諸天之從新做人
小說推薦諸天之從新做人
襄阳城外的双方,天下会这边洪七是新任的长老,是唯一能拿的出手的大宗师。
一旦洪七身死,天下会士气必然崩溃,而且没有了高端战力,下面的军队也必败无疑。
而草原方面之所以提出这场赌斗,就是想兵不血刃拿下襄阳城。此刻无论洪七答不答应赌斗,对他们来说结果都一样,反正形势比人强,洪七敢说个不字,三人就携雷霆之势出手,直接灭了洪七再说。
洪七正是看出了三人的险恶用心,这才提出昭告三军的赌斗。大宗师不可辱,洪七正式提出这样的要求,三人自然不能无视,兼之他们不认为洪七能翻出什么风浪来,便应下了。
只是他们不知道的是,同是大宗师,洪七如今却今非昔比,还有他们意想不到的底牌。
很快,襄阳城下,大宗师之战便爆发开来!
首先跟洪七打的是欧阳锋,他的武功正常来说跟洪七相当,两人不相上下。
但碍于洪七不计损伤招招只攻不防,而欧阳锋却不愿损伤自己,为他人做嫁衣,于是两人拼了几百招后,欧阳锋便跳出战圈建议道:“七兄,你我武功相当,就算再打个三天三夜也难分胜负,反而消耗了七兄的真气,依我看,不如这一战就算平手,如何?”
他一副为洪七着想的样子,表情很是诚恳。
洪七却不吃这一套,嗤笑一声道:“平什么手?我还有很多绝招没用出来的,来来来老毒物,我们再大战三百回合,今日不死不休!”
欧阳锋眉头直跳,再劝道:“我知道七兄最擅长的绝招亢龙有悔还没有施展,但我的蛤蟆功第九式,也未曾用出。七兄ꓹ 你我一旦全力出手,是伤是死可就不能由你我控制了。今日ꓹ 你的敌人可不止我一个。”
洪七故作沉吟,露出意动之色,道:“好ꓹ 老毒物你也算是一片好心,那么这一局ꓹ 就当做平局吧!”
欧阳锋顿时大喜,笑道:“七兄有大智慧ꓹ 好ꓹ 那么这一局,就算是平手!我这就退下!”
两人转身,眼中同时闪现出一丝嘲弄。
等各自回到各自的阵营中时,洪七问郭靖:“靖儿,我刚才给你演示的降龙十八掌,你可看清楚了?”
郭靖惭愧道:“靖儿愚钝,连一成也未曾看清……不但如此ꓹ 之前七公您教我的口诀,我也忘光了。”
洪七目瞪口呆ꓹ 良久才道:“我真是想不明白ꓹ 何首尊他老人家ꓹ 到底看上你哪一点了。”
醫塵不染,寶貝乖乖的
郭靖更加惭愧。
“罢了罢了!”洪七摇头叹气ꓹ 放弃了短时间内把武功传给郭靖的打算。
“我敢保证,待会儿这三个人一定不顾脸面联手杀我。”洪七正色告诫道ꓹ “不过就算我死ꓹ 也会拉着他们其中两人同归于尽。剩下的一个ꓹ 我尽量重创他,然后接下来就靠你了……”
危險愛火,殿下的親密敵人 夜神翼
洪七不顾郭靖欲言又止一脸担忧的表情ꓹ 自顾自说完,拍拍他的肩膀叹气道:“靖儿啊,首尊的位置,你还是让给药师兄的女儿吧,你呀,不是那块材料……”
絕代戰魂 陌上風華
第二阵,洪七对阵铁木真。
得益于何邪广开武学传承,这一世的铁木真,乃是难得一见的武学奇才,早早就成就宗师之位,成了蒙族部落的首领。
他的功力还在洪七之上,而第三位还没出手的慕容求败,武功更高。
这也是草原一方让欧阳锋算平局的原因,欧阳锋消耗了洪七的真气,又算打平,这样一来,第二局无论是输是赢,洪七都必须再打第三局才能分出胜负。
他们有十足的信心,会在三局内彻底解决洪七。
果然,第二局洪七打得十分艰难,最终他拼着重伤,才和铁木真再度两败俱伤,两人都疯狂吐血,没有了再战之力。
这时候,慕容求败站出来了。
“七兄,你已没有一战之力,我本不愿胜之不武。”慕容求败淡漠道,“只是此战并不关乎在下一人荣辱,而是我整个草原的兴衰传承。我慕容不愿做千古罪人,便只能对七兄你痛下杀手了!只希望七兄在九泉之下,莫要太过埋怨。”
“哈哈哈……”洪七放声大笑,“何必假仁假义,惺惺作态?你为草原,我为天下,立场不同,不分对错是非。今日一战,也非江湖比斗,而是战争!无论结果如何,你我都该求仁得仁才对。”
慕容求败动容,拱手道:“七兄说得对,倒是我小人之心了。”
“听说你用剑?”洪七问道,“正好,我有一剑,练得不怎么熟,但以我现在的状态,刚好能施展出来。”
“久闻七兄的降龙十八掌颇有当年乔大侠风范,素有小东邪美名,却不料七兄还擅长剑法?”慕容求败眼中露出兴趣之色。
“什么擅不擅长?我这不是没有办法么?”洪七淡淡一笑,突然伸手凌空一抓,施展擒龙手,抓过一把剑来,仓啷拔出。
“慕容求败,看好了!”洪七大喝一声,一剑斩下!
