蘭若仙緣
小說推薦蘭若仙緣
“一点尘埃,不足以称之为伤。”华源一笑。
朋友来了有美酒,三人痛快畅饮。
无生问起华源因何而受伤,华源说自己碰到了鬼物,还不是一般的鬼物,乃是从阴司之中逃出来的鬼物。
阴司?无生听后放下了酒碗。
“黑棺!”这两个字脱口而出。
“的确是和黑棺有关,王兄怎么知道,难不成也遇到过?”
“是遇到过,而且不止一次。”无生道。“这一次阴司出了大乱子,有几十具黑棺被从阴司之中送了到了人间不同的地方。”
“几十具?”华源听后面色也变得凝重起来。
“他们想做什么啊?阴司之中出了什么问题?”
“来,喝酒。”叶知秋端起碗来。
巫域 若花燃燃
“阴司乱了与我们何干?”
“哎,知秋,你这么说可就错了,阴司掌控着六道轮回,阴司若是乱了,人间也会乱的。”华源道。
“最近这天下可真是够乱的啊!”
华源与那青龙将军吵了一架之后便离开了青衣军的大本营,这些天来四处走走,算是散心,可是所过之地却没见一个地方是祥和安宁的,风雪连绵,天寒地冻,匪患猖獗,民不聊生。一点没有太平盛世的样子,反倒是有乱世的征兆,不,应该说就是乱世。
“京城之中的皇帝,实在是昏聩,大好的江山被他治理成这个样子!”华源将酒碗往桌子上一掷。
終極昏君道 郁家老頭
“那皇帝老儿一心想要成长生不老的神仙,哪有心思治理国家啊?”叶知秋听后不屑道。
“听将军说,他连自己儿子都准备祸害了!”
“不是准备,是已经,康王已经去世了。”无生道。
“噢?!”叶知秋听后眼睛瞪得大大的。
“还真是,毫无人性啊!”他愣了好一会方才感慨道。
“他为到了长生,真是什么都肯做啊!”
“我这次来,就是想看看华兄。”无生端起酒碗被华源碰了一下子,然后一饮而尽。
“我观你眉宇之间似乎还有些担忧,可是为了黑棺的额事情?”
“也不单单是黑棺,我前一段时间还在临安城待过一段时间……”
无生将自己最近这段时间所经历的事情和这位没见过几次面ꓹ 却早已经将对方当成了跟朋友的大概说了一遍。
天下是越来越乱,天地之间的戾气越来越重ꓹ 这是他担心的地方,也是华源这般心中还有正道还有天下苍生的修士所担心的。
“修行之人本该清心寡欲,视名利如过眼云烟ꓹ 但是却有太多的人这一辈子都逃不了这两个字的束缚。”华源叹了口气。
咕咚,咕咚ꓹ 叶知秋又喝了一大碗酒,然后盯着无生和华源。
市井人家
“王兄ꓹ 军师ꓹ 你们两个人,慈悲心肠,心忧天下百姓,军师你说帮助将军成就大业之后就功成身退,找一个风景如画的地方做一个逍遥闲人,你们既不图名,又不图利ꓹ 图什么?忧国忧民能让你们修行大增,能让你们长生不老ꓹ 能让你们……呃ꓹ 我喝多了!”他说着说着打了个酒嗝ꓹ 摆摆手。
华源和无生听后皆是一笑。
“我正好也闲着无事ꓹ 和你一起查查那黑棺的事情,如何?”
“你们青衣军那边?”无生试探着问了一句ꓹ 就看到华源的脸色有些变化。
“那边的事情暂且放一放吧。”华源沉吟了片刻之后道。
他在青衣军呆了数年ꓹ 说是对青衣军没有感情那绝对是假话ꓹ 但是近来一段时间青龙将军的所作所为实在是让他失望的很,而且他们两个人在不久之前的那番争吵着实让他有些伤心。
“好ꓹ 出了我们之外,我还联系另外的人一起调查这件事情。”无生道、
“还有谁啊?”
“太仓书院叶琼楼,太和山曲东来。”无生说了这两个人的名字。
“夫子的亲传弟子,天静道人的高徒,王兄你认识的人还真不一般呢!”
