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遊之金剛不壞
小說推薦網遊之金剛不壞
“呵呵!”
面对蜀山盟各大掌门的兴师问罪,王远呵呵一笑,暗暗摆手示意众人不要轻举妄动。
然后王远笑眯眯道:“青城派弟子一事,属实是晚辈不对了,毕竟恃强凌弱素来都是青城派的祖传技艺,是晚辈初来乍到之时孤陋寡闻了。”
王远此言一出,其他几位掌门都忍不住露出了一丝笑容。
看来青城派喜欢恃强凌弱,在仙灵界也不是什么秘密。
“你!!”
朱梅闻言脸色一变。
王远这话阴阳怪气,嘴上认错,潜意思里却是在嘲讽青城派身为正道,竟然要为一个恃强凌弱被人反杀的败类找场子,莫不是人格低劣是青城派的传统不成?
朱梅若是继续追究下去,无疑是承认了自己青城派门风不正,不追究让王远逍遥法外朱梅还咽不下这口窝囊气。
王远没再理会气愤的朱梅,转过头继续对李元化道:“东海妖族也是雄踞万载,怎么没见你们峨眉派去东海斩妖除魔?你们最畏惧的恐怕不是冥炎鼎下封印的妖魔吧,是不是齐掌门?”
说到这里,王远问齐淑溟道。
“……”
齐淑溟沉默不语。
北庭覆灭之战,借封印妖族顺势灭了古人族,这是七大派心照不宣的亏心事,如今被王远拿出来讲,齐淑溟自是不会跟他争论,不然若是将此事搞得沸沸扬扬,七大仙门又如何说自己是正道。
“至于你们所说的太一魔门。”王远盯着花月道:“晚辈虽然年幼,可上古之事我亦知之,太一门若是魔门,那你们七大门派又怎么说?那五门八法又是何等功法?”
“……”
花月也被王远怼的哑口无言。
王远所说的到底是什么意思,别人不知道,七大门派掌门人当然不会不知。
刚开始面对七派掌门,王远是怂了,不敢得罪,所以才把太一门的长老们都找来壮壮声势。
可王远虽怂,却也不是坐以待毙之人,别人都来兴师问罪了,证明这事靠妥协软弱认怂是解决不了的,与其这样还不如硬着头皮刚一波。
就算太一门今日有灭门之灾,起码也算是死的轰轰烈烈了。
而且王远话说的隐晦ꓹ 实则也在威胁七大仙门:大不了咱们鱼死网破,就算太一门被灭ꓹ 你们七大仙门做的那些龌龊事,老子也会宣扬出去,动不了你们的根基也得给你们扒层皮下来。
“哼!”
王远态度如此强硬ꓹ 李元化忍不住怒道:“姓牛的,看来你真没把我们七大仙门放在眼里。”
“没错!”
王远淡淡道:“忘恩负义ꓹ 恩将仇报,鸠占鹊巢之辈ꓹ 我的确不放眼里!”
说完ꓹ 王远对齐淑溟道:“好了,齐长门,徐掌门,各位掌门,我太一门和蜀山盟道不同不相为谋,今天就不请各位去里面坐了,大家请便吧ꓹ 老马送客!”
“各位掌门请吧!”马里奥走上前,做了一个请人离开的手势。
“……”
见王远直接下了逐客令ꓹ 七派掌门不由得面面相窥。
在整个仙灵界人族修士中ꓹ 七派掌门可以说是最顶端的存在ꓹ 一言一行都足以影响整个仙灵界ꓹ 走到哪里不是备受尊敬?
如今七派掌门亲自来拜访太一门,王远不仅连门都不让进ꓹ 还下令逐客ꓹ 这般怠慢还从未有过ꓹ 哪怕几人有万年的修行,此时亦是怒火冲心ꓹ 面色铁青。
“你!你!你!”
李元化更是指着王远大叫道:“你个无礼的小辈,不识抬举的贼秃,竟敢累次藐视蜀山盟,你信不信,在座各位只需动动手指,就让你太一门灰飞烟灭。”
“哈哈!”
王远哈哈一笑道:“看来刚才的话我说错了,原来恃强凌弱并非青城派的传统,而是整个蜀山盟的祖传技能。”
“?”
七派掌门闻言齐齐一愣。
好么,这牛大春还真是头铁,刚才嘲讽青城派恃强凌弱也就算了,现在竟把七大仙门全给兜了进去,这家话地图炮似的疯狂嘲讽,莫不是没死过不成。
接着王远又道:“至于灭我太一门,呵呵,就凭你李元化恐怕还没那个本事,手下败将何足言勇?”既然撕破了脸皮,王远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直接就揭李元化的伤疤。
“手下败将?”徐长卿听到王远这话,眉毛微微一挑,看了李元化一眼,满脸的疑惑。
“混账!”
