諸天普渡
小說推薦諸天普渡
洪辟念头神明陡然绽放神光,浩荡堂皇。
神光之中,有层层云烟涌动。
那老朽如狂龙般的双拳捣来,狂暴的拳意拳罡,将云烟激荡排开。
非你莫屬,總裁的心尖寵 泫星
却显露出一座巨大的断头台!
两根巨柱擎天,上雕种种奇古神兽。
一根根粗大的铁锁缠绕在两柱上,吊着一斩巨刃,在两柱间高悬,散发出凛冽杀意!
“斩龙台!”
“在我面前模仿蛟龙拳意?你找死!”
这原本是回梦仙经中的一式刀法。
并非如普通武夫所使的刀法,而是儒门刀法。
言辞如刀!
我的室友非人類 亡沙漏
春秋大义,其烈如刀。
三寸之舌,也能斩鬼诛神。
那魏文成正是以此刀法,斩了四海龙君。
梦斩龙君之后,此刀更有玄妙精进变化,对身具龙形、龙神之物,天生便克制。
洪辟取其精义,更将其精淬升华,玄奇奥妙之处,更加精深。
那老朽管家见得神光中显化的异象,已经是无比震惊。
这种手段,他还未曾见过。
甚至从未听闻,便是鬼仙也没有这等手段,能显化出这等几如实质般的奇景。
云间现出的断头台,更是令他心胆俱丧。
仅仅是那凝如实质的杀意,就让他不得动弹。
断头台上那铁锁,更是无端自动,朝他缠来。
瞬间便将他整个人缠住。
本以为是幻象所化,那冰冷的触感,凶煞的气息,令老朽管家心神震骇。
铁锁将他缠住,便朝那断头台下拖去。
不好!
老朽管家心中已惧,若是被那巨刃斩落,他便是不死,这双拳头也断然保不住。
“哈!”
老朽管家骤然吐气开声。
如同晴天之中打了一个响雷,震动武温侯府。
本已便得魁梧的身躯,再次猛然拔高。
周身罡风鼓荡,将一身衣物都尽数撑爆。
露出一件闪烁乌金光泽的僧衣,和双臂虬结如龙的筋肉,如同传说中的巨神,狂暴之极。
鼻窍猛吸,胸前高高鼓起。
便将方圆数丈内的空气都吸空。
若是洪辟不是神明念头,而是普通人的肉身,仅仅如此,便要窒息而死。
张口一吐ꓹ 院外便如同刮起了一阵飓风,吹得假山石鼓等物都尽数倒飞而起ꓹ 连栽种的绿植树木,也都被连根拔起。
那狂暴的血气冲天,竟将洪辟的神明念头都吹得摇晃了几下。
如同烈日临身ꓹ 炽热难当,更是如遭重压ꓹ 压得他升起难以呼吸的窒闷之感。
这是对灵魂的压迫!
哪怕洪辟念头神明,也仍是灵魂之物ꓹ 脱不开种种桎梏。
却也亏得他是一念成圣的神明ꓹ 若是道术阴神,未成鬼仙,仅仅是这血气一冲,立时就要魂飞魄散。
好厉害的老管家!
身边的老仆如此了得,那洪玄机果然不愧是大乾的镇国之基石。
只不过……
“武圣又如何?也难逃我斩龙台上走一遭!”
“给我跪下!”
仙路平凡 我有清風
洪辟猛然一喝,斩龙台上铁锁哗啦啦响动,缠住老管家往台上拖去。
狂爆如巨神般的身形也被缠得佝偻下来。
那乌金僧衣在铁锁如此巨力紧缠之下ꓹ 竟然也没有变形,更别说破碎。
显然是一件世间少见的宝衣。
“啊!”
老管家双臂猛地一挣ꓹ 竟挣开了铁锁捆缚ꓹ 左右同时往外一划ꓹ 如同拨动圆轮。
“生轮ꓹ 死轮,大小诸天!”
两道转轮虚影在他手上出现ꓹ 被他抓起ꓹ 握在拳中ꓹ 再次往前捣来。
轰隆隆的狂啸声响起,那是空气被他挤压得发出了厉啸。
“冥顽不灵!”
念头神明长须飘动ꓹ 刚正不阿之气凛冽如刀。
“斩龙台!”
“斩!”
“唰!”
铁锁哗啦啦急速滑动,巨大的刀刃从高高的巨柱之上骤然斩落。
“铛!”
“咚!”
一双肉拳,与一座念头神意所化的断头台相撞,竟发出金铁交击,钟鸣鼓震之声。
“噗!”
那老朽管家一口热血喷了出来,落到地上,冒起浓烟,把泥土都烧得焦黑。
念头神明显化出的斩龙台也在同一时间轰然破碎。
虚幻不清的身形也显露了出来,却是如烟雾一般几乎涣散。
却又在呼吸之间重新汇凝实。
“洪玄机的诸天生死轮?”