“现在又多了一位青衣军师,华兄。”
哈哈哈,两个人爽朗一笑。
一旁的叶知秋听吧嗒吧嗒嘴,觉得这酒似乎少了几分滋味。
“你们先聊着,我再去弄几坛子酒来。”叶知秋说着话站起来,走了出去。
“叶兄有心事?”无生望着叶知秋的背影轻声道。
“他?嗯。”华源点点头。
“我与叶琼楼和曲东来选好了一个地方,作为我们定期会面地点,就在玉屏山中。”无生将他们选好的地方也和华源说了。
“玉屏山,是个风就不错的地方。”华源听后道,那个地方他曾经去过。
这两个人还在饮酒,突然叶知秋急匆匆的跑了进来。
“外面是事情发生。”
三个人来到了屋子外面,叶知秋伸手一直,两个人顺着他指的方向望去,只见这座城池的上空突然有一团乌云飘过,无生运法望去,看到了一片妖气。
“是妖怪!”
“去看看?”
“好。”
无生和华源运起神通就要跟过去。
“哎等等,酒还没喝完呢。”叶知秋拦住两个人。
“回来再喝。”
“回来饭菜就凉了。”
“凉了还可在热。”华源笑着道。
“哎,走了,走了!”
農家小寡婦 木桂
“你也去?”
毒步天下之少年妖妃 落星辰
“笑话,我为什么不去,说不定还能得到什么好处呢。”叶知秋眼睛一瞪。
“走,一起去。”无生和华源修为高深,拔地而起,瞬间远去,叶知秋修为稍稍差了一些,念动法术,御风而起,跟在那两个人身后。
那朵乌云飘过了这座城池,并未听后,而是去了城外的一座山中,落了下去。从乌云之中走出来两个男子,一个高高瘦瘦的,一个中等身材,两个人都穿着灰色的衣服。
“真不明白,大王为什么要派我们两个来。”
“这是大王对我们的信任!”
“我听说九幽教的人可不是什么善类,他们擅长摄人魂魄,使用的是邪门狠毒的术法。”
“我们是妖怪。”
“妖怪也是有魂魄有元神的,只是与人略有不同罢了!”
这两个人在林间的对话都被躲在暗处无生他们听到。
九幽教,在这里又听到了这个名字。对于那些邪恶之人,无生是非常的厌恶,不单单是他,在他身旁的那两位也是如此这般想法。
他们等在暗处大概一炷香的功夫,一道黑气从远处飘来,落下来一个身穿黑袍之人,黑袍之上还绣着血色的罗刹,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
“东西带来了?”九幽教的邪修黑袍之下发出沙哑的声音。
“我们要的东西呢?”
这是九幽教的人在和这些妖怪做交易,无生见状心道。
双方同时拿出了各自的东西,两个盒子,不知道里面装着什么。
“让你们找的东西有消息了吗?”
“还没有消息。”
简单几句话,两方交易结束之后便各自离开了。
无生指了指那九幽教之人离开的方向,指了指自己,华源点点头。
而后,无生一步腾空而起,跟在那九幽教之人的身后,华源则是和叶知秋跟着那两个妖怪而去。
无生一路跟着那九幽教之人来到了一处山中,进了一个山洞里面。里面还有其他的人。
“东西带回来?”
“带回来了。”
从洞外回来的那个九幽教的修士拿出那个盒子打开,只见里面乃是晶莹如玉的宝石,成青色,隐隐有些发黑。等在山洞之中的那个修士伸手取出来仔细的看了看。
“不错,的确是飞僵之骨炼化而成。”那修士点点头。
“师兄,有了这个宝物,我们计划就会顺利多了。”
“嗯,这一次师弟立了大功,我一定如实向上汇报。”
“这是我应该做的,也没想到,区区一伙妖怪居然会有这等稀罕的东西,算是巧合。”
“这血尸已经以秘法炼制了数年,加上这块飞僵的炼化骨,七七四十九天之后,他就可以出关了的,到时候非但是不惧阳光,一般的神通法术也奈何不了他,而且行动如飞,对阴气也十分的敏感,既可以为我们寻找黑棺,也可以对付那些一直在追我们的苍蝇!”
血尸?