李元化当场暴怒。
当初在栖云山,王远宰了李元化的元神,坑了李元化的七杀剑诀一直都被李元化视为奇耻大辱。
王远不说这话,这事也就是二人心里明白。
现在王远当着这么多人直呼李元化为手下败将,李元化如何能忍。
七派掌门可都是李元化的故交,若是让他们得知李元化被王远一个后辈打败过,以后李元化在蜀山盟怕不是没脸混下去了。
“无知后辈,凭借卑劣手段联合万古狐王来骗,来偷袭我,今天我就让你看看老夫的剑法如何!”
李元化爆喝一声,背后长剑出鞘跃然于手上,一道剑气直冲云霄。
七派掌门也恼怒王远,根本就没有阻拦的意思,而是纷纷后退,作壁上观。
“弄他!!”
见李元化这边要动手,乌合之众众人也纷纷开启了战斗状态。
飞云踏雪双手一合,使出【御木决】。
一条条藤蔓破土而出,如巨蟒一般扭动着缠绕向了李元化。
“摇光!”
李元化长剑一横,自左而右一挥。
一道数十丈长的剑气喷薄而出,横斩过来。
李元化可是大乘级别的猛人,用等级换算,这家伙少说也得八十五级。
飞云踏雪刚踏入元婴期,只有四十多级而已,二人修为属实天差地别。
只“噗!”的一声。
李元化浩瀚的剑气如摧枯拉朽一般,登时将飞云踏雪的藤蔓荡平,甚至一点阻碍都没有。
隨身空間之極品村姑 風飄香
不过这一挥剑,李元化也漏出了空档。
“贪狼绝杀!”
杯莫停如一朵红云瞬间即至,手中长剑直刺李元化面门。
“呵呵,班门弄斧!”
李元化冷笑一声,左手一伸后发先至抓在了杯莫停的剑刃上,手腕往上一挑,抓着剑柄的杯莫停顿觉一股不可抗拒的力道传来,整个人被抛到了空中,身体失去了控制。
杯莫停的七杀剑诀来源于李元化,这门功法李元化吃的最透,在李元化面前用七杀剑诀,说杯莫停班门弄斧还真不为过。
抛起杯莫停后,李元化右手长剑往后一拉,对着杯莫停便要刺。
“奔流到海!”
不等李元化长剑出手素年瑾时一声娇叱,一道水流托住了杯莫停。
李元化微微一惊,左手手指一划,将水流分开。
“玉清飞流!”
与此同时,宋杨趁机御风来到李元化左侧,一指点在了李元化的太阳穴上。
宋杨攻击虽高,架不住李元化等级压制,挨了宋杨一指“玉清飞流”,李元化纹丝未动,右手长剑一斜,转而刺向了宋杨。
逍遙女侯 醉飲桂花
“破!”
宋杨法力一运。
“砰!”
打入李元化太阳穴的法力炸开,李元化身形微微一晃,长剑停顿了一下,宋杨双掌一推按在了李元化的肩膀上,借力往后一跃,快速和李元化拉开距离。
李元化可是大成高手,被一个金丹后辈所伤,自是不能忍,仇恨当即转移到了宋杨身上,丢下杯莫停纵身直追宋杨。
宋杨御风而行身法是很灵活,但没有御剑术的飞行速度加持,移动速度并不是很快,当然跑不过李元化这种超级高手。
萬界獨神 西門吹血
瞬间李元化就飞到了宋杨背后。
“就趁现在!”飞云踏雪突然一声大喝。
“三昧真火!”
道可道接到指令祭出葫芦挡在了二人之间,葫芦口对准了李元化的面门。
“呼!”
一团巴掌大的火焰,对着李元化的脑袋就喷了过去。
“??!!”
李元化看到三昧真火心中大为震撼,当即一剑劈落。
“噗!”
三昧真火应声而散。
“我日!!”
乌合之众众人目瞪口呆。
三昧真火绝对是乌合之众一伙人的大杀器,一向无往不利,无论对手实力多强,只要被三昧真火击中,基本宣告结束。
可谁知李元化修为强横到如此境界,一剑便将这三昧火给劈成了火星……这就是大乘期高手的实力吗?
“哼哼!”
李元化得意的笑道:“就你们这群蝼蚁,也敢开山立派?”
话音未落,李元化法力一催,剑气再次暴涨数十丈。
“开阳!!”
随着一声大喝,剑气凝化的巨剑对着太一门的山门就砍了下来。
【开阳】乃是李元化七杀剑诀中威力最强的一式,一剑砍个结实,怕不是太一门都要被一劈两开。
如此威力的一剑不砍人而是砍太一门的大门,李元化此举,无疑是在羞辱王远众人开山立牌不自量力。
大乘期高手的最强一剑,乌合之众众人想要抵挡自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心中固然恼火,却也只能眼睁睁看着这一剑落下。
“见龙在田!!”
