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成血族是什麼體驗
小說推薦變成血族是什麼體驗
向坤感知到了梦境中良先生惊恐、悲戚而后转至愤怒甚至疯狂的情绪,然后看到了一场短暂的搏杀。
很显然良先生想要抢夺沈院士的尸首,将那漂亮女人制服,但没能成功,被打得极惨,奄奄一息。
按照普通人类的判定,良先生肯定是死得不能再死了——心脏都被挖了出来,扔在了他的面前。
不过良先生既然现在还活着,那当时自然是没有被打死、被吞噬的。
从向坤感知到的梦境画面来看,良先生打开实验室的门时,那漂亮女人应该已经在进行饮血了。
怕蟑螂的男人
所以这或许是她为什么没有彻底弄死良先生,并进行饮血吞噬的原因——她已经差不多完成了对沈院士的吞噬,要尽快离开,找个安全的地方进行沉睡,完成阶段性转化。
接着画面再变,良先生潜入了一栋别墅,与一个漂亮女人搏杀,并成功将后者击杀、饮血。
神醫仙妃
这漂亮女人虽然外貌上有略微变化,但明显还是能一眼认出,就是那在实验室里杀了沈院士的漂亮女人。
在这个过程中,向坤没有感受到太强烈的嗜血欲望、饮血冲动,而更多的是愤怒,以及一点凄凉的情绪。
向坤仔细感知着这种情绪,觉得这种凄凉感,似乎不止是对着那漂亮女人,也同时是对着他自己,对死去的沈院士,甚至是对这个世界。
最后梦境定格的画面,是一个兔子木雕。
定制愛妻
……
向坤睁开眼睛,依然坐在椅子上没有动弹,回忆着刚刚对良先生梦境的感知。
对良先生以及之前约翰的梦境感知,向坤都没有通过老夏的“梦中梦”进行——本身条件也不允许,没有事先在守旺大厦底下投放和老夏建立了联系的“黑圈涂鸦”。
所以他感知到的,基本都是良先生本来就多有思考、潜意识里一直记挂着的事,是被兔子木雕引动情绪建立梦境后,自然而然展现出来的感知信息。
这些感知信息其实并不一定会是切实的记忆ꓹ 可能只是情绪的某种形式的具象,就像之前约翰那场梦境中的地下建筑、各种高台。
不过从这次的感知来看ꓹ 向坤认为这些大多数应该还是来源于真实记忆的。
如果对良先生的信息、对“变异生物”的特性、对“神行科技”背后的秘密、对沈院士在做的事情不了解,看到这些画面,感知到这些情绪ꓹ 应该摸不着头脑,无法串联起一个完整的脉络。
但对于早就知道良先生的身份、通过那些秘密文档也知道了良先生大概的经历以及沈院士的情况ꓹ 并且本身对“变异生物”的特性无比了解的向坤而言,却是能够很快地把握住其中的关键信息。
虽然在梦境中ꓹ 良先生没有叫过那漂亮女人的名字ꓹ 但从她能够见到沈院士,能够在实验室里一起出现的情况来看,大概率就是秘密文档里出现的那个“小雪”、“阿雪”了。
综合秘密文档里记录的一些信息,他从张宏朴老爷子那听到的一些事情,爱丽丝帮忙查到的一些情况来看,大概的时间线应该是:
良先生瘫痪→良先生变异→良先生认识沈院士→良先生见到名叫小雪的漂亮女人→小雪杀死沈院士进行吞噬→良先生受创后活下来但对变异进化的认知发生改变,开始尝试新的变异方向ꓹ 放弃人类形态保持→找到小雪的行踪,杀死并饮血吞噬ꓹ 所在的位置正好是张宏朴朋友孩子的别墅(不过从梦境中的情况来看ꓹ 良先生其实是救了张宏朴老友之子)→良先生的变异进化体系趋于稳定和完善。
沈院士的死ꓹ 对于良先生的影响必然是巨大的ꓹ 以这个事件为转折点,良先生对其他“变异生物”或者说“人形变异生物”的认知ꓹ 对于自身变异进化的方向ꓹ 都有了极大的改变。
也正因此ꓹ 他才会在秘密文档中那个类似于“托孤”或“给后继者”的视频中,有那段“不要轻易相信任何一个‘食血生物’”的言论。
不过这其中ꓹ 还是有些细节,向坤没有完全理通,有可能是良先生梦境中展现的感官信息和真正的事实有偏差,也有可能是其中还藏有一些细节和隐秘没有展现出来,也没有记录在那些秘密文档里。
