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拉福買傢俱樂部
小說推薦特拉福買傢俱樂部
南小姐还是走下楼梯了……她的背上这会儿正扛着阿萨谢斯。
重生還珠之永璉 紫色妖繞
阿萨谢斯是在村头的一家理发匠的家里找到的,估计是大战的时候被刮进去的,然后就不省人事了。
除了阿萨谢斯之后,南小姐事后也负责回收了【杜兰德】,【利瓦尔】以及奄奄一息的雅克先生。
綜影視強買強賣 逍夜
是用木头车将他们一起推到来【蔷薇公馆】的,使尽了挤//奶般的力气。
反正没有人在意她……南小楠很直接地将阿萨谢斯往地上一扔之后,便又打算往楼梯爬上去,将余下的家伙也抗下来。
——打工人,打工魂,打工都是人上人,今天搬砖要不狠,等下地会就不够稳,不够稳。
白衣青年没有说话,贝特朗此时也目瞪口呆……阿斯曼小姐躲在了墙角默默窥视——陷入了某种状态的南小姐一会儿一个,终于将所有人都扛了回来。
她拍了拍双手,随后双手扶着又腰扭了扭,“……你们都看着我做什么,我脸上有东西?”
说着,一扭头,南小姐便以乖巧的模样,快步地回到了洛老板的身边。
不仅仅乖巧,还懂事地微低着头,站到了后面去,像极了古时候大户人家里地位不高的丫鬟似的。
“雅克……”白衣青年的目光,却在此时落在了胸膛已经无太多起伏的雅克先生身上。
雅克先生俨然陷入了极严重的昏迷之中。
贝特朗与阿斯曼小姐对视了一眼,他们神色着急,但此时却不敢轻举妄动。
“他已经这个模样了,你……”冷不丁地,白衣青年看向了女仆小姐,“你也打算不闻不问吗。”
“这位先生,你在和我说话吗。”女仆小姐淡然应道。
白衣青年沉默半响,才轻声叹息,他接着挥手一道圣光射出。
圣光柔和地覆盖在了雅克先生的身体,不仅仅修补着他那恐怖的创伤,甚至会开始恢复他的元气。
阿斯曼小姐与贝特朗惊异连连,他们没想过白衣青年会出手救治雅克先生。
只见白衣青年大有一种一不做二不休的态度,在救治了雅克先生之后,接着又接连向【杜兰德】与【利瓦尔】挥出了圣光。
二人身上的异化,在圣光的净化之中,渐渐祛除……不一会儿ꓹ 恢复到了正常的模样。
白衣青年此时吁了口气,轻声道:“我已经感觉不到她的气息了ꓹ 看来……她已经被你解决掉了吧。现如今的我,该如何称呼你……洛先生身边的仆人。”
“优夜。”
白衣青年微微一点头,旋即微笑道:“很高兴见到你ꓹ 优夜小姐。”
女仆小姐只是不失礼貌地含笑致意。
这是无可挑剔的礼仪……但对于白衣青年来说,这确实最冷漠的问候。他心中暗叹了ꓹ 随后看了眼贝特朗。
既然她站在了这里,贝特朗也毫无反应的话……他应该明白了她的意思的。
“什么……那个魔女ꓹ 已经被解决掉了?”
贝特朗不是很清楚这些人都在打什么哑谜ꓹ 但有一件事情,还是很敏感地扑捉到了——那就是被封存在地下湖泊之中的那个女人的事情。
没有人回答贝特朗的话。
白衣青年却深呼吸了一口气,以一种故事般的口吻,平静地道:“在很久很久之前,有一位上了火邢台的少女,她心向着光明。在她最后死亡的一刻,圣光接引了她。她的一切都在圣光之中得到了净化。她便成了最纯净的魂ꓹ 进入了极乐……最终,少女成为了天国的圣人。”
不知为何ꓹ 贝特朗此时却突然脸色大变ꓹ 情绪无比的激动……甚至咆哮ꓹ “你不配!提起这个人!!”
他宛如嘶声裂肺似的叫声ꓹ 让人动容……至起码,这突兀的咆哮ꓹ 很是让南小姐吓了一跳。
女仆小姐则是面无表情ꓹ 但眼光微微晃动ꓹ 似在思索着什么。
白衣青年挥了挥手,贝特朗的嘴巴瞬间闭合了起来ꓹ 甚至让贝特朗动弹不得。
白衣青年这才看了眼洛老板,继续缓缓说道:“少女晋升天国的时候,所有因净化而被剥离出来的负面,与火焰结合在了一切,成为了为复仇而成的复仇者……复仇者,几乎拥有与成为圣人之后的少女等同的力量,对于当时的天国来说,危险性并不少。”
“复仇者,就是藏在地下湖之中的女人吧。”南小姐此时冷不丁地说道:“是你将她镇压在那里的……那里还立着了你的雕像。”
而且还被老娘我打爆了——南小姐心中悄悄地补充了一句。
白衣青年目无表情地看了眼南小楠……南小姐瞬间打了个冷颤,随后脚步往洛老板又挪了挪。
不料。
白衣青年此时却摇了摇头,“黑衣服的,确实是被我封印,但她并不是复仇者。”
“不是?”南小姐不由的微微张了张口。
那个后来被女仆小姐成为【弥额尔】的小家伙,曾以贴头的方法,给她传递了一些信息——信息不少,但大多杂乱,需要自己加工和理解……莫不成,以她的智商居然拼凑错误了?
