供應商訴請華晨汽車破產 下一步國資出手重整?

(原標題:供應商訴請華晨汽車破產 下一步國資出手重整?)

在陷入債務危機後,華晨汽車集團被申請破產重組。

近日,全國企業破產重整案件信息網公佈,格致汽車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向遼寧省瀋陽市中級人民法院申請對華晨汽車集團控股有限公司重整,案件編號(2020)遼01破申27號。公開資料顯示,格致汽車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是一家汽車衝壓模具研產商,從事汽車衝壓模具的設計、研發、製造及銷售,主要爲全球範圍內的汽車整車廠及零部件製造商提供汽車衝壓模具的定製化服務。

此前有消息稱,遼寧省政府已與金融監管部門就華晨集團重整進行溝通,不過尚無明確重整方案,相關事宜仍在討論中,因此仍有變數。對於是否會破產重組,華晨汽車集團方面尚未迴應。華晨汽車集團一名員工今日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尚不知情,工作未受到影響,一直在上班。”

傳祺GS8雙十一限時免息低首付政策

華晨汽車集團是隸屬於遼寧省國資委的重點國有企業,旗下擁有4家上市公司,分別是華晨中國(01114.HK)、金盃汽車股份有限公司(600609.SH)、上海申華控股股份有限公司(600653.SH)和新晨中國動力控股有限公司(01148.HK)。


要不要許個願?獅子座流星雨17日光臨地球

“華晨汽車集團被申請破產重組,導火索是債務違約,這是一系列的連鎖反應。華晨汽車集團的負債很多,而從華晨汽車集團財務報表來看,現在很難去還債。另一方面,作爲省市地方重點企業,遼寧省不會不管,但也不會替其承擔所有債務。所以華晨汽車集團不至於破產清算,下一步很可能會進行重整。”全聯車商投資管理有限公司總裁曹鶴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

早在今年8月份,華晨汽車集團旗下多隻存續債券就出現暴跌。今年10月份,華晨汽車集團因未能如期兌付規模爲10億元的私募債再次陷入輿論漩渦。廣發證券發展研究中心數據顯示,截至2020年10月23日,華晨汽車集團未償債券共14只,債券餘額合計172億元。

NBA裁判:當年在背後賭球很正常 誰先吹T誰贏60美元

華晨汽車集團曾在商用車市場風靡一時,隨後又進軍乘用車市場,之後的2003年與寶馬集團聯姻成立華晨寶馬,由此華晨汽車開始了依託合資品牌利潤過活的時光。而由於產品競爭力、研發能力弱、公司戰略失誤等多方面的原因,華晨汽車集團逐步走向了下坡路。自主研發能力孱弱,逐步陷入發展困境,華晨汽車集團的話語權也越來越弱。隨着汽車產業股比政策的放開,華晨在與寶馬的合作中,最終達成了2022年前寶馬將從華晨收購華晨寶馬25%的股權的協議,屆時寶馬和華晨分別持有華晨寶馬75%和25%的股份。

目前,華晨汽車集團自主汽車業務表現較爲疲軟。華晨汽車集團的自主品牌整車業務中包括“華晨中華”、“華頌”、“華晨金盃”等產品。乘聯會發布的數據顯示,今年上半年華晨中華累計銷量3186輛,平均月銷量僅500輛左右。“華頌”系列產品沒有了聲量,而金盃系產品2019年銷量不足2萬輛。華晨中國發布的財報顯示,今年上半年,華晨中國營收達14.5億元,同比下降23.85%,淨利潤爲40.45億元,同比增長25.24%。如果去掉從華晨寶馬得到的利潤分成,華晨中國總體虧損達3.4億元。

在廣發證券固收分析師劉鬱看來,華晨汽車集團違約的原因主要在於自主品牌盈利弱,盈利嚴重依賴華晨寶馬,而即將剝離華晨寶馬對公司再融資能力產生衝擊。華晨汽車集團是控股型公司,母弱子強。由於承擔較高的財務槓桿,以及自身經營的“中華”品牌轎車銷售欠佳、盈利能力較弱,2015年以來母公司報表淨資產爲負,且缺口不斷擴大。劉鬱分析,華晨汽車集團違約屬於典型的一類國企違約事件,剝離了華晨寶馬之後,華晨汽車集團自主品牌盈利能力弱且資產質量較差,政府放棄了救援,最後資金鍊斷裂導致違約。而華晨汽車集團違約之後,可能與債權人協商展期,也可能面臨重整。以東北特鋼和沈機股份重整爲例,通常採用現金清償和債轉股方式,並且對金融債權和非金融債權採用差異性方案。

今年以來,華晨汽車集團已多次拋售股份,以緩解資金壓力。今年5月份,華晨汽車集團與遼寧省交通建設投資集團有限責任公司及其附屬公司遼寧交通投資有限責任公司(下稱“遼寧交投”)簽訂戰略投資協議,將以0.01美元/股出售2.00億股華晨中國股權給遼寧交投,佔華晨中國股本的3.96%。7月9日,華晨汽車集團與遼寧交投訂立一份戰略投資協議,向其出售公司4億股股份,約佔該公司已發行股本總數的7.93%。

“在出現債務違約後,華晨汽車集團應該是先與債權人進行協商,但債權人不會有太大的退步。所以下一步,華晨汽車集團很可能以遼寧交投爲主體進行重整。”曹鶴對記者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