向坤走出院子,向崇云山走去,他要去找老夏帮忙一起分析一下。
他虽然也有自己的一套分析方法,有根据所有信息建立的良先生的认知模型,但从过往经验来看,老夏这个精神病、心理学的双硕士,总能在他自认为已经颇为完善的认知模型上查缺补漏,提出一些很有建设性的想法。
说不定老夏自身情绪感知上的障碍,反而是她分析他人心理认知的优势,因为自身不会先入为主、代入情绪干扰判断。
……
现在是下午四点多,今天刚好夏至,天气已经有点热了。
不过夏离冰和小苹果在“小萝卜”的势力范围,却是丝毫不受热浪影响,整片密林提供了非常舒适的荫蔽。
从前天开始,夏离冰在白天就经常带小苹果到“小萝卜”这里来玩,因为小苹果对于“小萝卜”有一种很特殊的感知,甚至在她还没有实际接触到、“见到”小萝卜之前,就已经通过金闪闪,建立了一些很特殊的联系。
当然,这其中也有爱丽丝这位中转“翻译官”的功劳,她能够很轻松地加强这种联系。
向坤认为这和小苹果的感知方式、认知方式有直接关系,她天然能够更好地理解“小萝卜”的感知体系,而且本身对大自然,对其他生物的亲近,也是她的本能和天赋。
所以向坤也同意让小苹果和“小萝卜”进行接触,让她知道“小萝卜”的特殊。
其实有金闪闪、蛋黄派和爱丽丝护着,小苹果完全能自己一个人进山,自己到“小萝卜”这来玩,但稳妥起见,夏离冰每次都跟着一块过来,保证有个人跟着小苹果。
此时,小苹果正坐在大树顶上一个看起来像椅子般的枝杈上,藤蔓缠绕,结成了扶手和脚托,坐着还挺舒服的。
之前小苹果要爬树,夏离冰是坚决不让的,因为危险。
但爱丽丝俱现出来打包票,保证小苹果安全,并且代“小萝卜”也立下保证,又跟向坤进行了申请,才终于得到许可。
事实也证明,在“小萝卜”和爱丽丝的双重保证下,小苹果确实是稳如泰山。
小苹果眼睛微闭,很安静闲适地坐在树顶“宝座”上,看起来似乎睡着了,旁边树枝上趴着在打瞌睡的蛋黄派,而忠实的导盲鸟金闪闪则在高空中翱翔,不似金丝雀,倒更像一只鹰隼巡视领地。
帝少寵妻不限時
夏离冰倒是知道,小苹果并没有在睡觉,她其实是在通过“小萝卜”和“金闪闪”,以及爱丽丝,在感知整个空间。
前几天那“终极猎食者”给向坤“警告”,使得大量鸟类死亡,甚至在崇云山中制造了一小片死亡区域时,小苹果也通过金闪闪知道了。
那些鸟类中,有很多都是金闪闪的小弟和好朋友,同时也是小苹果认识的、听过声音的,这么多鸟的非正常死亡,让她和金闪闪都非常的难受,这几天都吃不太下饭,让向坤换着花样给她做好吃的,才慢慢让她的胃口好了一些。
她有问过向坤,那些鸟为什么会这样突然暴毙,向坤经过考虑后,告诉了她一小部分真相:
这是某个正常认知世界之外的邪恶存在做的。
对此小苹果倒并没有太多意外,这本来也和她的猜想相合,很早之前,对于向坤,对于金闪闪,对于爱丽丝,对于冰姐,对比八臂八眼怪物,她就已经有了自己的一套认知体系。在崇云村的这段时间,向坤一点一点展现在她面前的世界,又让她进一步把自己的认知体系一点一点地进行了完善。
树下不远处,夏离冰拿着个本子,不时抬头看一眼“小萝卜”那有些奇葩的树枝造型,然后低头在本子上描绘出来。
她并不是完全按着“小萝卜”的形态画的写生,而是只将它明显是有目的性的改变自身适应某些功能的变化画出来。
夏离冰并不能直接理解“小萝卜”的感知信息,即便有爱丽丝进行“翻译”都很难理解,因为整体的认知体系相差太大。
但她认为,想要理解“小萝卜”的意识,其实并不一定要像小苹果那样与其进行深度联系,通过“小萝卜”枝干的外在表现,通过它控制各种“子植物”的形态展现,就能探知到很多信息。
“小萝卜”现在被爱丽丝、小苹果,乃至金闪闪和蛋黄派进行了很深度的影响,已经有了很多的人类或者说动物性,它的意识乃至形成的性格,可以通过它的“肢体”来认知。
