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葉之賊手
小說推薦木葉之賊手
大长老宅。
风吹竹林的声音从窗外传来,大长老看着面前的密信,眯着的双眼猩红闪动。
这时,屋外的回廊里传来一阵渐近的脚步声,很快一道身影便跪在了门外,从透过门映照进来的身形看,正是负责传信的仆人。
“大人,宴会那边传来消息,现在就等您到场了。”
轻柔且恭敬的话语从外面传来。
“嗯,我知道了。”大长老头也不转地淡淡应道。
门外那道身影离去,这里再次变得寂静了下来。
“哼!看不出来那家伙竟然还有这等胆量啊,不过……掌握着家族的人终究是我。”
妃卿莫屬,王爺太腹黑
大长老嘴角流露出一抹冷笑,随即又看到桌上这封密信,不禁皱起了眉,面露猜疑之色。
“不过将这种情报送到这里的,究竟是谁呢?”
宇智波族地隔绝于外,外人恐怕难以做到这种事,因此他的很快就想到了家族内部,甚至脑海中还浮现出几道身影,皆是宇智波富岳身边的族人。
在他想来,能够得到这种机密情报的,唯有跟随宇智波富岳之人,否则即使察觉到了异样的地方,也不可能知道得这么清楚。
不过现在并非琢磨这种事情的恰当时候,他随即就收住了思绪,起身整理一番仪容,出门往宴会而去。
作为一个从纷乱的战国时代传承至今的大族,宇智波有很多节日保留至今,虽然这些节日当初设立的意义,如今已经不复存在,可这却无疑是宇智波的荣耀中,最为令他们怀念的一种,这意味着他们的与众不同。
位面時空指南
今天的节日就是如此,而仅从举办庆祝的地点是南贺神社这一点,就足以见得这个节日的特殊地位了。
大长老带着仆人来到南贺神社的时候,负责操办庆典各项事务的宇智波富岳正在指挥安置着物品,是三长老呼唤他大长老到了,这才放下忙碌的工作,来到大长老的面前行礼,姿态一如往常般恭敬。
“大长老,您德高望重ꓹ 稍后的庆典仪式还请您来主持。”宇智波富岳道。
召喚寶典之自走棋天賦 落雨寒月
“呵呵,还是你来吧ꓹ 毕竟老夫只是长老,如今把控家族前进方向的,还是富岳你这个族长啊。”大长老轻笑着摇头道。
两人各自谦虚退让ꓹ 不过按照以往的惯例,宇智波富岳会继续保持谦卑之态ꓹ 同时推崇由大长老来做这种仪式性质的工作,他这个族长则退至一旁。
此刻的情况也是如此ꓹ 宇智波富岳继续恭维了几句ꓹ 表达出自己对大长老的敬意,后者当即也不再推辞,接受了这份工作。
欲罷不能 笛子梧桐
期间,向来以大长老马首是瞻的二长老,也老神在在地劝大长老答应宇智波富岳的要求,至于性情暴躁不知遮掩的三长老,则是稍有微词ꓹ 认为这种事情应该由宇智波富岳这个族长来做才算合乎旧礼,不过他只说了一句话ꓹ 就被一旁的宇智波富岳狠狠瞪了一眼ꓹ 然后嘴唇嗫喏不再多言。
大长老垂着眼皮ꓹ 将这样收入眼底ꓹ 心里暗暗冷笑了一下,旋即又如往常般应下这个工作。
现场又耗费了一小段时间调整ꓹ 终于庆典开幕。
大长老登台陈词诵文ꓹ 缅怀先祖ꓹ 而对他的出现,宇智波的族人们也不意外ꓹ 甚至从他们的反应来看,可以说是早就习以为常了。
重生之飛揚的青春
站在台下一侧的宇智波富岳面容平静,只是眉毛微皱,且若非贴近了细瞧,绝对发现不了。
听着台上大长老念诵的浑厚声音,他抬头望向那边,站在那边的二长老和三长老似乎有所感觉,循着朝他望来,然后随意颔首示意了一下。
略做陈词之后,大长老大手一挥,让族人们自由享受这场宴会,他则来到首席落座,随后宇智波富岳和二长老、三长老也过来,跟他落座于一处。
二长老和宇智波富岳奉承着,与大长老共饮几杯,向来好酒的三长老这时亦是共饮,几杯清酒入腹之后,气氛渐渐变得轻松了起来。
不过就在这时候,大长老似乎没有拿稳,手里的酒杯忽然落向地面,啪的一声便摔得稀碎。
这声脆响没有打扰这场宴会,即使摔碎的是大长老的酒杯,可在几位长老与族长周围的气氛,却因此而陷入了凝滞的状况,虽然只是一瞬,可对心怀鬼胎的几人而言却异常明显。
“大哥,你醉了吗?连酒杯都拿不稳了?”三长老似乎没被这股气氛影响似的面色疑惑地问道。
限時婚期:狂傲老公太冷酷
美利堅大帝 黑色的單車
说这话的时候,他还不忘将杯子里的清酒送入口中,享受地饮下。
“人老了,连手都不稳了。”大长老自嘲一笑道。
这时宇智波富岳已经招呼侍从取来了一只酒杯,神色淡然地奉到大长老的面前。
“大长老正是春秋鼎盛的时候,一点都不老。”
听到他这奉承的话,独自斟满酒的三长老悄悄翻了个白眼,不过也懒得理会,这种事情他早已习惯,就算是以他的性格也不会在意了,毕竟与其生这种徒劳无功的闷气,还不如品尝杯中美酒呢。
“富岳不懂我。”大长老摇头叹了口气,接过递到面前的酒杯,也不放下,只望着空杯道:“不过酒杯都失手掉下了,就说明这酒我不能再喝了。富岳,你说呢?”
说着,他抬起眼眸看向面前姿态恭敬的宇智波富岳。
宇智波富岳眼眸低垂,没有立即回应,平静的神色下却已经掀起浪潮。
他已经意识到了些什么。
“大哥,一只酒杯而已嘛,摔了就摔了,况且换了新杯子也一样能喝酒。”二长老这时笑呵呵地道,“今天是家族难得的节日,既然举办典礼庆祝,就该每个人都满意、尽兴。”
他说着已经举起酒杯,起身走向大长老,同时面带笑容道:“这杯就由我来敬大哥您,这么多年来家族能够在村子的排挤之下,依然保持着如此的活力,全都是依赖大哥您的带领啊。富岳,老三,你们跟我来一同向大长老敬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