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返2008年
小說推薦重返2008年
王雪发现,李达真是一个让她猜不透的男人。
每当她以为自己知道了结果,李达就告诉她,你错了。
就像现在,她以为李达的选择是拒绝她,却没想到,李达竟然叫她主动一点。
这意思是……
只要她主动,两人就会有故事么?
她脑子一片混乱,但看着李达鼓励的眼神,王雪忽然站起了身。
李达:“?”
李达睿智的眼神中忽然出现了短暂的迷茫。
嗯?
这是要干嘛?
王雪走到他的身边,低头亲了他一口。
“你说的主动,是这样子吗?”
李达:“……”
王雪也是他猜不透的女孩子。
明明还怂的像是不会说话似的,现在却忽然攻气十足。
“下属不可以啵上司嘴的。”
總裁老公要二胎
李达看着面色红润的王雪,随手拿起一块纸巾,替她擦了擦嘴,道:“吃饱了吧,咱们继续回去工作吧。”
婚婚欲寵:甜妻乖乖快入懷 月下一點紅
“嗯。”
王雪乖乖地应了一声,任由李达擦拭着她的嘴角,她呆呆的看着李达,眼里满是欢喜。
嘴上说要她主动,实际上李达也够主动了啊!
结账的时候,王雪也像是小媳妇一样,乖巧地站在李达的身边,等他结了账,又跟着李达走出去。
这怂怂的样子,像极了学生时代跟人谈恋爱的小姑娘,又想要和喜欢的人在一起,又怕被人看到。
“走吧,今天晚上的工作还挺多。”
二婚也瘋狂 淡雅如瘋
李达随意地甩了甩右手。
王雪见状,立刻解读了起来。
为什么他要甩两下?
对了,他肯定是在暗示我!
王雪虽然害羞,但听了李达刚才说的,还是一咬牙,过去抱住了李达的胳膊。
李达:“??”
呃,雪姐,咱是不是太主动了?
呆会还要回公司的,你确定这样子让别人看到了没问题么?
李达甩手,真的只是随便甩甩的,他也工作一天了ꓹ 手有点酸,动一动舒服一些。
现在被王雪抱住ꓹ 李达也不好抽身,之后由着她了。
王雪便得寸进尺,也是因而害羞ꓹ 进了电梯之后,她就把脑袋靠在了李达的胳膊上。
她现在也慌得很ꓹ 要是遇到同事了,她肯定会马上松开ꓹ 就像碰到班主任一样。
到了公司ꓹ 她才放开李达。
“你也在办公室里吧,不用呆外面,有事我也好叫你。”
“哦。”
王雪很听话地坐在了李达的办公室,平时唐悠悠用的工位,现在就给她用了。
不过,她现在可无心工作,脑子里始终在想着李达的那句话。
要主动一点。
她刚才应该够主动了吧?
但是李达好像没什么反应。
那亲也亲了一下ꓹ 手也拉了,接下来……
王雪的心跳又加快了。
李达没有注意她在想什么ꓹ 工作时间ꓹ 李达在处理工作ꓹ 毕竟他现在是老板了ꓹ 老板加班真不是做样子,而是有事情要做。
不过ꓹ 他也就是加班到八点而已ꓹ 事情还没做完ꓹ 但他还是决定要回家了。
叫上王雪,两人一起下了地下车库。
李达和王雪相处ꓹ 也没有什么不同,他其实也没有真的让王雪一个人主动,下了电梯之后,就是他主动牵的王雪的手。
李达的手很热乎,热到王雪觉得自己的心都快化了。
走路的时候,时不时会低头看一下两人牵在一起的手,然后傻笑一下。
“别傻乐了,你车停哪了?”
“呃,那边。”
王雪有些不好意思,指了个方向,两人一起走过去。
忽然,在安静的地下室,两人听到了一阵奇怪的声音。
“嗯?”
李达也很好奇地去找声音传来的方向,一看,哦豁,一辆黑色的奥迪车在晃动,车窗还是开着的,李达看到一些白花花的东西了。
妈耶,还真有人在地下车库玩这么刺激的?
不是,你好歹关一下窗户啊!