刷!
没人能形容这一剑的风采,它像是一道清风,无影无踪划过,但任何人都仿佛看到了一把耀眼的长剑划过虚空,一闪即逝。
一剑过后,天地一片寂静。
嫡女重生:清宮寵後 沈曄
似乎所有人都愣在了当场。
霸道悍妻:先生,你好帥 笑巫婆
良久,慕容求败才缓缓开口。
“好剑!”他说,“不过这一剑,绝不是七兄你能施展出来的。”
洪七的表情很奇怪:“不错,这一剑的确不是我的。”
慕容求败道:“能死在昔年剑神的剑意之下,慕容死而无憾,只是可惜,杀父之仇,终究是无力再报了。”
话音刚落,他颓然倒地,整个人从中间分成了两半。
原来,他竟早死了!
只是那一剑太快,太过神异,才让他撑着说完了两句话。
“该死!”
全職惡魔 素食主義
一边的铁木真和欧阳锋勃然大怒!
他们怎么也没想到,十拿九稳的赌局,居然让慕容求败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謹言
契丹部落失去慕容求败这个定海神针,必然会失去向心力,陷入内乱,这对于草原势力来说,无疑是个巨大的打击。
而且,洪七这一剑,让他们胆寒,让他们颤栗。
若是把慕容求败换成他们任意一人,只怕现在被劈成两半的,就是他们了。
这根本就不是应该在人间出现的一剑!
所以两人联手,各自施展出雷霆一击。
洪七的预测果然成真了。
眼看二人来袭,洪七喷出一口鲜血,再度一剑横扫。
刷!
剑光闪现,面前二人大骇之下,纷纷逃避。
可是哪里逃得及?
便在这时,铁木真突然一掌拍在欧阳锋的后心上,打得欧阳锋吐血僵在半空,下一刻就被剑光撕裂,血洒长空!
而铁木真则飞速后退,躲过这一剑。
洪七施展了这一剑,再也撑不住跌坐在地,嘴里鲜血不要钱一样汩汩涌出,根本无力再挥出第三剑了。
“传闻草原三大宗师中,慕容求败就像是独狼,欧阳锋乃是毒蛇,唯有你铁木真,是鬣狗!最狠毒,最无耻!”洪七大笑着喘息,“今日得见,果然是如此!你跟我打的那场,你根本没受伤,你是装的!”
精神主宰 愛之
“所以我才能笑到最后。”铁木真慢条斯理道,“打天下不是逞匹夫之勇,要是搞错了这一点,只有死路一条。”
“很有道理。”洪七点头,“我现在连挥一挥手的力气都没了,铁木真你随手就能杀了我,洪七大好头颅在此,你还等什么?”
“不急。”铁木真露出一个阴狠的笑容,挥了挥手。
顿时身后一队重装骑兵轰隆隆上前,足有数百人,各个气息悠长,显然都是武艺精湛之辈。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为了防止七兄你临死反扑,我只好初次下策,还望七兄莫要见怪。”铁木真冷笑着一摆手,顿时身后骑兵杀机迸现,向洪七杀来。
洪七面色大变,挣扎了几下,却愣是没爬起来。
眼看他就要被骑兵淹没,便在这时,襄阳城门大开,郭靖一马当先,率军杀了出来。
“七公,撑住,我来救你!”
