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利堅傳奇人生
小說推薦美利堅傳奇人生
NRA成立于1870年,最初成立时名为ARA,既美利坚步枪协会。
在一战结束后,其更名为‘全美全国步枪协会。’
既现在积极参与政治,具有庞大影响力的NRA。
NRA的管理机构是一个规模庞大的理事会,长期拥有75名理事。
龍仙奴
月下神翼
任何事都需要投票表决,得票数三分之二代表决议通过。
理事长由成员们在75人种选举,任期一年。
实际上,理事长只是推在前台的靶子,具有的权利和其他成员一样,只是名头好听一些。
真正握有实权的是副理事长,但它对外的称呼是‘首席执政官。’
首席执政官,这几个字组合在一起,相信所有人都已经明白,真正的实权人物是谁!
在NRA里最具影响力的是麦克斯和科氏家族。
麦克斯集团公司,主要涉及业务有交通、汽车及有限传媒。
寵物小精靈帶著草蛇過日子
其手中握有全美第三大有限电视公司,并且是通用和福特公司的股东之一。
科氏家族主要涉及的产业有石油、贸易、管道运输及畜牧业。
其家族的运营理念是,决不让外人插手企业。
所以,直至今日科氏公司的股份全都掌握在其家族成员手中。
但其成员的表现令人眼前一亮,其家族资产以每年百分之20以上的速度持续增涨。
身为军火巨头,北美著名的武器制造商之一。
李子涛本该和NRA保持亲密友善的关系。
事实是,在今天之前他们从未有过任何交集。
NRA和武器制造商之间的关系并不是那么和谐,他们盲目且自大,令人难以接受。
我們那下落不明的青春
无条件支持‘第二修正案,’听起来对他们都是好事。
但把它落到实处,就会发现完全是一坨狗屎。
任何一家武器制造商,都不希望听到与自家武器有关的枪击、谋杀案。
特别是自动式武器,武器制造商和控枪者的目标是一致的。
他们都认为应该对购买者设立更高标准的门槛,而不是现在形如虚设的要求。
近半年以来,纽约、费城、洛杉矶和芝加哥,共计发生126起枪击案。
在这些案子里,使用自动武器的有16起。
造成无辜死亡人数21人,受到全美的关注和声讨。
在案件中被使用的自动武器生产商,其股价受到极大的影响,跌幅超百分之16.6。
损失超过8000万美刀,预估损失将达到1.2亿。
其中包括维斯塔、奥特杜、春田等全美知名的武器制造公司。
他们都想要和政府达成新的控枪法案,来减轻损失,降低民众对案件的关注和对武器制造商的疯狂指责。
但NRA高呼着:持枪是每一位民众的自由ꓹ 杀人的不是武器,杀人的是人。
接着发动自己的游说团队ꓹ 对国会进行疯狂轰炸。
并直言不讳的威胁道:“谁敢支持控枪,就是NRA的敌人。”
“而敌人终将被我们用枪口消灭!”
没错,NRA就是这么嚣张。
傻王的代嫁萌妻
他们甚至敢直接找上门威胁现任议员和法官ꓹ 告诉对方如果不改变注意,会有大麻烦找到他们。
因为它不仅有钱、有枪!
在其身后还有超过400万的忠实会员ꓹ 这些会员也是NRA最重要的收入来源。
他们的游说资金,管理和各种开支消费ꓹ 其百分之80都是由会员缴纳的会费来支付。
来自外界的捐赠和武器公司的支持ꓹ 根本无足轻重。
这也造就了NRA的独立自主性,他们不需要看任何人的脸色。
只需要团结会员,还有他们手里的选票。
就足以保持其组织的独立性和超然地位,及对政治的强大影响力。
前世,李子涛记得奥玛黑曾为与NRA对抗。
绕过国会签署21项控枪法案。
可在其下台以后,NRA强大的游说团队,立刻说服国会废除掉奥玛黑的控枪法案。
錯入豪門
幸存保留下来的几条ꓹ 没有核心法案的支持犹如形同虚设。
奥玛黑在演讲时动情落泪……虽然有表演成分。
但就算是被NRA如此打脸,奥玛黑在面对媒体的时候ꓹ 也只不过是抱怨了几句ꓹ 全程没有一句针对NRA的。
从这点就能够看出ꓹ NRA到当时有多么的强大。
现如今的NRA虽然还没有成长到ꓹ 使总统落泪却又无可奈何的可怕规模。
但它也已经是全美境内无法忽视的政治资本力量。
“实际上,查理ꓹ 有件事我该先告诉你。”
“什么?”
李子涛突然看到一只獾ꓹ “艾登…那里!”
轻声对着树干下的獾指了指ꓹ 李子涛搓手搓脚的向前走去。
史上最強女帝
“嘘!”
珀尔向珍妮做了个禁声的动作,两姐妹也压低身子ꓹ 小心翼翼的向猎物靠近。
“艾登,它是我的。”看到哥哥举起猎枪瞄准,珀尔加快脚步。
只是手里的强弩拖累了她的行进速度。
“好吧!看看谁射的更准。”
千金騙愛請矜持 初鹿
艾登等她和自己站在一起,这才重新举枪瞄准。
“珍妮!”
珍妮把自己的袖珍小手枪装进枪袋,动作飞快的蹲跪在地上,用双手托着强弩前端。
“预备…放。”
嗖(砰)!
两个声音同时响起,惊慌的美洲獾刚抬起头。
身体就被弩箭的强大惯性带飞出去。
那张有些萌萌哒的脸,变得血肉模糊……
“woh no!”
珀尔看着被钉在树干上,来回摇摆的美洲獾尸体,面色遗憾道:“艾登,你毁了一顶帽子!”
美洲獾的皮毛是制作皮裘的顶级材料,艾登那枪毁掉了它应有的价值。
“嘿,别那么刻薄!”艾登摊手吐槽道。
漫长且无聊的旅途里,终于有时间找点乐子,别这么扫兴好吗?
听到两人的‘友好’交流,李子涛对珍妮说道:“珍妮,去把猎物带回来。”
小丫头屁颠屁颠的跑向挂着尸体的大树,一点也不觉得害怕!
六岁大的时候,她就已经学会打猎!
只不过那时候是被父亲带在身边,看他和其他大人们追逐猎物。
小珍妮还亲手解剖过鹿得尸体……
至今她仍感到恶心,只是并不抗拒!
“对了,你刚要告诉我什么,亲爱的?”
李子涛笑呵呵的看着她,随口道:“这让我想起曾带着小十和金外出打猎的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