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火影開始賣罐子
小說推薦從火影開始賣罐子
升级武器?
蝴蝶忍愣了一下。
“锻,锻造刀吗?”她有些受宠若惊的问道。
由神来给自己升级武器?
壞壞老公好難纏
那该是多么强大!
“锻刀?不,我可不是刀匠。”托妮却是一脸黑线,然后自豪的说道,“等着吧,对付这种弱点明显的生物,在我看来简直太简单了,大不了做个核聚变反应堆,百分百模拟太阳能量,保证在夜晚也可以让那些鬼感受到阳光的炙热。”
这对于他而言的确不难。
甚至都有现成的技术。
更何况,只需要结合那柄刀,看看究竟是什么成分能够对鬼产生有效杀伤力,这更是非常简单的事情,早在一开始见到蝴蝶忍的时候就分析出来了,那只是一种特殊的辐射而已。
甚至让她来做,都有些大材小用。
“交给她吧,小意思了。”御坂美琴打了个哈欠,站起来,“那我回房睡觉了,晚安,忍。”
“……晚安。”蝴蝶忍回了一句。
看了看御坂美琴,又看了看蝴蝶忍。
她有种预感。
自己今天晚上,只怕是难以入眠了。
毕竟现在是深处云层之上的高空啊。
……
總裁只歡不
第二天。
舒舒服服睡了一觉的蝴蝶忍穿戴整齐,从房间里走出来。
还有些留念的看了眼房间。
她一开始是睡不着的。
但是这个床,这个被子,还有这个温度,实在太舒服了。
默點 曲折天空
总归是还记得正事,要不然的话,蝴蝶忍真的完全不想要从被窝里面爬出来。
“起来了,忍。”御坂美琴还是一脸睡眼朦胧的走过来,依然穿着青蛙睡衣,这种服装在蝴蝶忍的眼中实在是有够古怪。
但也很可爱。
“您好,尊敬的雷神。”蝴蝶忍有些紧张的打着招呼。
然后御坂美琴的表情一下子僵住。
“不要听她胡说啊,我才不是什么雷神,我跟你说,雷神是一个金色头发,有大胸肌和八块腹肌的大姐姐,起码两米高。”御坂美琴手舞足蹈的向的蝴蝶忍解释,坚决不承认雷神的名号。
虐戀:總裁請愛我
蝴蝶忍脑海中忍不住浮现出雷神的模样。
然后颤抖了一下。
太罪过了,这是对神不敬呀。
“美琴,你带忍来实验室,早餐我已经带过来了。”四周忽然传来了托妮的声音。
蝴蝶忍被吓了一跳,但是很快就被御坂美琴拉着手,一路小跑到了一个房间里。
这里有各种紧密的仪器。
是托尼的实验室和研究场所。
蝴蝶忍有些战战兢兢的,看见某个转动的机械手ꓹ 就连忙弯腰道歉,好像把这当成了神灵的式神。
“过来看看我给你们准备好的对鬼特攻武器。”托妮坐在主座上ꓹ 啃着汉堡包,一脸得意。
她实际上只用了一两个小时就搞定了这一切。
听见了武器,蝴蝶忍也顾不得许多了ꓹ 连忙走了过去。
她昨夜一直在期待。
只要能够稍稍的增加她们杀鬼的效率,那就足以让她做梦都笑醒。
甚至。
蝴蝶忍还有一点小小的期待。
如果真的能够制作出什么厉害的武器ꓹ 厉害到甚至连鬼舞辻无惨都有机会击杀,那她绝对会为这两位神建立神社ꓹ 当个巫女ꓹ 世世代代的供奉下去。
“首先是这个。”托妮的手上拿出了一颗小圆球,“我把它称作三百六十度无死角式日光浴,贾维斯,模拟黑夜环境。”
“是的,小姐。”贾维斯的声音忽然响起。
然后一下子,整个环境暗淡下来,蝴蝶忍甚至能够抬起头看得见月亮和星光。
穿越者後代之元素王 神奇鍵盤
仿佛一下子置身于外界一样。
獨家暖婚 心靜如藍
然后。
網遊之無良醫生
咔嚓一下ꓹ 似乎是什么东西被丢到了地上。
一瞬间。
美利堅怪俠
整个房间,亮如白昼!
蝴蝶忍呆呆的看着面前缓缓悬浮起来的光团ꓹ 感受着这照耀在自己身上犹如阳光一样温暖的感觉ꓹ 再看了看四周ꓹ 似乎终于意识到了ꓹ 此刻自己面前的是什么。
太阳!
神造出了一个小太阳!?
“怎么样?”托妮的脸上不知道什么时候戴上了一副墨镜,“因为不清楚鬼的情况ꓹ 所以我这是完全模拟的太阳光成分ꓹ 如果是人的话ꓹ 就是个舒舒服服的日光浴,但如果是鬼的话ꓹ 呵呵,这和被太阳照没有什么区别,按照你们的说法,就算是那个鬼舞辻无惨也活不下来吧。”
蝴蝶忍还能够说什么?
她已经浑身颤抖着,彻底的说不话来。
任她怎么也想象不到。
竟然能够制造出一个小太阳?
拿着这个,就意味着得到了太阳的庇护,就算是小孩子,也不会惧怕什么鬼舞辻无惨吧。
蝴蝶忍已经能想象那个画面。
根本不再需要战斗了。
什么血鬼术,什么十二月鬼,就算是鬼舞辻无惨亲至,在阳光面前,也只有消融的结果。
蝴蝶忍捂住嘴巴,噗通一下跪下来,眼泪已经止不住。
“谢谢,谢谢你们……谢谢神大人。”她甚至有些语无伦次。
但内心除了激动,还有悲伤。
重生封神 東海一把刀
如果能够早一点。
能够早一点看见这些。
那姐姐也一定会高兴,也不用那样艰苦的战斗然后死掉,也能够看见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鬼的那一天吧。
“不是说了吗,我们就是来帮你们的。”御坂美琴弯下腰,将她给扶起来,安慰道,“所以放心吧,一切从我们到来后,都变得不一样了。”
風之流雲 水月幽魂
“……”蝴蝶忍擦了擦眼泪,露出了笑容低声道,“谢谢……我只是想到了我的姐姐。”
说道姐姐的时候,眼泪又再一次的止不住。
也只有她们自己。
才能够明白这种糅合着最大的喜悦,和最大的悲伤得情感。
“看起来,你的姐姐应该是在和鬼的战斗中牺牲了吧。”托妮忽然开口道。
“托妮。”御坂美琴忍不住看了她一眼。
这谁都能够猜个大概,但不应该揭开别人的伤口。
但托妮只是自顾自的说道:“如果,我是说如果,你对你姐姐的执念足够深的话,还有挽救一切的机会,我是指,复活你的姐姐并且重新见到她。”
蝴蝶忍猛地抬起头,泪水甚至还在流淌。
复活姐姐?
她微张着嘴唇,似乎是想要询问,但是又非常的害怕,害怕自己会得到失望的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