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兄萬歲
小說推薦皇兄萬歲
呼~~
落魄官二代情欲史:官場混子
夏极正想着的时候,飞机已经开始降落了。
他身体微微一颠,便是站起身把存放的黑包以及画筒取了下来。
之所以他选择来沙之国,是因为这里的气候乃是极度炎热的。
火劫劫源自然需要天地之间的火来点燃,他既然确定了许多事,那么就需要来寻找让自己身体复苏的办法。
来这里,可谓一箭双雕,只不过这旅程着实艰难。
他正想着的时候,耳畔传来少女笑笑的声音。
“你去哪儿?”
夏极侧头看向少女,微笑道,“我劝你下了飞机,离我远一些。”
白色运动服的少女吓了一跳,但看到他面善的样子,又道:“你…是黑社会的人?”
夏极笑了笑,道:“不是,有人要杀我而已。”
少女:…
“你在开玩笑吧?”
夏极道:“我来这里,就是为了让他们杀。”
少女:…
“你疯了吧?”
夏极道:“下了飞机,你站远一点,站到几十个炸弹同时爆炸都不会波及到的地方,看一下就知道了…希望那些想杀我的人不要让我才好。”
最強熱血教師 無為導師
少女:“你一定是疯了…”
她还要再说什么时,飞机的广播已经响了起来,在提醒乘客飞机已经到站,收拾好行李该下飞机了。
夏极静静坐在座位上,闭上眼,等到所有人都下了飞机,再看到异国的古铜色皮肤空姐过来提醒他时,他才微微点头,背起包,抓着黑色画筒,缓缓走向了敞开已久的门扉。
画筒里的刀也许不是什么宝刀,但在他法相之下,却足以发挥出强大的威力。
异国空姐用奇怪的目光看着这男子,有一种…这个男子已经从眼前剥离出去了的感觉。
他越走越快,快到明明只是在漫步、但身形已经超过了百米冲刺的速度…
空姐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急忙揉了揉,然而这一揉,她又愣住了。
用本土的语言喃喃着:“怎么这么快?是幻觉吧?”
那男子的速度已经无法用冲刺来形容了…简直就是缩地成寸ꓹ 一步踏下,整个人就在十多丈之外。
偏偏ꓹ 他的起落脚的动作都很悠闲,悠闲地就如一个吃饱了饭正在散步的人一样。
这就很折磨人的视线了。
空姐几个眨眼的功夫,就已经彻底看不到他人了。
此时…
那走了没多远的运动服少女正在等车ꓹ 也正在好奇地侧头…想看看那一位“自称有人要杀他”的古怪男子有没有下飞机,毕竟她想想还觉得蛮有趣的。
她仔细想过了ꓹ 这男子很可能是个重度中二病患者,陷入了自我的狂想之中ꓹ 这和她还有点像ꓹ 毕竟这年头,谁没点中二病啊…
所以,少女不停回头看着。
忽然,她看到了那男子,手上本来正剥着的橘子“啪嗒”一声落在了地面上。
少女张大嘴巴,瞪大眼,口中喊出一声“卧槽”…
她目光里ꓹ 那被她当做中二病患者的男子以一种仙侠大片里才会拥有的速度…正在飞快行走,拉出道道残影。
只是几个小定格ꓹ 就已经化作了小黑点。
那男子似乎一直在往人少的地方走。
而就在这时ꓹ 忽地地面响起了一声脆响。
砰!
地面裂开ꓹ 中心凹陷处约莫小指粗细。
是狙击手。
狙击手射空了。
砰砰砰!!
又是连续几声枪响ꓹ 全部都射空了,地面多了一个个小凹孔。
四周的人也意识到发生了什么ꓹ 尖叫着散开ꓹ 顿时这原本井然有序的地区沸腾了起来ꓹ 而远处,异国的机场警察正急忙赶来。
夏极忽然站定在了一处空地ꓹ 左手掏出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
就在他做出“拨电话”这个动作时,他往左边走了一步。
砰!
子弹射空。
他舒了口气,把电话放在了耳前,同时漫不经心地往右走了一步。
砰!
子弹再度射空。


嘟嘟嘟~~~
白发老者桌上的手机响了起来。
他接起电话。
異世極品魔武 數錢的貓
电话那一头传来声音。
“我只是看一看你有没有给我充值话费…砰!!砰!!砰!!!你能看到么?”