“蠢货!回去!回去!”洪七气得愤怒大骂,情绪激荡下,又呕出几口血。
铁木真哈哈大笑:“郭靖,我太了解你了,你果然没让我失望!”
他大手一挥,顿时喊杀声四起,无数士兵从四面八方而来,向郭靖和洪七杀来。
襄阳城下的战局似乎陷入死局,而另一边黄山脚下,两军却还在对峙。
其中一方正是裘千仞的铁掌帮和金轮法王僧兵联军,另一方却是黄药师的三万大军。
联军把整个黄山围得像一只铁桶,密不透风,山上的王重阳残部各个身上带伤,除了高层,底层道兵几乎已失去战力。
若非联军一方惧怕王重阳拼死一击,只怕早就下令攻山了。
即使是现在,裘千仞也早就想了各种法子,甚至放火烧了一次山,若非王重阳拼着重伤亲自出手,震慑住裘千仞和金轮法王,让他们不敢轻举妄动,只怕山上的五万道兵,早就化作了一堆焦骨。
等黄药师率兵赶到的时候,裘千仞和金轮法王终于下定了决心,兵分两路,一路猛攻全真教,另一路横兵山脚下,跟黄药师的部队对峙。
山腰上战火正酣,留给黄药师选择的时间并不多,是战是退,他必须马上做出选择。
黄药师立刻就要下令三军出击,营救王重阳,黄蓉却有不同意见。
她认为,全真教这个时候的势力虽然大损,但依然是个威胁,应该再消耗掉一部分,对天下会来说才是件好事。
只是黄药师做事只凭自己喜恶,根本不考虑其它,也不会听从别人劝阻,黄蓉很了解自己的爹爹,只好放弃这个打算,开始考虑怎么在立刻出战的情况下,把利益最大化。
她沉吟许久,最终看着山脚下空旷的空地,以及阴霾的天空,突然眼前一亮,心中有了定计。
“爹爹,先命士兵们退避三舍,我自有办法全歼面前敌人。”黄蓉飞速道,“要快,免得裘千仞反应过来。”
重生之我要回農村 遍地滄桑
黄药师虽不明所以,但他很相信自己的女儿,也不多问,立刻下达军令。
刚刚到达的天下会军队迅速前队变后队,飞速后退。
另一边,裘千仞果然看得云里雾里,直觉这其中有阴谋,犹豫着要不要跟上来。
就在他还在犹豫的时候,黄蓉开始布阵施法。
她得何邪在梦中传承法术,本就天赋极高,又结合自小就学的八卦阵法,进度堪称神速。
很快,随着黄蓉施法掐诀,天地间的灵气开始汹涌肆虐,风云涌动间,云层压低,全部集中在山脚下敌军阵营上方。
裘千仞惊疑不定升空,焦急喝令麾下将士后退,但这个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轰隆隆!
刹那间电舞银蛇,雷龙游走,无数道粗壮的闪电霹雳倾泻而下,在地方军营中交织成一片巨大得雷网!
除了裘千仞拼着重伤逃窜而出,他麾下数万将士,无一人幸免,全部在雷海中被劈得粉身碎骨!
“啊啊啊……妖术!这是妖术!妖女!你是祸乱天下的妖女!”裘千仞崩溃嘶吼着,向远方逃窜。
“爹爹,莫让他跑了!”黄蓉大急,急忙叫道。
黄药师对女儿最是疼爱,眼见裘千仞口呼妖女,早就满目杀机,不等黄蓉话音落下,整个人就蹿了出去,朝着裘千仞逃走的方向追去。
这边,黄蓉不敢延误战机,一声令下,大军浩浩荡荡前进,越过裘千仞之前的阵地,加入全真教和大轮寺僧兵的战场之中。
金轮法王哪里会料到如此场景?腹背受敌,顿时让原本的大好局势急转直下。
他想要脱身,但王重阳和周伯通两大宗师死死缠住他,另有全真七子和他的弟子缠斗,战局胶着,根本难以分开。
黄蓉把握时机,果断出手,先是让麾下大军把整个战场切割成四个区域,以八卦战阵对敌,佛兵顿时损失惨重。
另一边,她巧使计谋,使得金轮法王的徒弟们接连跌入陷阱,惨死当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