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靈氣復甦到末法時代
小說推薦從靈氣復甦到末法時代
流晓梦死活不愿意从方正的怀里下来。
一走就是将大半年的时间。
師兄陰氣森森 仙氣飄飄
对她而言,从认识了方正之后,还从没有离开过他这么长时间过。
只是没想到一场战争而已,方正竟然成了其中最忙的那个人,到处忙着救火,最后更是深入到了敌人的后方去了。
这会儿好不容易见到了活人,她亲昵的挂在方正的身上,死活不愿意下来。
方正有点无奈的看了流苏一眼……却发现流苏只是狠狠的给了他一个警告的眼神,然后便转过头去,视若不见了。
他心头颇有些古怪的感觉。
虽然早已经有了准备,但昨天还在拥着姑姑做着成人才能做的运动,这会儿侄女儿又挂身上了……
如果流苏不在可能他还没什么,但流苏也在旁边,总让他有一种,自己已经从下面开始渣,且已经完全烂到了上面的感觉。
当下轻轻拍了她一把,低声道:“都是大姑娘了,还这么挂着像什么样子,你不也说了么,你都满了18岁了。”
听到岁数。
流晓梦诶嘿嘿的笑着下来了,似乎想到了什么,乖乖下来了。
方正牵着流晓梦的手,一边往里走,一边低声询问流晓梦这段时间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流晓梦叽叽喳喳,飞快的解释清楚了。
雪霄峡战事结束之后,荒人们死伤惨重,雪霄峡恢复如初,韩坤等人自然不必再留守在那里。
韩坤归来之后,明宗自然立时变的井井有条,少宗主流晓梦便下岗失业了。
而方正进入异次元裂缝的消息,也是韩坤带回来的。
帝清猗等人听罢自是担忧无比,只是如今大战才刚刚结束,她委实走不开,便委托流晓梦代她走上一趟,来暗影山守着,等候方正出来。
而流晓梦本来就正有此意……两女自然一拍即合。
然后流晓梦便来了这里了。
而在方正离开的这段时间里,随着雪霄峡的荒人们被打退ꓹ 一切都已经步上了正轨……旭日帝国那边的荒人最早退兵,然后是欧亚联盟的荒人也狼狈退去……
“这一次ꓹ 算是都沾了方丈你的光啦。”
流晓梦有点不爽道:“可笑他们还以为他们神勇奋战,打退了荒人的总攻呢,却不知道方丈你是直捣黄龙ꓹ 打进了敌人的内部围魏救赵去了。”
黃泉陰鏢 流浪的法神本尊
方正笑道:“这些都是小事,荒界是对整个元星的威胁ꓹ 一旦打退了荒人,便是整个元星受益ꓹ 我总不能跟那些荒人们说ꓹ 夏亚你们别碰,欧亚与旭日那边随你们怎么折腾都没问题吧……”
流晓梦惋惜道:“我只是觉得可惜,方丈你本来可以扬名天下的,不对,你已经扬名天下了,单枪匹马杀掉对方主教级荒人。”
“我可不是单枪匹马,是你小姑跟我联手来着。”
方正呵呵笑了一句ꓹ 心头倒是没什么波澜。
主教级荒人?
与荒帝一战之后,培养出了他绝对的自信心ꓹ 主教级荒人对他而言ꓹ 已经不算什么了。
“嗯嗯。”
流晓梦转首看向了流苏ꓹ 笑道:“小姑也是很厉害的呀。”
“总算想起来自己还有个小姑了?”
流苏没好气的说了一句ꓹ 道:“行了,别说些有的没的的ꓹ 方正ꓹ 我要回去界林市了ꓹ 这一趟出来这么久,界林市到底是个什么情形我也不太清楚……身为护城战将ꓹ 我离开的时间太久了,你顺带送我一程吧。”
“好。”
方正点头。
流晓梦迷茫的眨了眨眼,本能的感觉……似乎有哪里不太对劲儿。
怪了怪了,以前我这么冷落小姑,小姑嘴上不说,暗地里指不定要怎么折腾我呢,今天怎么这么轻轻的就揭过了?