无生想了想,
唵,
突然一声大吼,梵音在这山洞之中回响,震得整座山洞都震颤不止,那两个九幽教的修士一下子被震得头脑发昏,险些昏死过去。
无生只是一步便来到两人身前,一掌降魔,一个邪修被他一掌拍死,而后一指,另外一个身上破开一个大洞,也倒在地上,不过还剩下一口气。
“你是何人?”那人回过神来之后惊讶的望着无生,他的头现在还是疼的厉害。
“你们准备在这里谋划什么?”
那邪修低头作沉思模样,突然抬头,身上飞起一团血光直奔无生,被他一掌打散。
“雕虫小技就不要拿出来献丑了。”
无生抬手虚空一抓,手指慢慢的用力,那修士的身体就仿佛是被什么的在挤压,身体在收紧,他听到自己的骨头发出的响声。
無限超復雜空間
“说,我说,我说!”那邪修忍不住求饶。
瘋狂基地
无生却没有放松,继续收紧,这些邪修一个个的鬼心眼多的很,哪有这么容易就说的。
那修士惨叫了一声,张口一道黑光从中飞出,直奔无生的门面。
兔謀不軌
三王爭寵:鳳誘傾城 黃瓜妹妹
无生一指将其弹开,那黑光旋转这飞到一旁的石壁之中,一下子刺了进去,发出一阵黑烟,那是一把黑色的短剑。
“腹中藏剑,很有想法。”
无生手指离着他的头颅不到两尺远的距离。
“我说,我说,我真的说!”这一次这个邪修感觉到了死亡的威胁,他是真的怕了。
“晚了,我不想听了!”
那邪修的头颅应声而碎,元神也一并被无生毁掉。
这等人嘴里又有几句实话呢?
这两个邪修死去,无生来到了山洞深处,他闻到了一股血腥的味道。
在山洞尽头有一个池子,靠近之后问道了一股浓烈的血腥味,因为这里面装的是血,一池子的鲜血。
无生伸手,手掌所对的地方血水被排开,分散向四周,血水之下显露出一具尸体,身上还穿和甲胄,似乎是一位武将。这应该就是刚才这个人口中所说的血尸了。
没有丝毫的犹豫他就要将这血尸直接毁掉,却不想突然发生了变化,那血水一下子沸腾起来,然后爆射而出,那血尸从血池之中一下子站了起来,睁开了眼睛,望着无生。
“睡醒了!”无生一笑。
那血尸突然张开大口,一股强大的吸力将无生朝它吸了过去。
佛剑出鞘,白金色长虹照亮了这个山洞,剑斩血尸,如刀切腐乳,将它一分为二,佛法化火,那坚硬的远胜钢铁的身体紧接着边燃烧了起来,很快就化为灰烬。
这经过数年炼制的血尸还未来得及施展他的本事就被无生如轻易的斩灭。
无生将那两个邪修的尸体一并烧掉了,免得在引起尸变,这两个人身上带着的如意袋里面都是些邪修的法器、材料,被他一并毁掉。
这两个邪修本身的修为并不高,更不要说无生所修的法门本身就对他们有着很强的克制作用,被无生有心算无心,死的不冤。他们刚才的对话却是透露出不少的信息,他们果然在搜寻黑棺!
九幽教和阴司这些逃出来的鬼物之间有关联。
无生离开这山洞之后又朝着刚刚华源他们离开的方向而去。
他行在半空之中,运用法眼,远远的看到一座山中,有妖气一片,浮在半空之中好似云烟一般。
无生一步而去,过去的时候,发现他们正在一座深山之中,与山中一群妖怪斗法,那为首的妖怪身形高壮,手持一把长枪,却被华源一把龙渊剑死死的压制住,其它的那些妖怪则和叶知秋斗的不亦乐乎。
无生拔剑来到阵中,剑光纵横,杀的那些妖怪一个个鬼哭狼嚎,很快就显出原型,却是一群山狼、狐妖。
那位为首得妖怪见识不好,长啸一声,狂风四起,飞沙走石,风沙眯眼,片刻之后,风沙停歇,只留下一地的尸首,那为首的妖怪已经不知去向。
一婚成癮:穆少寵妻日常 上官寶兒
“好厉害的妖风!”华源叹道。
“这妖怪是什么来路,华兄可曾探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