可就在李元化这一剑马上就要劈在山门上的时候,突然只听一声大喝,王远只身飞到了李元化的剑气下方,左手一横,右手划了圈,一道气墙挡在了面前。
“就凭你?螳臂挡车!”
对于王远的行为,李元化极度不屑,七派掌门见状也是暗暗冷笑。
区区金丹修为,也敢来抗大乘期高手的一击?这不是扯淡吗?
如果是在玄幻修真小说,王远的行为的确是极其扯淡的,区区金丹高手遇到大乘期修士撒腿跑路就完了,还敢上去动手,这纯粹是嫌命长。
可咱这是网游小说,有一种规则叫做系统设定,无论是NPC还是玩家你修为再高实力再强,也得按照系统规定办事。
比如王远这招【见龙在田】的系统设定,那就是相当的不要脸。
“duang!”
众目睽睽之下,李元化的开阳剑气毫无保留的砸在了王远的气墙上,气墙应声而碎。
然而就在剑气接触到气墙的时候,李元化脸上露出了一丝茫然,自己的剑气似乎劈在了空气上一般,在一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砰!”
李元化茫然之时,却见王远身上衣物被剑气扯烂,身上血气四溢。
看到王远惨状,李元化方才心中安稳。
可不等李元化再次得意,王远右手突然往前一伸,一道血红色的龙形掌力已然飞至李元化的面门。
“潜龙勿用!”
李元化忍不住嘲笑道:“还敢垂死挣……”
“快闪开啊,你个笨蛋!”齐淑溟见状连忙出声提醒。
李元化闻声浑身一震,再想要闪避已然来不及了。
“轰!!!”
一声巨响。
王远的掌力结结实实的撞在了李元化的脸上。
这一掌的威力取决于李元化的输出。
衣物爆裂,血气四溢,那是王远开了“天魔血遁”。
开阳剑气输出的基础上提升20%的威力,天魔血遁再有50%的加成,这一掌的输出将近是李元化方才那一剑的两倍,王远击中的又是李元化的脑袋要害,其伤害效果自是可想而知。
只一掌,李元化脑袋上的血条就变成了红色,直接掉到了30%以下。
李元化挨了这么重的一掌,也是站立不住,被一掌拍的往后飞了数十丈才停下。
“哗啦!”
李元化这边还没站稳身形,突然胯下一沉,似乎被什么拉住了,低头一看只见胯下多出了一只玄冰大手,不远处的马里奥笑的十分阴险。
“竖子,敢阴老夫!”
李元化指着马里奥破口大骂。
“给我冻住吧。”
飞云踏雪飞身赶上,掏出一组白虎符往李元化身上一扔。
九十九张白虎符咒同时炸开,李元化当场被冻成了冰雕。
“给我死!”
飞云踏雪没有丝毫停顿,左手掏出一捆青龙符,右手掏出一捆朱雀符。
符咒这种东西,一组是99张,一捆是二十组,四舍五入这就是各两千张。
这么多符咒同时扔下去会有什么样的威力,除了飞云踏雪没有人有资格知道。
青龙符落下,李元化身上叠了两千层毒状态……接着朱雀符落下,毒光火光遮蔽了天日,龙吟伴着凤鸣在太一门上空飘荡,天空中升起了一朵蘑菇云,绚丽且耀眼,无聊且枯燥。
火光散去,飞云踏雪被一团青色的护盾包裹,肩膀上站着一只嘎嘎叫的嚣张企鹅。
念念流年糾纏不休
法醫筆錄 大樂神
而李元化的躯体则被方才这一波输出给炸得残缺不堪。
絕代狂神 龍恩
饶是他有四十多级的等级压制,是大乘期的超级BOSS,在一瞬间硬吃飞云踏雪四千张符咒……也被炸了个七荤八素,血条已然不足百分之十。
“真特么硬啊。”
乌合之众众人无不感慨李元化的抗揍程度,别人用符咒都是论张,飞云踏雪是论组,对付李元化这个级别的BOSS,飞云踏雪干脆用了最大的单位“捆”。
可这一波输出下去,也仅仅只打掉了李元化10%的血量而已,并没有将其炸死。
“真可惜啊,差一点!就差一点!”王远也是惋惜不已,就差一丢丢,就把大乘期的BOSS给屠了,李元化这个级别的高手,肯定一身的好东西。
“还没完呢!”
飞云踏雪微微一笑,从怀里掏出一个灵石袋,塞到了肩膀上企鹅妖宠得嘴巴里。
企鹅妖宠嘎嘎一叫,嘴巴一张,喷出一道金光,在李元化脑袋上凝聚成一个巨大的铜钱,而后重重的落下。
【乾坤一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