王雪跟着李达一样,也瞟了一眼,李达赶紧捂住了她的眼睛。
“好了别看,我们走我们的。”
穿越貧家藥女 纖小小
“噢。”
王雪也看到了,她害羞地跟着李达,加快脚步离开了那辆奥迪。
快走到王雪的车了,李达才忍不住吐槽道:“车震难道就那么刺激么?看那人开得起奥迪,不至于开房的钱没有吧。”
王雪:“……”
他是不是又在暗示我?
“可能,是比较刺激吧。”
王雪说着,上车坐上了驾驶位,李达则是坐在了副驾驶,听着王雪的回答,便道:“还是城里人会玩。”
王雪:“……”
总觉得李达这话说得,似乎有点羡慕的样子。
也就是说,李达其实也想在车上玩么?
王雪忽然纠结起来,她倒是很乐于和李达做一些爱做的事情,但她心里却希望那样的事情能更浪漫一点,而不是只是脱了衣服就乱来。
可是……
李达都那么暗示她主动了……
既然他想要的话,那就听他的吧!
王雪脸一红,把车窗摇了上来。
李达也没多想,觉得王雪可能是要开空调了,然而,下一秒,王雪却是开始往他这边翻。
李达一脸懵逼,你干嘛这是?
然后,王雪坐在了她的身上,摸索到座位的开关,啪的一下,把座位放倒了。
李达:“……”
王雪原来这么饥渴的吗?
在路上受到了刺激,这就想要和他那个了?
此时,王雪已经坐在了李达的身上,她羞答答地看着李达,道:“这样已经可以了吧?”
她已经不是生日那天的状态了,现在没有别的刺激,做到这一步,她羞耻心都已经爆炸了,现在她希望李达能动一下,不要总是她一个人动。
李达又误解了,以为王雪是问他可不可以。
可以倒是可以,但咱们这不才刚开始么?
感觉其实还是有一点的,李达也承认,当王雪不再掩饰对他的情意,连看他的时候,李达都能从她的眼里,读出对自己的爱意。
他真的有点顶不住这种眼神。
只是,这也太快了吧!
極限微操
咱们吃饭的时候才算是真的聊开,到现在,也不过过去了两个小时而已。
但李达又想到了一句话,女人是三十如狼,四十如虎。
大概……
她真的是比较饥渴吧。
李达并不排斥这一点,有些人身体有需求,那也没办法。
只要自尊自爱,不乱来,就没有什么值得被笑话的。
王雪要是知道李达这样想她,怕不是想原地造个洞钻进去。
太羞耻了!
“我们去酒店吧。”
李达搂住王雪的腰,因为他要拒绝王雪,不想让她难过的话,就还是要安抚一下。
“这里人来人往,呆会要是被同事看到了,传出去影响不好。”
王雪忽然明白过来,她好像过度解读了。
李达刚才压根就没有那个意思,只是,现在却约了去酒店……
王雪只觉得羞耻心要炸了。
李达只是随便地虽说一下,她就做出了这种事,李达肯定会误会的吧!
她害羞地捂住了脸,李达也发现她太害羞了,知道她是间歇性鼓足勇气,就像之前在餐厅亲他脸一下,现在估计也差不多。
“你再这样坐在我身上,我可要受不了了。”
李达知道王雪不好意思,故意黑了自己一句,也让王雪不好意思再坐在他身上了,王雪慌张地爬回了驾驶位,李达还提醒道:“稳一点,别把油门当刹车了。”
王雪:“……”
她有那么不淡定吗?
发车,起步,撞。
嗯,很好。
好在她只是在墙上刮了一下,没碰别人的车。
问题不大,继续走。
王雪其实是一个稳健的老司机,但当她慌起来,就成了女司机。
“你害怕吗?”