白发老者敲了敲桌面,指挥所的操作员就急忙调动视频,而这里明明与沙之国分属不同国度,然而竟能调到监控视频,可见其中牵涉之大。
沙沙沙…
指挥所大屏幕的画面几个闪烁,便是立刻聚焦到了夏极身上。
只见那男子背着一个黑色画筒,左手拿着手机,正在说着什么。
似乎是有所感觉,那男子抬起头,对着屏幕露出温和的微笑。
而就在这几个动作里,他的身形在屏幕里不停闪烁。
皇陵寶藏 暢銷書王
指挥所一片哗然…
这还是人吗?
这就是S级危险人物吗?
妙妙也是愣愣地看着画面,她的男人居然这么强?
白发老者凝视着屏幕半晌,锐利的眼眸微微眯了迷,道:“看到了。”
夏极道:“下一站,我去大金字塔,你等我到了再攻击,不要伤及无辜,好么?”
指挥所的众人忽然心底生出一种古怪的感觉…
“伤及无辜”这种问题本来该是他们考虑的,但如今却似乎变成了对方在担心,这就反过来了。
好像他们才是S级危险人物,对方则是被自己这些人胁迫了一样。
白发老者愣了愣,沉吟道:“你让我很意外,你得到这么强大的力量,就没有想做人上之人么?”
指挥所大屏幕里传来夏极的声音…
“没有。”
“虚伪!”
“我在大金字塔可能会待一段时间,你联系沙之国让他们提前遣散旅客,封锁区域。”
“你在教我做事?”
“我只是给一个对双方都好的建议罢了,另外…下一次派人别派这种狙击手了,来点厉害的。认识杀手么?雇佣兵呢?有机器人么?或者其他任何东西。”
说罢,屏幕里,夏极直接挂了手机。
指挥所里众人都陷入了沉默。
鸦雀无声。
终于最前的一个男子道:“这么嚣张?”
旁边有人道:“你如果能向他一样的躲避子弹,那也可以这样嚣张。”
那男子哂笑道:“躲不过是速度快而已,有本事他站着不动。”
他话音刚落…似乎是屏幕那边的男子已经完成了“速度实验”,他已经静止了下来。
砰砰砰!!!
三颗狙击枪的子弹同时射在他眉心,左颊,嘴唇上。
然而,子弹就如射在一种极度坚硬的物质上,直接被弹开了。
屏幕上,那男子对着屏幕勾了勾手指,然后便是右手猛然对着空气一抓,这一抓直接抓住了三颗子弹。
他抬手一舞,三颗子弹就飞射而出,分别贯穿了三名狙击手眉心上的头发…
意思是“可以停了。”
果然,狙击手都停下了射击。
而夏极则是几个踏步,消失在了机场之中。
指挥所里,白发老者终于忍不住瞪大了眼…
这…好强。
阿尔戈特生命溶剂有这么强么?
不对,他没有那关键物品,即便解开了元素基因锁,也不会发挥这么强的力量。
想到这里,他忍不住微微后仰,开始思索。
他本来是想着试验一只猴子,现在才发现他试验的可能是一个魔鬼…抑或神明。
而此刻,妙妙仰头看着视屏,若有所思,好像是在担心自家男人似的…


夏极打了这么个电话,之后倒是也没遇到袭击。
而因为他的特殊存在,沙之国的警察居然没有发布追捕令。
所以,他就来到了一个附近城市,用包里早就准备好的当地货币“沙镑”开始了消费。
首先购买了地图,然后购买了一些饮用水、压缩饼干之类的食物,之后则是饱饱地吃了一顿当地美食,鸽子饭、蔬菜球、再有一份散发着异香的绿汤。
吃完后,他出示护照,而入住了当地一间最大的宾馆,利用电脑进行了一些相关信息的搜索,了解一下金字塔周边的环境,毕竟那里将会成为他的战场。
也许是…他之前那一个电话的表现,除了一些野心家之外,更多的知情人觉得这位似乎很有意思,至少这编号为007的实验体展露出善意、以及愿意配合实验的姿态。
这很稀奇…
毕竟,哪个凡人在获得了力量之后,不会觉得自己牛逼上了天?觉得自己就是世界主角?