总的看起来,“小萝卜”就像是个憨厚、老实、勤恳的人,对向坤的态度是仰望和敬畏,对爱丽丝的态度是亲近和依赖,对小苹果的态度是讨好和好奇,对金闪闪、蛋黄派,则像是对老大哥、老大姐的感觉。
正当老夏对“小萝卜”进行心理测写、建立性格模型的时候,一个光头出现在了她的身后,从她肩膀后伸出脑袋,看向本子上画的画。
老夏停了下来,也没回头,直接说道:“你感知到良先生的梦境了?”之前守旺大厦底下发生的情况,在得到向坤允许后,爱丽丝实时地告知了山上的老夏,而且不定地进行解说,诸如:
“老板闭着眼睛进入超感状态啦”、“老板睁开眼睛脱离超感状态啦”、“老板又闭上眼睛开始感应木雕啦”、“我猜老板开始读良先生的梦啦!”、“老板还在梦里,这个梦做了好久”、“老板睁开眼睛啦,老板眉头一皱,似乎事情并不简单”、“老板出门上山啦!”、“老夏老夏,老板应该是来找你啦!”
所以对于向坤的到来,老夏是一点意外都没有,何况在他出声前,倒映在身前的光头影子就已经先做了“预告”。
向坤看了下老夏的本子,奇怪道:“你这画怎么画得这么差,不会是被爱丽丝的画风影响了吧?”
“不是写实。”老夏说道。
向坤马上明白了:“这是……小萝卜的分析?”
老夏点头。
向坤笑起来,这也就是老夏了,其他人估计不管怎么样,也不会对一棵树进行心理分析吧,哪怕这棵树不是普通树。
向坤先看了眼树上安静坐在“宝座”上的小苹果,然后叫上老夏,到旁边一块大石头上并排坐下。
向坤将他感知到的良先生梦境,以及他就此分析的一些信息告诉了老夏。
億萬小鮮妻:老公,別玩了
“我一感知梦境,就能看到这些感官信息,仿佛将他变异前后的重要事件都捋了一遍、回忆了一遍似的,只能说明一件事,他日常就时常想起这些事,这些事一直在影响着他,让他耿耿于怀。包括最后看到了那个兔子木雕,也说明他能意识到我那木雕的与众不同,并且十分地在意。”向坤说出自己的判断。
夏离冰仔细听着,不时在本子上写写划划,标出一些关键词。
妃主天下 清曉深寒
“你想跟他合作?”夏离冰问道。
向坤点头:“很显然不论是我还是他,主要矛盾都是对付‘终极猎食者’,解决‘变异生物’自身的极限,并且尝试找到‘变异生物’所蕴含的变异秘密,并将之用来造福全人类。现在的问题是,要以什么样的方式进行合作,能够让他愿意信任我。”
微顿了下,向坤又说道:“当然,还有合作的时机……我有一个对付‘终极猎食者’的计划,当然现在还很不成熟,只是根据目前已知信息的一个大概设想,需要一个完成多次深度阶段性转化的‘变异生物’协助,目前来看,良先生可能是最好的合作对象。”
如果把“终极猎食者”比喻成一个感染了全球大多数生物的“木马”的话,向坤暂时而言只有手动清除木马的能力,他得在“超感状态下”,一片一片地“手动”清除。
而且清除之后,他必须时刻保持警惕,否则即便被清除掉“木马”的生物,也还是有可能再次感染。
所以向坤设想的几种解决办法,一是直接全球“断网”,让幕后黑手没法通过木马做什么事——毕竟在没发动前,这些木马并不会对生物产生任何影响;
二是找到幕后黑手与木马所在单位连接的方式,比如特定端口,然后封掉全球所有生物的这个连接“端口”;
三是把清除木马的方法,弄成某种能够在全球所有生物单位上神不知鬼不觉自动运行的“脚本”,一次性把所有木马都清掉;
四是通过幕后黑手对某一生物单位上的木马进行操作时,反向追踪,直接找到他老巢把他干掉。
当然,“终极猎食者”的情况比这个比喻要复杂得多,“木马”和“幕后黑手”本就是一体,它能做得事情也要多得多。
向坤如果贸然尝试失败的话,他自己或许没事,却可能让其他生物或人遭遇致命危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