李达觉得王雪好像特别慌张。
“没有。”
王雪其实很紧张,但她知道,机不可失,失不再来。
她不想再错过了。
“那就好,我其实挺紧张的。”
李达淡然地说着自己很紧张,王雪慌张地说着自己一点不慌。
这也算是很有趣了。
找到附近的一个酒店,只花了几分钟,王雪将车停好了,两人牵手下车。到了前台,才发现,哦,没带身份证。
身份证放家里了,现在回去拿也不合适。
王雪松了口气,但又有些失望。
李达没有看到她松气的那一秒,却看到了她的失望。
啊这……
总觉得和王雪在一起后,以后他的腰可能会比较有压力。
“走吧,去我那边。”
王雪:“……”
看来,今晚这一仗,是必须要打的了。
“噢。”
王雪羞臊地应了一声,又开车载着李达回他的租房那边。
可能是运气不好,这大晚上的,路上居然开始堵车了。
原本半个小时的路程,这一堵堵了一个小时。
他们回到家都酒店半了。
把车停在楼下,两人一起上了楼,王雪的步伐也越来越小。
有时候,目的越明确,气氛越尴尬。
两人这明显就是奔着要打一架的结局来的,就显得很奇怪,而如果是水到渠成的,聊着聊着,然后亲一下,接着就慢慢地开始,那样显然气氛更好。
王雪心里在想着这些奇奇怪怪的东西,李达却是忽然想到,这里可没有王雪换洗的衣服。
外套什么的无所谓,内衣就没办法了。
还是明天让王雪先回家换衣服吧。
今天就只能将就一下了。
“你没怎么来过我这里吧,先随便坐坐。”
“嗯。”
王雪有些拘谨地坐在了沙发上。
李达则是去找了一件自己的衣服和宽松的沙滩裤出来,道:“呆会洗了澡穿我这个吧,内衣就先别洗了,明天早上先回去换衣服。”
“好。”
宋末商賈 海紅鯨
王雪接过衣服,不禁在心里暗暗感叹,李达这也太直入主题了吧!
“那我先去洗澡了。”
“嗯,去吧。”
李达看着王雪走进浴室,水声响起,他的心情也有些复杂。
鬼吹燈傳說
这不在他的计算之内……
原本,他觉得应该是两人相处一段时间之后,再来做这种事情,但中途产生了一些意外,就变成这样了。
但会要怎么开始啊?
直接抱起王雪就那样的话,似乎太粗暴了,也没情调。
李达叹了口气,走到了阳台。
这里楼不够高,没什么好看的风景。
他也只是打开窗户,瞅一眼。
忽然,他发现萧晓家的灯还亮着。
虽然和萧晓已经减少了往来,但他也至于连萧晓住哪里都不知道。
这会儿都已经暑假了,萧晓还没回去么?
还是家里进了贼?
李达想了想,给萧晓发了条短信。
他已经和萧晓撇的够清楚了,但也不至于人家家里有些反常,他都要当作没看到。
没过多久,萧晓回复了消息。
“我已经回家了,不过,苏晴留在了那边。你给我发短信了,我很开心。”
李达:“……”
就是她太直来直去了,李达才不敢和她联系。
但看着短信,李达心情也有些沉重。
人啊,注定没有办法对得起所有的期望,总有一些人要辜负。
因为辜负那个人,正是其他人的期望。
只愿萧晓可以从失恋中走出来,不要再迷恋他了。
没有再回复萧晓的消息,李达把手机收起,视线还是落在萧晓的家,但心思已经飘远了。
过了一会,等熄灭了。
李达也回过神来,走进了屋子里。
王雪正好洗了澡出来,她穿着李达的沙滩裤,很宽松,但并不合适。
穿着至少是没什么美感。
但李达想到真空这个词,莫名有些兴奋。
“那个,我洗完了,你去洗吧。”
王雪羞涩地说着,然后回到房间去了,李达也匆匆去洗了个澡,他洗的冷水,洗完之后,脑子也清醒了许多。
那些复杂的情绪,都随水冲走了。
卧室里,王雪正不安地坐在床边,一动不动。
“你这样子,我应该再给你准备个红盖头的。”
“?”
王雪有些疑惑,李达便接着解释道:“你看你多像古代那种新婚之夜的小媳妇,乖乖的坐着一动不动。”
王雪害羞地低下了头。
确实是有点像,而且,今晚不就是要洞房了么?
終極盆栽 一起數月亮
李达坐在了她得身边,两人隔得这么近,李达感觉到王雪的呼吸都急促了许多。
“害怕么?”
李达又问了一次。
“有一点。”
这次王雪说实话了。
“害怕怎么不躲开?”
李达觉得调戏一下王雪也挺好的,毕竟她以前那么威严满满的样子,现在成了娇羞小媳妇,这反差萌格外可爱。
王雪别过了头,弱弱地道:“这裤子材质粗糙,躲的话会不舒服。”
这是甩锅给裤子了。
王雪也只是随便想了个理由,然而,李达看了一眼沙滩裤,道:“那既然这样,干脆就脱了吧?”
王雪:???!!!
【重要内容: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