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陽治水添彩“巴陵勝狀”

新華社長沙11月13日電 題:岳陽治水添彩“巴陵勝狀”

新華社記者蘇曉洲、史衛燕、周楠

夕陽斜照洞庭湖,巡護員秦樂意開着船,漣漪一圈圈盪開。再往前開,就到長江了。

2020旅交會創新”雲展”線上線下同步 文旅融合色彩濃重

“今年魚特別多,有時直接就從湖裏往船上跳,看着讓人高興。”秦樂意說。他家祖祖輩輩都是漁民,魚就是他們的命。

小時候,秦樂意在船上玩,徒手就可以抓到水裏活蹦亂跳的魚。後來,秦樂意靠着捕魚成了家、生了娃。但漸漸地,漁民們發現,長江、洞庭湖裏的魚越來越少了。

湖南嶽陽,古稱“巴陵”,北接長江,西臨洞庭。900多年前,范仲淹在《岳陽樓記》中寫下“銜遠山,吞長江,浩浩湯湯,橫無際涯”的雄壯文辭。

牛奶廠宅地開拍在即 天河上新逢開必爆“神盤”破6萬?

大江、大湖浩瀚的水,是這裏最重要的資源。隨着經濟的發展,一座座造紙廠、化工廠拔地而起,一些工廠黑色的“醬油水”直排湖中,採砂船晝夜轟鳴,運砂船如過江之鯽。魚類棲息地被破壞,四散而逃的魚被“電打魚”“迷魂陣”甚至毒魚、炸魚等非法捕魚手段“一網打盡”,漁民們的日子愈發難過。

日本嚴打運動員隱私部位被偷怕:丟人!就咱國幹這事

2016年1月,習近平總書記在重慶主持召開推動長江經濟帶發展座談會並發表重要講話。

共抓大保護,不搞大開發。與長江沿岸其他地區一樣,“江湖之城”岳陽積極轉型。

南國深秋裏的東風湖,湖面如鏡,一排排整齊的樓房矗立在常綠樹木中。東風湖地處長江干流和洞庭湖之間,是岳陽市的重要城市內湖。這裏曾一度密佈着磷肥廠、製藥廠、橡膠廠、麻紡廠,小作坊數不勝數。大雨時,污水溢出或外排,直接污染洞庭湖和長江。

近年來,岳陽市下定決心,以控源截污、內源治理、生態修復、活水循環爲措施,全面修復東風湖。隨着環境改善,昔日的黑臭水體區域已成岳陽一方生態宜居的“寶地”。

2017年起,岳陽市多部門聯合執法,一舉關停了包括華龍碼頭在內的長江干流、洞庭湖沿岸116處砂石碼頭堆場,並回填土方、植播草皮,復綠42.3萬平方米。

通過禁砂、治岸、拆圍、退捕、截污、淨水等有力舉措,岳陽市不斷改善長江和洞庭湖的生態環境。2019年,長江岳陽段5個斷面共監測了60次,水質優良率爲100%。

2020年,我國啓動長江“十年禁漁”工作。當年因憤慨於非法捕魚手段的殘忍而志願加入“農業農村部長江江豚拯救行動計劃洞庭湖協助巡護隊”的秦樂意,今年迎來了更多的漁民夥伴。這些昔日的“捕魚人”變爲“護魚人”,人、水、魚和諧共生,構成這座“江湖之城”的美麗畫卷。

記者在岳陽城陵磯、華龍碼頭附近水域採訪時,多次驚喜地看到成羣的江豚出沒、嬉戲。岳陽市洞庭湖江豚保護中心主任胡強說,“長江大保護”各項措施推進以來,岳陽水域江豚數量呈穩步增長態勢,“能見度”越來越高。

臺軍戰機試射”萬劍彈”:帶集束彈頭的巡航導彈

面向未來,岳陽市委書記王一鷗說:“黨的十九屆五中全會提出推動綠色發展,岳陽將繼續守護好一江碧水,在守好生態紅線的前提下走出一條經濟社會高質量發展的綠色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