而且……
她又看了眼方正,感觉两人似乎有些什么不太一样的地方,以前小姑不是最不愿意劳烦方正的么?怎么这会儿语气这么理所当然了。
她举手道:“小姑,我带你吧,我现在可是明宗弟子第一人,洞虚之境的修士,实力可能比你都差不了多少了哦。”
暗夜絕寵
“行。”
流苏顿时莞尔,心道小丫头也知道护男人了……可惜……你男人已经让我给吃干抹净了。
想着,她心头悄悄自得之余,却也忍不住有些唏嘘,这事儿闹腾的……彻底乱了套了。
当下几人辞别了李云飞等人。
而流苏更是特地去找刘凌告别……暗影山凄冷刺骨,孤寂无比,流晓梦能在这边撑那么久,刘凌可是功不可没。
当年便曾经在外域并肩作战的两女,在这里自然是互相取暖,晓梦如今已是洞虚境界的修士,再加上法宝和功法的特异,几乎可匹敌宗师,比起刘凌高了不知凡几,有她在,这段时间里刘凌修为倒是突飞猛进,已即将踏入筑基境界了。
“方丈,刘凌夜里梦到过你哦。”
辞别刘凌与李云飞之后……三人御剑,向着祖龙城的方向飞去。
而看着下方刘凌那依依不舍的视线,流晓梦低低笑道:“我这段时间里都是跟刘凌睡的,听到她夜里叫过你的名字,还哭了……恐怕是难过自己没能跟你走到一起吧。”
“瞎说什么呢,我跟她是清白的。”
方正没好气的白了流晓梦一眼,想了想之前刘凌面对自己时的反应,有崇敬,有钦佩,但若说倾慕,还真没看到。
他又看了流苏一眼,认真的肯定了自己刚才的话,“嗯,真的清白,不是假的,一点心思都没有。”
流晓梦坏笑道:“真的,我还问过她呢,不过她醒来之后就一点印象没有了,也不知道梦到的是什么,也许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吧。”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貳蛋
“别编排人姑娘的清白了,梦可是不由人控的,而且梦里是绝不可能出现陌生人的,很可能我跟一个女人擦肩而过,连她叫什么名字都不知道,但当天晚上她就出现在了我的梦里,但你能说我爱她吗?”
方正摆了摆手,从科学的角度给流晓梦科普了一番,表示我们要相信科学。
而流苏被包裹在流晓梦的剑光之内,看着两人并肩而飞,言笑晏晏,格外的般配。
一眨眼的功夫,她已经十八岁了……已经能跟上了方正的脚步,两人并肩,看来宛若神仙眷侣一般。
她眼底浮现些微欣慰神色。
流晓梦如今修为提升极快,暗影山孤寂寒冷,除了修炼之外别无选择……短短几个月的时间,凭借大量的天材地宝以及丹药,流晓梦已是顺风顺水的突破到了洞虚境界。
这等修为,已远在方正第一次进入祖龙城之时。
戰國策 (西漢)劉向
全息網遊之魔教教主
大唐萬人恨
长途奔袭自是不在话下。
整整一天的御剑飞行,对她而言全无半点压力……直到前方遥遥望见界林市。
流苏道:“晓梦,把我放下去吧,我要回去界林市了。”
流晓梦不舍道:“小姑,你不跟我们一起到祖龙城吗?界林市有明晖在,还有赵姐姐在,你不在不也没问题吗?”
“那也得回去看看啊。”
流苏轻轻抚了抚流晓梦那柔顺利落的马尾……
印象中,与方正亲密之时,他就曾很惋惜的抚着自己的头发,惋惜自己为什么不蓄长发。
这家伙从小就喜欢马尾来着,晓梦倒是很迎合他的审美呀。
她笑道:“反正你现在会御剑飞行了,想看我的话,还不是半天就赶到了,对你而言,距离还是问题吗?”
小保安有大誌向 風山漸
“也是呢,啊哈哈……我可是比小姑还厉害了呢。”
流晓梦得瑟的笑了起来。
流苏微笑,没说出自己如今已经能跟荒帝掰掰腕子的事情,虽然只能敲边鼓,但边鼓可也不是谁都能敲的。
跟流晓梦依依不舍了几句。
流苏也不留恋,看了方正一眼……最后给了他一个眼神,随即纵身向着界林市的位置落去。
流晓梦好奇道:“小姑刚刚的眼神什么意思?”
“没什么,我们快走吧,回去还有正事呢。”
“可是人家好累啊。”
流晓梦收起飞剑,纵身向着方正跃去……直接扑进了他的剑光里,已是很顺势的缩进了他的怀里。
流苏不在,她也放开了。
整个人在躲在方正的怀中,嘿嘿笑道:“好累,方丈,我要抱抱,我要亲亲,错过了我的十八岁生日,我要补偿,现在就补。”
方正无奈得叹了口气。
感觉流苏倒好像是在故意给流晓梦助攻来着……
他最后低头看了一眼流苏离去的方向。
这会儿,她心底里怎么想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