洪辟念头转动。
空中窥豹,可见一斑。
那洪玄机身旁一个老仆才得传了几分的诸天生死轮,已经如此不凡。
以不到巅峰武圣的境界,便能将他这可以媲美念生纯阳的雷劫鬼仙的念头神明,打得几乎溃散。
可以想见那洪玄机究竟有多厉害。
以他目前不过年余的修行境界,还是时日太短。
无论是念头神明,还是武道修为,恐怕都还远无法企及。
武温侯府非寻常之地,这一阵打斗,早已惊动府中兵甲。
其中竟大多是武师之境的百战老兵,还不乏先天武师。
一个个穿戴神兵宝甲,宝弓宝弩。
连弩雨箭齐下,血气如虹,别说武道高手,便是阴神也倾刻能杀伤。
洪辟扫了一眼渐成合围之势的侯府兵甲,余光又朝小院中瞥去。
他们这边打斗动静这般大,自然早就惊动了里面的洪易。
只是这小子还算精明,并没有跑出来看热闹。
一直躲在屋里,透过门缝看着。
洪辟心下微笑,便再次身融月色之中,如流光一般,无声无息地遁走。
“穷寇莫追!”
侯府甲兵还待追赶,却被那老朽管家拦阻。
因为他心知,自己冒死用出自己无法承受的诸天生死轮,虽勉强伤了那人,却也仅只如此。
若是逼得那人狂性大发,莫说这些追兵全都难逃厄运,恐怕侯府也会有危险。
如今侯爷统兵在外,府中最精锐之士也被带走。
年華荏苒,念你如初 花渡安然
能对付此人者根本没有。
若非近日,这玉京城中发生了大事,据说是有人在西山山谷绝壁之上,发现了无上宝经,蕴含无上武道,能使人成就人仙,引起诺大波澜。
侯爷将他派遣回玉京,吩咐他查清此事,回到府中坐镇,还不能发觉此人。
如此高人,除却侯爷外,府中已无人是其对手。
潜入侯府,也不知有何图谋,届时后果实不堪设想。
到底是何人?
玉京城中,何时来了个这么厉害的人物?
潜入侯府,又究竟是为何?
新圣出世,又冒出个来历莫测的高手,实是多事之秋。
必须尽快禀报侯爷……
“噗!”
老管家一瞬间闪过许多念头,牵动伤势,突然又喷出口热血,令府中卫士慌乱不已。
“吴管家!”
……
再说洪辟从甲士合围之中遁走,并未直接离了侯府,而是在府中绕来绕去,以防追兵追来。
至于会不会有人怀疑他与洪易有关,倒不必太过忧心。
他之所以不让洪易提前接触武功道法,不是害怕改变什么“剧情”,只是单纯因为自己还没有恢复足够的实力,可以在改变之后护得洪易周全。
毕竟已经“死”了一个洪辟,武温侯府若不想背上不慈的恶名,就不会再对他下手,尽管日子不会好过。
当然,前提是洪易没有习武学道。
只是一个无亲无朋,毫无威胁的庶子。
洪辟记忆已复,毕竟从小在府中长大,府中各处,也都熟悉。
兜兜转转,洪辟忽然惊觉自己竟到了内院中。
这里是那个毒妇赵夫人掌管居住的地方。
一想到这个人,洪辟心中又难以自禁地恨意上涌。
不过这一次,只是念头微转,恨意转瞬便被他磨灭。
洪辟念头神明悬停月色之下,眸中闪动着星辉般的智慧华光。
虽然念头成圣,却还是难免为本性所迷。
如此一来,倒是有些暴殄天物,浪费了念头神明的玄妙。
看来,往后还需要找个法子,洗炼念头。
使其各有性灵,各明其神,方才能成为真正的神明。
念头分化,各有性灵神明,这种事也就洪辟敢想。
凡人之中,其实也有人能做到类似的事情。
就是精神分裂。
本尊的本职就是干这个的,他太熟悉这种恶果了。
不过洪辟既然敢想,就自有方法。
西游释厄功,本就是一部演化诸神之法,其中自然也有统御诸神的法子。
只是这部玄功还未曾圆满,需要不断完善。
扫了一眼内院中那连绵奢华的建筑,洪辟便待就此离去。
他若是此时起了杀心,洪玄机不在府中,无人能挡他灭杀那毒妇。
但洪辟从来没有复仇之念,或者说,他要报复的手段,从来不是杀人。
刚刚转身,洪辟忽然一顿,他看到了一个“熟人”。
正从内院中一座偏僻的厢房内走出。
重生之破繭 短耳貓咪
看他模样,有些偷偷摸摸。
出来之后,轻手轻脚地关上门,又扭头四处张望了下,才快步离去。
牙行的人?
说是熟人,这个人洪辟也只是见过几面罢了。
一年前他到这玉京城来,就是以苦行头陀的身份,找的牙行为他寻的落脚之处。
经手的牙人,便是此时眼前所见的人。
一个牙人,大晚上的怎么会在武温侯府中?
