祕笈古文網
小說推薦祕笈古文網
韩逍听了二号的话,心说要是副印记真的会被老家伙取消,那就更好了,省了他的麻烦。
他最开始发现二号和三号时,还真没有打算把他们怎么样。
以他现在的实力,对这两个三眼族根本看不上眼。
婚婚欲睡:總裁請自重
得罪他的那个一号肯定是要灭掉的。
这俩嘛,杀不杀无所谓。
他和三眼族是一直交恶,有不小的仇怨。
但和这俩没有过直接冲突。
尤其是二号,反而是他偷袭了人家,差点直接把人家干死。
要恨,也是二号恨死他。
就像一个人路过一只蚂蚁。
或许会直接走过去看都不看一眼。
或许心血来潮上去莫名其妙把蚂蚁戳死,也没有什么原由。
刚好韩逍今天对这俩并没起杀心。
然而当他发现,这三个家伙影响到他控制三心灯,就打算全干掉。
结果却出了岔子。
惡魔果實龍七 夢白無心
最佳傲嬌攻略 櫻崎岷楟
他现在只有三滴葫芦灵液,能放三次斩仙飞刀。
本来正好一刀一个。
哪成想那个一号一刀没干死。
这就有点尴尬了。
一号浪费他两刀,现在只剩下一刀,却有两个神魂雏形。
这一刀,很可能连一个都干不死。
而除了斩仙飞刀,他现在没有别的办法对付神魂雏形。
如果被二号和三号发现他对付不了他们,逃走去尝试控制三心灯,反而轮到他有危险。
韩逍刚刚是打算挑拨一下二号和三号,让他们俩互相干起来。
最好干掉一个,剩下一个也必定受伤,一刀估计就解决了。
如果两个都没死,他就有点不好办。
要控制三心灯,肯定要将两个神魂雏形斩杀。
一旦他长时间不对他们动手,难免引起他们的怀疑。
这种行为可不是宅心仁厚就能解释的。
为了饶他们一命放弃至宝?脑子有坑不成?
他唯一的希望就只能寄托在尽快找到秀儿上。
现在问题似乎可以完美解决了。
“如果印记真的自己消失,我就放你们一马。”韩逍心情颇为愉快。
反正说说不花钱。
“多谢韩前辈!”哪怕不相信韩逍的承诺,三眼族还是连忙道谢。
闲着也是闲着,韩逍索性带着三眼族继续四处转悠,寻找其他几人的踪迹。
尤其是秀儿。
每过几分钟,就查看一次三眼族身上的印记情况。
半个小时之后,印记却还没有消失。
韩逍装模作样摸出紫金小葫芦,沉着脸吓唬了二号和三号一番。
吓得他们急忙求爷爷告奶奶,几乎声泪俱下,才“打消”了韩逍斩杀他们的念头。
“韩前辈,印记消失时,我们应该有所感应ꓹ 会立刻向您报告,您不用这么受累自己查看。”三眼族躯壳一脸谄媚地说道。
韩逍冷着脸ꓹ 并没有吱声,搞得三眼族躯壳有些呐呐。
心里也在焦急忐忑地嘀咕着,怎么还没消失?难道他们判断错了?
女人三十也好嫁 紅娘子
那可真是要了命了!
或许只是那个一号本尊一时间没有想到印记的问题ꓹ 一个小时后,三眼族躯壳忽然惊喜地叫道:“消失了!消失了!消失了!”
韩逍立刻再次查看ꓹ 三眼族身上的印记波动果然没有了!
不动声色,直接开始尝试控制三心灯。
顺利施展完一套法诀之后ꓹ 他眉头微微皱起。
娛樂裝置
他的确已经可以操纵三心灯ꓹ 但就是感觉并没有将三心灯炼化成自己的灵宝。
好像只是一个使用者而已。
琢磨了一下,只能猜测,三心灯作为一号本尊的灵宝,上面八成还带着什么烙印。
召喚神將皇帝系統 呆可天
由于和本尊的距离过远,本尊无法控制三心灯。
但别人想炼化三心灯也不可能。
稍稍有些失望,韩逍也知足。
至少能解决他现在的困境,保住性命ꓹ 不能要求再高。
心念一动,开始催动三心灯。
二号和三号忽然发现整个空间开始剧烈震动起来。
心中一惊ꓹ 看向正闭目坐定施展法诀的韩逍ꓹ 心知韩逍已经控制了至宝。
一时间颇为忐忑不安ꓹ 不知道韩逍会不会遵守承诺ꓹ 饶过他们。
韩逍尝试了一会儿,发现以他如今的实力ꓹ 根本不可能靠一己之力使用三心灯。
他大概摸清了三心灯的状况。
三心灯竟然异常完好ꓹ 没有什么损伤ꓹ 可不像那碎得不断掉渣的七宝玲珑如意塔。
可也正是如此,使用的要求过高ꓹ 筑基期恐怕是别想了。
不过三心灯中似乎残留了一些灵能。
他猜测三眼族能使用三心灯在这里布置出一个陷阱,应该是借助三心灯自身的储备灵能完成的。
要不然,他都用不了,几个弱鸡三眼族就更别提了。
催动三心灯他实力不够,让三心灯收回现在的威能倒是可以的。
另外,他估摸着,三心灯内的灵能储备,没准还能供他使用一次。
韩逍睁开双眼,就看到坐立不安的三眼族正在他旁边晃来晃去,一副就要上刑场的架势。
想了想,也实在懒得跟他们计较。
“等下我就会收起至宝,你们自己离开吧,以后最好不要再被我碰到。”
“啊?韩前辈您真的饶过我们了?”三眼族惊喜得下意识又问了一次。
“怎么?你们要是不愿意,我可以马上送你们归西,就当做善事了。”
“呃···不不不,就是没想到韩前辈真的言而有信···”啪,三眼族忽然扇了自己一巴掌,“瞧我这张嘴,韩前辈当然是一诺千金,是我们太高兴,有点昏头。”
“行了行了,你们可以走了。”韩逍不耐烦地挥手赶人。
“是是,多谢韩前辈开恩,后会有···不不,以后我们绝对不会再出现在您面前,免得污了您的眼睛。”
敗家子的逍遙人生
三眼族说完,身体第一次没出现任何不协调,一溜烟就不见了踪影。
韩逍又研究了一会儿,掐了个法诀。
燃烧着的灯芯一下暴涨到五六米高。
灯盘上的所有人全都猛地顿在原地,脸上露出痛苦的神色。
几秒种后,一个个大小不一有些模糊的小人从他们的脑袋里钻出来,齐齐飞向灯芯,冲进火光之中。
待清理了所有人识海中的隐患后,韩逍立刻变动法诀,整个空间如同被击碎的玻璃,碎成了无数裂片。
農家王妃太逍遙
燃烧的灯芯也熄灭了。
眼前景物忽然一变,他已经身处在一个山洞中。
右手掌心托着巴掌大小的三心灯。
少將夫人帶球跑
疾步蹿出山洞,将三心灯向空中一挥。
怪物法師 浴火鳥
顿时有大片芝麻粒似的东西泼出,在空中迅速膨胀成各个种族的人员,扑通扑通摔得到处都是。
一个个面带茫然之色,好像刚睡醒,慢慢从地上爬起。
韩逍一翻手将三心灯收起,脸上也挤出同样的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