本中,均以“晚景”爲題,因此,教材最終採納了“晚景”這一說法。

“連長”布魯爾宣佈退役 結束13年生涯將在鵜鶘任職

記者 牛偉坤


專訪:考波什堡光伏電站將爲匈牙利帶來更多清潔能源——訪中機公司匈牙利項目負責人

南沙城 即將開盤(2020-10-29 06:15:10)

鋼銀電商“大換血” “刷單”繼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