Emmmm……一定是当时太饿了的关系!
“可以说是,也可以说不是。”白衣青年似不愿在这个问题上深入太多,“但不管是还是不是,她们的仇恨也是一样的。”
“那这些人?”南小姐此时疑惑地看向了贝特朗等一众。
不管是贝特朗,雅克先生……甚至是这会儿躲在角落,比自己还要苟的那个雅克先生家的女佣,看来都不知识【栋雷米】村的普通村民那么简单。
白衣青年淡然道:“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栋雷米】村的秘密被发现了,也是从那时候开始,这里开始多了一些……一些原本不属于这里的人。”
听着白衣青年的话,阿斯曼小姐的神色瞬间难看了几分……贝特朗则是苦于无法开口说话,此时干着急着。
“有那么一个,或者一些家伙。”白衣青年冷声道:“不仅仅发现了地下湖泊的东西,甚至妄图从这个被封印的东西身上,提取出一些…一些不可挽回的东西。于是他们开始谋划,甚至开始搭建一个【栋雷米】村的舞台。”
说到这里,白衣青年忽然看着南小姐道:“你们,还没有彻底走出【栋雷米】村的吧。”
“彻底?”南小姐下意识一皱眉头:“【栋雷米】村的外边还有什么东西?”
“什么都没有。”白衣青年淡然道:“外边是一片的虚无,我说了,这里只是被搭建出来的一个舞台。”
“这有点矛盾。”南小姐皱眉道:“如果外边是一片虚无,那么之前袭击村子的勃艮第人的骑兵,还有从王国来的骑兵?”
“我说了,他们开始谋划。”白衣青年目光一凝……有如实质的目光,直指墙角处的阿斯曼小姐,“并为此,付出了许多的努力。”
只见阿斯曼小姐此时神色苍白。
她此时像极了一个被扒光了全部,毫无秘密地站着让人仔细观看的模样……彷徨,无助,甚至颤抖。
“你…你一直都知道?”阿斯曼小姐苦涩地问道。
“是。”白衣青年淡然道。
“你知道!你一直都知道!”阿斯曼小姐声音越发的不稳定,“你知道这一切!却又默许着这一切的发生……一直默默地看着?为什么!为什么又允许!以天国光明王子的名义,你不得说谎!”
白衣青年深深看了这位阿斯曼小姐一眼,“因为想要看看,你们的这场谋划,到底能做到什么地步……更进一步说,倘若你们最终能够成功的话,对于我…对于整个天国来说,无疑也是一件很好的事。我为什么要阻止?只要你们不出错,就有继续下去的理由。”
“你?!”阿斯曼小姐瞬间惊疑不定地看向了白衣青年。
贝特朗此时更是瞪大了眼睛……从愤怒到此间的惊愕,他的变化反而是最大的。
白衣青年却又摇了摇头:“只不过,你们的手段似乎有些违规了……你们已经将手也伸到了圣光国度的【天命系统】,这是我没有预计的……也是我的大意。所以不可能是【晨曦之星】,它所有控制【天命系统】的权限都已经被玻璃……那么,到底是谁在背后,给予你更改【天命系统】的权限。”
阿斯曼小姐此时已经整个贴在了墙角处,握拳……紧张,紧张却又不敢妄动,绝望似的。
“我见过拉贵尔。”白衣青年淡然道:“可拉贵尔也无法找到源头……但同样地,这样也能够很好地让我进行锁定。迷途的罪人,还不打算坦白吗。”
白衣青年此时双目有神,是真正神明的目光。
在他目光的注视之下,阿斯曼小姐目光渐渐混沌——冷不丁地,这位阿斯曼小姐忽然痛哼了一声!
她此时竟是以一柄小小的匕首,直接刺入了自己的大腿之中,通过巨大的痛楚,让精神暂时脱离失魂的状态!
与此同时,阿斯曼小姐强隐着痛楚,竟是直接将匕首架到了少女让娜的脖子上……她将昏到的少女拉起,挡在了自己的面前,“你会在意吗…这是我们最后,恐怕也是最成功的一个了……就差一点,就差一点点了!但她绝对是最好的!你会在意吗!”
