諜海王牌
小說推薦諜海王牌
唐阔接着对自己的爱人,说道:“另外,咱们不是得为了糖糖着想吗。对吧!”
经过唐阔的劝导,范克勤在最后的诉说,唐夫人接受了现实。如此,范克勤将她堵嘴的毛巾和绳子,也拉了下来,挂在脖子上。说道:“两位的女儿,是叫糖糖吧。我暂时先不把糖糖的,堵在嘴上的毛巾取下了。一会,等糖糖醒了,两位还请将事情告诉给糖糖,让她情绪稳定下来。然后我在酌情取下她的毛巾。”
到了大约早上六点,华章起来,将范克勤换了下来。后者将事情交代了一下,由华章接手,自己则是再一次的来到了阁楼上面。
趴在帆布上,范克勤拿过望远镜,往窗口外面望去。话说咱们中国的建筑,无论是古代的衙门口,还是近现代的一些事企业机关的单位,都讲究个坐北朝南。事实上古今中外都这样,主要就是向阳罢了。北面是全天都没有太阳的,所以其实这个事,不管是中国,还是外国,肯定是没有故意把南面封上,单单要向北面开窗户开门的。
伪满洲国的国务院大厦,自然也是如此,正面朝着南侧。既然范克勤此时在十四号的窗口,能够看见伪满的国务院大厦,这个气窗自然是朝着北面的。虽然现在伪满的国务院大厦看在望远镜里,有点打斜。
六点来钟,尤其是过年前后,在东北的白天是比较短的。是以六点钟天光还没太放亮呢。但肯定是都能够看得清楚了。
范克勤这面是背阴的,根本不用担心出现那种,镜片反光被发现的情况。大大方方的观察就可以。就看街面上的行人已经出来了,尤其是做生意的一些人。那都是要三四点钟起来的。而伪满的国务院大厦附近,扫街的清洁工,正在进行着收尾工作ꓹ 好几辆马拉的垃圾车正在将一桶桶的垃圾往后面的车厢里倒。
大厦正面的大楼梯上面,正门的两侧ꓹ 站着伪满的卫兵。范克勤把视线转移到了侧面,也就是自己看的左门,这个门是有个门廊的ꓹ 但依旧能够看到,侧门的门口同样各分左右站着两名士兵。
现在还太早ꓹ 看不到什么有效的信息。不过范克勤却很有耐心,一直在观察着。当然ꓹ 他不是一直在看伪满的国务院大楼ꓹ 包括大楼周边的街道,前面的广场等等,都在他的观察范围之内。
等到了大概七点来钟,街面上的行人明显变多了起来。尤其是王展元之前通报给华章的,在广场摆摊,实则是伪满特务观察点的几个地方,已经出来了。
纏情逐愛 處子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ꓹ 华章的声音传了过来,道:“哥ꓹ 糖糖醒了ꓹ 已经被唐先生和唐夫人劝好了。”
范克勤放下了望远镜ꓹ 转身下了阁楼。和在木梯下面等着的华章ꓹ 再次来到了卧室当中。
果然,那个小姑娘已经醒了ꓹ 情绪上还是有些紧张ꓹ 但已经基本上控制住了。唐阔和他的夫人ꓹ 依旧在宽慰她。见到范克勤这个男人进来,面上再次加了几分惧意。可能是之前华章本身就是个女的ꓹ 她感觉还能好点。
邪魅惡少狠狠愛 空蟬浮舟
见此,范克勤说道:“糖糖醒了?别害怕,我们不会伤害你们的。”跟着转向了唐阔,道:“唐先生,时间差不多了,我现在帮你把绳子解开。然后,按照计划,你可以出去给你们店里打电话请假了。”
“好,好。”唐阔答应两句,转头看向了妻子和糖糖,说道:“别害怕啊,爸爸刚刚跟你说了,现在出门给单位打电话请假,一会就回来啊。”
不要以为孩子就什么都不懂,除了那些父母宠上天的孩子以外,但凡正常长大的,其实几岁就已经懂不少事了。虽然可能还有些幼稚,但基本的分辨能力,和行为的逻辑能力,绝对已经建立好了。
花心總裁不守信 懸崖上的百合
比如说,在学校被一些小霸王欺负的时候,明知道在打不过的情况下,让自己装成挨了一下打,其实不太疼,但也装成龇牙咧嘴,非常疼痛的样子。因为他们真的知道,只有这样,才能让周围的人同情自己。或者是让小霸王不太敢继续下更重的手,把自己打坏。都是本校的同学,就算是欺负人,也不可能真的就要人命。差不多就得了,还真的要卸掉一条胳膊腿的啊?这些,其实他们都明白的。
当然,这种软弱,可能会助涨小霸王更加嚣张的气焰,虽然不会真的要你命,但他可能会长期的欺负你。这些道理,他们其实也是懂得。所以说,千万不要以为孩子小,什么都不懂。他们真的懂,只是有时候,孩子也会伪装,他们会在家人面前故意保持一种行为模式,从而让大人以为自己不懂。实际上,这时候,大人已经被小孩子骗了。
看范克勤将他父亲的绑绳解开,要带离这间房子的时候。小女孩,鼻子发出一声呜咽,好似是要哭的样子。实际上,范克勤明白,这是她再用自己的方式,保护自己的父亲。
呆萌甜心:遇見高冷校草 奶泡汁兒
九鼎尊龍
于是范克勤看了她一眼,道:“糖糖很聪明,但聪明的孩子应该更加懂事一些。我保证,你父亲一会就会回来。你也不能真的大声哭泣。否则,反而会害了你的父母,明白了吗?”
说着,不再理会这个小姑娘,转头对华章道:“嗯,跟唐先生去打完电话,早点回来吃个早饭。”
“好。”华章说罢,手上已经把唐阔的绑绳松了开来。唐阔不敢造次,毕竟家人是他最在意的。甚至还潜意识的,尽可能得将自己的双手,不大幅度的动作,以免引起范克勤和华章的误会。
穿戴好了后,华章和唐阔直接出了门。范克勤则是坐在椅子上,也不说话,单手拎着枪,静静的抽着烟。
却说华章和唐阔出了门,唐阔在前,华章在后。往南侧走了一段,来到了一家挂着“公共电话”小木板的小店门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