玉京城中权贵,都多有奴隶仆从,大多都是通过牙行掠卖来的。
嬌妻入懷:裴少,棒棒噠!
武温侯府也不例外,与牙人有往来,却也不奇怪。
奇怪的是这个时间点,还有这偷偷摸摸的模样。
难不成是和院里的人勾搭上了,偷情来了?
洪辟恶意地想了想,扫了一眼,那处偏僻的厢房是下仆居所。
念头神明降下,便看到屋中也只有一个老姑子,便没了兴趣。
若是和赵夫人偷情,洪辟还有点兴趣,一个老姑子也不关他的事。
便没再理会,转身离去。
不过在离去之前,还是随手在那牙人身上留下了一丝精神印记。
回到大通坊,他的肉身仍坐在小院中,上善一脸紧张地守在身旁,寸步不敢离。
念头神明与肉身重合的一瞬。
“哼!”
洪辟发出一声闷哼,脸上涌起一阵潮红,旋即褪去,又变得苍白无比。
“先生,您终于醒了!您这是……?!”上善大喜,旋即又大惊。
洪辟挥手道:“我没事,上善,你可以回去歇息吧。”
“哦……”
上善虽然露出担忧之色,却十分听话地离去。
洪辟抬头看了看天色,城中依旧纷扰,也不去理会,起身回到屋中。
运转真气,恢复受损的神念。
他毕竟是念头神明,便是本体也不过是三品的炼髓大宗师。
用精神显化的斩龙台与一位武圣的诸天生死轮正面对抗,若是道术阴神,早就被震得魂飞魄散。
他虽然败了那老管家,这尊念头神明却也受了不小的损伤。
这一念成圣之法,不过是初创。
他全部神意念头,都附在其上。
神明受损,难免伤及神魂。
此世的武道,与他所学,虽同是武道,却大相径庭。
虽有一个先天武师的境界,其实并没有先后天之别。
只有人中极致的武圣,由人之极致而蜕变的人仙。
所以此世武道,也可称为人仙武道。
以洪辟推算,此世武道,修炼到人仙也未必能与真正的先天仙相提并论。
不过他还未能将之推演到人仙的境界,究竟如何,还未可知。
仅以武道而论,却确实有其独到之处。
若说他的阿含武藏除了包罗万象的武道技艺,对于铸炼人身根本,乃是精、气、神皆炼。
每一阶段都是循序渐进,内外兼修。
而此世的人仙武道,却更精、更细。
每一个境界,都是将肉身锻炼到一种进无可进的极致。
若说他的武道得一个“全”字,此世武道,便得一个“纯”字。
两者间各有千秋,能相互印证,却不必强分高下。
一年以前,他就到了练髓大宗师的境界。
一年时间,他仍然是大宗师。
因为都在夯实根基。
以阿含武藏凝炼五脏血气,以此世武道壮大肉筋皮骨,都到了一种进无可进的地步。
骨髓更是凝炼得如同霜玉一般。
照这世界的武道说法,练得髓如白霜,血如汞浆,便可脱胎换骨,伐毛洗髓,令肉身无垢,成就武圣,寿命倍增。
但洪辟非但炼得髓如白霜,更炼得有向玉质转化。
恐怕要不了多久,就能将骨髓尽数炼成玉浆。
这并非洪辟多了不起,能超越此世前人一切先圣人杰,打破桎梏。
而是人仙武道得局限所在。
人仙武道在炼体之上,登峰造极。
在气与神之上,却几乎没有针对性的铸炼。
只是以极致的肉身铸炼,来达到内外俱壮的效果。
道术修炼,炼的是神魂,极阴之中,炼出纯阳。
人仙武道便可以说是于极阳之中,生出一丝幼阴。
却没有在这上面继续发展,而是直接炼得灵肉合一。
就是干脆将神意打散,融入肉身之中,再无内外之分。
这便是此世的武道先天之境,称为先天武师。
十分极端。
洪辟却同时修炼了阿含武藏,精气神同修,阴阳兼济。
精可生气,气可蕴精,精气相合能壮神,神完又可强精气。
冷夫追妻,第一女仙 君月淺
循环往复,相辅相成。
武道真气,便是最明显的区别表现。
人仙武道,只炼血气。
阿含武藏,却是还要将血气与神意相融,不断淬炼提纯,才能诞生出真气。
却是更进一步的修炼。
若仅论外道之力,也就是俗话说的杀伤力,未必就比极端的人仙武道强到哪里。
但洪辟既然如此修炼,就是认为阴阳相济,方才是大道。
经此次夜探武温侯府,洪辟也不再小看那个洪玄机。
在成就人仙之前,绝不能再与其发生冲突。
要就此蜇伏,当一个好老师……
而此刻,武温侯府却因他之故,陷入一阵鸡飞狗跳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