又在得知要被测试后,不会怒发冲冠,肆无忌惮,化身为人形定时炸弹?
要知道,这其实是很不合理的行为。
而在知道这种不合情的前提下,依然能这般安分守己、遵纪守法的强者,简直是天下第一等好公民…
于是,次日,夏极在前台退房时,一辆沙之国的敞篷车停在了酒店前,车上走下一名高挑的异国美人,
那美人直接走到夏极面前,在出示证件后,竟用夏极本国语言道:“夏先生,您好,我的名字芙劳拉,很高兴见到您。
我来这里是想告诉您,如果您没有什么特别计划,我可以送您去金字塔,同时为您提供一些服务,比如食物还有淡水。”
夏极愣了愣,露出好奇之色。
那异国美人笑道:“这是对您善意的回馈,否则我也不敢过来。那么,您的想法呢?”
夏极顿时明白了,看来沙之国的一些高层也挺担心他闹出极大动静,所以也是派了人过来看着,让一切尽可能纳入可控范围。
他自己也正乐得如此,毕竟他的目的从不是杀戮,而是在这重重迷雾之中寻找到那一线破局的契机,能够达成这种共识最好,这样也为他节省了时间。
于是,他笑道:“很高兴认识你,芙劳拉小姐,早知道我这些矿泉水,压缩饼干就不需要买了。”
芙劳拉身形高挑,皮肤呈现出偏白的古铜色,双瞳极黑,黑发不见光而是被头巾包裹了,下身穿着弹性良好的泛白牛仔,以及一双黑皮靴。
她接这个任务,某种情况下是存了死志的,但此时听到对方友善的回应,心底才是真正舒了口气。


嗖!!
芙劳拉开车的速度很快,一边开车,一边简单扼要地说着一些大金字塔周边的环境地带,她的大意是“如果能不破坏金字塔,尽量避开”。
夏极闭目听着。
芙劳拉不时好奇地侧头看着这个危险无比的男人,只觉得世上没有人比他脾气更好了。
敞篷车驶离了城市,渐渐进入沙地,风里多了一丝古老的味道,还有些泥尘的气息。
车在距离大金字塔约莫三十多里的地方处停了下来。
芙劳拉停车在一个小矮楼前,然后道:“夏先生,上面已经商议好了,如果您还活着,可以在每天晚上八点后来这里吃饭和休息,但早上八点前必须离开。
这里会为您提供一切您想要的服务,无论什么服务都可以,甚至您有特殊要求可以提前一天提出,如果第二天您还活着就可以享用到。
您不必客气,这是对您友善的回应。”
夏极道:“准备干净的床,泡澡的浴桶,还有美食就可以了。”
芙劳拉笑道:“不需要女人嘛?即便野兽在疯狂之后,也需要放松与发泄…”
夏极道:“我不是野兽。”
芙劳拉好奇地看着这个东方模样的男子,便是微微颔首道:“祝您好运。”
“谢谢。”
夏极回了一句,便是直接从黑色画筒里抓出长刀,随意插在腰间,然后走向了远方的沙尘之中。
農門醜女 長生長樂
芙劳拉转身登上矮楼最顶端,取出一个长筒望远镜,实话说,她非常好奇这位危险的S级人物,如何就靠一把刀去应对接下来的危险。
程太,別動武 砂礫
而这样的人为什么会如此平和地去接受这样的危险?
她不理解。


莊主別急嘛
金字塔就是陵墓,其形状像发散的太阳光芒,传说这是沙之国古代领袖用以登天的天梯,究竟作用如何,却是无法考证的。
而此时,这座金字塔立于沙漠的灼热之中,显得壮观、神秘、且因为热气而有些扭曲。
虽说是冬季,但在沙漠里却没有四季之分,所以白昼时分的天气已经呈现出一种“烧烤人体”的感觉,就连长刀都已经滚烫了。
夏极踩踏着金字塔巨大的石灰岩攀爬至塔顶,然后随意坐着,看着远方。
灼热的阳光如同潮水淹没了他周身,一丝又一丝天地得灼热顺着毛孔进入了他体内。
夏极闭目,静静感受着这沙漠的高温,以及自己心脏的跳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