漢當興
小說推薦漢當興
邺城铜雀台,曹操养老的地方。
往日里那些莺莺燕燕的舞姬是早就看不到了,整个楼阁现在是冷清为主。
史上最牛帝皇系統
一来是曹操现在越发不喜欢闹,二则是年岁已高精神不振,多少适应不了原来的那种生活。
有的时候曹操也曾怀念以往那喝酒吃肉的豪迈,行军作战时的纵横意气。
但彼时的壮志跟此时的暮年却是已经是最鲜明不过的对比,有心也是无力,曹操这点自知之明还是有的……
卧在柔软的榻上,耳边是史官对自己一生的记载复述。
年纪越大曹操越是关心自己在史书上的评说,基本上每天都要听上一些,每天都有要酌情修改的地方。
这也是他用以缅怀从前的一种方式,也同样是现在的曹操为数不多还能够做的事情。
傲嬌總裁何棄療 挽風流
伴随着年纪越来越大,曹操早就不可能像从前一般整日着手处理政务。
放手去让儿子曹丕处理,这才是最合适不过的办法,毕竟继承人将来总归是要接替自己的位置,曹操也没说非要把持着这份权力到底之前都不撒手的。
当然了,要说真正的权柄曹操显然还是不缺,纵使现在他已经是老到连走路都成问题的状态,可奸雄一世又岂是暮年能够阻止的!
些许宵小若真以为他曹操不成了,那才真叫一个笑话……
史官照本宣科的念着,曹操闭目养神的听着,这一切都好似昨日的场景重现,却只因一串急促的脚步声而打乱了平静。
急促而来者正是曹丕,他手上握着的竹简,也便是刘禅亲笔写的那一份。
本来曹丕是没打算来打扰自己的父王,毕竟现在大小事务基本上他自己就可以做主了,除非是一些特殊的情况他才会来征求意见。
若是身为世子,曹丕仍要大事小事都来寻求看法商量着如何去做,那曹操又该如何看待他,这岂不是曹丕自己把位置给放低了吗。
故而寻常事情曹丕一言可定,曹操也完全放心。
好歹是培养了这么多年,拿不出手的话曹操也不可能让曹丕做这个世子了!
按照惯例,这竹简信上内容曹丕是看过的,他第一反应便是觉得刘备在开玩笑,不知所以的就传书于天子,竟是妄想给个平民大夫以公卿之礼下葬简直有违礼法!
刘备自然是不知道自己莫名其妙的被曹丕给嫌弃了,但毕竟这书信是刘禅写的,那他这个当爹的背锅貌似也没什么问题。
然而就在曹丕嗤笑一声准备将这份逐渐弃之不顾的时候,他却猛然间想起竹简上写着的熟悉名字ꓹ 不就是自己父王之前的随行医官华佗华元化吗!
若说没有这层身份,曹丕自然是不会在乎ꓹ 甭管是刘备还是孙权,哪凉快哪呆着去就完事了。
可偏偏华佗的名字映入了他的眼帘,这就是一个有分量的名字ꓹ 也是让曹丕不得不改变原本想法的名字。
而曹丕之所以突然间变了主意,实际上还不是因为曹操年老体衰精神萎靡之后ꓹ 便越发的开始容易缅怀往昔之事。
尤其这华佗的名字,曹丕前几日才刚刚的听到过ꓹ 并且还是从父王曹操身旁的史官记述上听到的ꓹ 就单单只是这一点,实际上就就足够了。
是以为了不惹家里老爷子不高兴,曹丕还是亲自带着这份竹简找了过来。
至于私下里瞒下这件事,曹丕那是想都没有想过。
武尊重
他心里很清楚,自己虽然是世子,可要说这铜雀台中有什么事想要瞒过自己的那位父王,这绝对是想多了。
哪怕到现在为止ꓹ 曹丕已经在世子的位置上坐了这么多年,但他的心底里仍然免不了对父王曹操的敬畏跟深深的惧怕。
这都是积年累月下来所造成的ꓹ 却也一样是曹操的手段所致。
也许等到曹操真正离开人世间的时候ꓹ 曹丕的这块心病才有可能彻底的被治愈吧……
“父王ꓹ 蜀中有信于天子ꓹ 儿获悉后觉得兹事体大特来请示!”
曹丕十分恭敬的拜道,而后将手中的竹简轻轻摊开来等候。
原本闭目养神的曹操突然间听到蜀中二字ꓹ 双眼霎时间睁开ꓹ 哪怕昏花却也有那一丝精光闪过ꓹ 就好似于当年那个意气风发的曹孟德一般无二。
可曹操终归还是老了,老到他现在连着眼于竹简上的文字都有些看不太清楚ꓹ 只能假手于人。
“念……”
得到准许的曹丕当下便一个字不落的从头念起,将刘禅写在竹简上的内容原封不动的复述了出来。
听着自己儿子的诵读,曹操神情微不可查的变了变,微微睁开一丝缝隙的双目中慢慢泛起了回忆。
“华佗,华元化……”
寶寶媽咪我要了
这是一个让曹操再熟悉不过的名字,也是正因为有华佗的那段时间,折磨了他大半辈子的头疼毛病才得以缓解。
名門婚寵
可以说华佗在的时候,曹操是最舒服的时候,哪怕再怎么思虑也不用太过于担心头疼的发作。
然而谁曾想荆州一战之后,曹操输的是狼狈不堪,被孙刘两家联手打的逃窜,甚至于华佗都丢了。
后来他知晓华佗在刘备手里后,也曾经着人交涉接触过。
但实际上曹操心里也明白,这所谓的交涉也就是个意思形式而已,纵使他是真心想要把华佗换回来,可只要刘备不傻就基本上没可能。
事实上也果然不出他所料,华佗这一去是再也没有回到过中原,曹操的头风病也就这样重新变成了他为之烦恼的问题。
纵使现在垂垂老矣已经是不太在乎了,可那种疼起来让人难以忍受的感觉,却也是曹操不愿意在经历的。
但归根结底,华佗的离开实际上曹操是早有预料,心下多少也没有太大的意外。
从当初华佗建议他开颅取出风涎之后,曹操心里实际上就已经隐隐开始排斥华佗的存在,自是因为他多疑的性格所致。
但现在老了老了,一想到华佗的性格,那个面对哪怕再令人作呕的病人也面不改色的老家伙,一生都在以救人为己任,连只鸡都没有杀过,又怎么可能会有意要自己的命呢!
会想一下自己当初听到开颅时候得震惊,曹操不自觉的笑了一声。
“准了吧……”
兼職涼夫 蜜果子
说罢,曹操便摆了摆手,回想起当年一些事情,他这个老人家现在需要静一静了。
漢獻帝新傳
“那儿臣就不打扰父王了。”
曹丕说着恭敬告退,史官亦是躬身屏退不见。
至于刘禅在竹简上要求的事情,既然魏王都点头了,曹丕还有什么反对的意见。
虽然这是曹操看在华佗的面子上,也是想到了当年一些往事有感于此。
但左右不过是一些衣甲旗帜而已,难道这还能算得上是资敌不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