贝特朗此时大惊,苦于无法说话,更无法动弹。
“这样的威胁对我无用。”白衣青年淡然道:“神说,你应该放开手中的少女。”
霎时间,有一股无形的力量,开始让阿斯曼小姐的手臂缓缓松开——她在极力地挣扎着,但手臂最终还是彻底扬起。
少女失去了支撑,一下子就摔倒了在地上。
阿斯曼小姐此时大惊失色……只见她一咬牙,脸上有了一抹异常决断之色,“F*ck-you!”
右手自左手处将匕首夺过,阿斯曼小姐此时竟是直接将匕首刺入了自己的心脏之中。
白衣青年轻哼了声,伸手虚空一抓,将即将坠地的阿斯曼小姐抓向自己——不曾想自尽的阿斯曼小姐被抓来之后,身体竟是突然开裂。
整个大活人的阿斯曼小姐,此时竟是便成了一堆的泥尘。
泥沙从白衣青年的指尖处落下,他轻柔着手指上的泥尘,若有所思似的,“这是第六天的尘……”
……
阿斯曼小姐的突然死亡,甚至化作一堆泥土,让贝特朗忽然皱起了眉头。
法醫穿越記事 絡繽
“你可以说话了。”白衣青年忽然说道。
變身B站蘿莉
却见贝特朗此时反而沉默了起来。
白衣青年淡然道:“刚才发生的事情,我不会让它再发生一次。”
贝特朗冷笑道:“不用禁锢我的时间了…伟大的大天使长阁下。对付我这种小人物,用得着这种规格吗?我很荣幸啊!再说,我也不可能突然间就变成了一堆泥土。”
“这么说来,这个女人?”
贝特朗道:“具体来说,我不完全清楚阿斯曼小姐。不过没有关系,我要的,只是她能够帮助我,让【圣女】再次复生即可……为了这个目的,我会穷尽我的所有!有一样事情你说对了,这确实没有晨曦之星的身影……但如果能够让【圣女】再次回来的话,哪怕是与晨曦之星做交易,哪怕直接堕落,又有何难!【自由之翼】,永远只有一位军主!”
“你们的圣女。”白衣青年缓缓叹了口气。
他目光此时再次投向了女仆小姐,声音带着一丝苦涩道:“【栋雷米】村的事情你不在意,雅克的事情你也可以无动于衷……那么这个圣天使呢?这个随着你一同进入天国,在漫长的时光之中,一直都对你忠诚无比的,哪怕连父亲也无法直接命令,甚至为了你可以直接堕落的部下,你也不打算给予回应吗,贞德……让娜。”
“你说什么?!”贝特朗顿时惊叫了声,目光依然转向了未来姑爷身边的那位女仆,优夜小姐!
……
女仆小姐看了眼洛老板,似在询问。
“我也为贝特朗先生的发言而动容。”洛老板此时微笑着道。
女仆小姐徐徐地吁了口气。
如同揭开了一层神秘的面纱般——在贝特朗的眼前。
眼前的金发丽人,不仅仅只是一个容貌无双,气质非凡的女性——她一瞬间,在他的眼前变得无比的神圣,伸直无法以双眼去直视。
那是无穷岁月以来,支撑着整个【自由之翼】军团存在的,所有圣天使心中真正的光辉。
“圣女大人!”贝特朗悲中带喜的声音刹那间响起。
无须确认,无须证实,当这道光辉亮起的瞬间,心中的信仰就已经告诉了他……这就是他心中的神明。
无须犹豫,也无须惊慌,只需要遵循心中的指引,向这道光辉以最真挚的祷告即可。
重生之最強暴君
对于此时此刻的贝特朗来说,此时无疑是收获最大惊喜的节日——他没想过这个节日会来得如此的突然。
幸福来得如此的突然!
“贝特朗,确实很久不见了呢。”女仆小姐目光渐渐轻柔。
贝特朗哽咽似的道:“没想到,没想到……圣女大人,你骗得属下好苦啊!还是从前的风格,还是从前的风格!哈哈哈!!!劳资今天就要去向圣母告白,狠狠地庆祝一下!!”
白衣青年忽然冷哼了一声,震得贝特朗头皮发麻……但贝特朗却是不理,高兴坏了似的模样。
他的眼中,只有圣女。
“虽然我也很高兴这次的重逢。”女仆小姐此时却冷不丁道:“不过贝特朗,我刚才好像是听说,你打算与晨曦之星做什么交易,甚至还想要堕落?”
高兴疯了得贝特朗,喜极而泣般的脸容瞬间定格了起来……即便是大天使长的冷哼声也无动于衷的他,此时神色顿时变得慌乱了起来。
“圣女大人,我…我我我……”
我他妈的疯了我,居然忘记了圣女大人心是黑色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