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唐求生
小說推薦初唐求生
柴绍叹了口气说道:“我知道王爷不放心上,但王爷你想想,如果都和沈阳的贸易,这海上来,海上去,一支船队带回来的是一个朝廷一年的税赋,你还看不到这海军的重要性?”
李孝恭说道:“每次都能这样赚钱么?不可能的,物以稀为贵,这象牙,玳瑁,砗磲,既不能吃,也不能喝,以后多了,自然不会值钱。”
柴绍敲敲栏杆说道:“我们都不知道外面的世界,上半年,沈阳王去了一次美洲,带回十数中作物,还有一些奇特的东西。
你见过一人能扛起一人合抱,一丈长的木头么?你是不是觉得,那人是大力士?可你想过那木头本来就很轻?”
李孝恭吃惊的看着柴绍,问道:“这样轻的木头能做什么?”
柴绍:“能做很多用场,比如做救生衣!暖壶!”
位面超級商人 田園將蕪
不就偷你一杯子 風琳兒
無敵小先知
李孝恭疑问道:“救生衣?暖壶?”
柴绍解释道:“救生衣就是我们坐船来的时候,看到那些水手,水兵穿的黄色的衣服,里面装的就是轻木,穿了救生衣,掉进海里,会浮起来。
暖壶就是新近市面市面上卖的水壶,我买了一个,里面是陶的,外面是轻木,刷上一层红漆,晚上睡觉前倒入开水,早上醒来水还是温的。
当然,不只水壶ꓹ 还有市面便携饭桶。早上热饭,热菜装进去ꓹ 到中午的时候,还是温的,这对在外面干活的人来说ꓹ 干完活能吃口热的,是非常写意的事情。”
李孝恭叹了口气说道:“如果双方对峙的时候ꓹ 有这东西,吃口热食物ꓹ 这战力会高上不少。也就是沈阳有这样ꓹ 那样的奇思妙想。”
重生之聖人都市傳道 洋火
柴绍点点头说道:“这样说来巡逻队!斥候队更好!看来要订一些回去,让他们试用一下。”
李孝恭:“也别试用了,订个5000吧!”
柴绍点点头说道:“好!赵郡王你有没有发现,我们对大唐外面的事情一无所知?”
李孝恭说道:“是啊!很多地方都是第一次听到!很多东西更是见所未见,闻所未闻。”
柴绍说道:“所以我们也要走出去,去看看。听说沈阳王又在准备出海了,规模更加的大。”
李孝恭:“你的意思是?”
柴绍说道:“我们需要人上船ꓹ 就是什么事情不做,也要上船ꓹ 到处去看看!”
李孝恭:“让谁去?他们接纳么?你还是我?”
求娶從妻 六月車厘子
李孝恭这样问ꓹ 根本就没有想过让副使们去ꓹ 或者下面的人去。也是ꓹ 见识这东西,只有自己去才能长ꓹ 听别人说ꓹ 毕竟差了不止一筹。
更何况ꓹ 听柴绍的意思是他想去,而自己何尝又不想去ꓹ 所以才有你还是我的疑问!
柴绍说道:“我想去,这次是千载难逢的机会!”
無限怪物訓練營
李孝恭看看柴绍,知道这人被平阳公主合离之后,日子并不好过,居然被副使当众指责。不过那个副使,不管他是不是宗亲,30军棍打的他哼哼唧唧,趴在床上没有十天半月不能下床。
想到这里说道:“我也想去,既然你想去,行吧,你随舰队去看看,我向沈阳王要求。不过,我有个要求!”
柴绍很爽快的说道:“王爷,有什么要求你说!”
李孝恭说道:“你既然上船了,好处自然不能让你一个人占了!我就给你一笔钱,你帮我带货,亏了算我倒霉,赚了,给我一半就好,怎么样?”
柴绍:“这只是举手之劳,实在算不算事情。更何况,是王爷让我去的,所以这分一半的事情就不要提了。”
李孝恭:“此事暂且不提,让不让我们上船还是一个问题。”
柴绍点点头,其实他是知道这次航行是环地球走一圈。他也知道舰队要经过美洲,肯定把平阳公主接回来。所以他一定要上舰队,再怎么样,也要看看孩子他娘。
柴绍不爱平阳公主么?越是像柴绍这样的男人,越爱的深沉。他们不会口花花,整天说:“宝贝我爱你,宝贝我想你!”
他们只会默默的付出,可是他哪里知道,女人哪个不爱甜言蜜语?哪个不喜欢所谓的浪漫?
世界像沉寂了下来,只有火车轮子过钢轨接缝时候,发出的有节奏的,咣当咣当的声音。
火车停稳的时候,两人下车,看到一副让他们终生难忘的情形。十多列火车在停在站台上,到处是都是蒸汽弥漫。
列车缓缓往前开,列车上面的类似漏斗的东西,往车厢上倒着铁矿石。
售樓帥哥:賣房不賣情 喜鵲
他们坐来的火车,专门为他们挂的车厢在他们下车的之后,就被人摘了下来,拖走了。一个火车头从另外过来,挂上火车,缓缓后退。
偌大的一个火车站,装卸着一天装卸着千万斤的矿石,却没有看到多少人,这着实让两人吃惊。
带他们的是工业部钢铁局的副局长王谦。他带着两人穿过铁路,来到一栋一层楼高,上面铺着一层原木,原木上满又铺着一层近两尺的泥土。
因为他们下车的时候,车站的工作人员就和王谦说,歪头山上已经升起黄旗,这是预备起爆的信号。到时候室外的人员一定要躲避,否则有被飞石砸到是要出人命的。
搞定失憶小皇帝
黄旗升起的10分钟内,歪头山的矿区就要起爆。这是在没有大电喇叭,和远程警报的时候,采用升旗这种方式是没有办法的办法。
“铛!铛!铛…”车站的警报也响,车站的人也纷纷躲避,他们也挤进这个小平房里。
李孝恭见各种人都挤进来,常年养尊处优的他,哪里受的了和这些浑身一股子汗味的平民百姓挤一个狭小的房间?他皱皱眉头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王谦知道李孝恭的忌讳说道:“这防炮房就几间,所以,王爷见谅。”
李孝恭:“防炮房?防火炮么?”
王谦把李孝恭拉到朝歪头山的窗户,指指黑褐色得歪头山说道说道:“过一会炸山,会有很多的是石头飞出来。怕砸到人,所以,建了这个防炮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