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淵歸途
小說推薦深淵歸途
汤海瑶在发觉电话打不通的时候就知道不对了。
当妹妹从洗手间里被吓出来的时候她就已经提高了警惕,紧接着是弟弟也说总是隐约听见有个人在窗外要他出去。也因为是最近在那几个APP上看过了一些类似的事情,汤海瑶没有将两个孩子说的话不当回事,而是直接向学校请了假然后尝试打电话。
但是电话都是不通的,她试着发送信息,用不同的工具群发,结果全都是“发送失败,请重试”,汤海瑶没有浪费时间,直接带着两个孩子跑了出去。
她的店铺在庚午市内,已经是早晨的时间很多人都出来晨练了,在那样多的故事中,鬼怪从来不敢在人群聚集的地方现身,不管怕不怕,她也先要往人多的地方走。
喜劫良緣,紈絝俏醫妃 莉莉薇
在一条商业街上,她受到了来自陆凝的信息,虽然电话打不通,但信息却似乎成功发送出去了——只有陆凝能接到。
金鎖姻緣 於晴
她无暇思考为什么,强行冷静下来和陆凝讲述自己身边发生的事情。的确那种未知还没有显出狰狞的面目,但一股寒意已经萦绕在心头,比天气还要寒冷。
青树藤到庚午市中心要将近一个小时的时间,这还是陆凝迅速约了一个出租车的速度。
汤海瑶依然感觉冷,她原本不相信这些,宁愿认为这是自己的心理作用,可是看看旁边一脸惊慌和害怕的两个孩子,又必须振作起来,当成是某些存在引发的事件来对待。
求助于路人很难,她无法说明自己面对的情况,自然也就无法请求别人伸出援手,甚至可能被当成是疯子或者诱拐小孩的人。汤海瑶摸了摸弟弟妹妹的头,再次拿出手机——除了无法联络以外,别的功能目前都还正常,她调出自己下载的几个APP,试图研究出跟踪自己的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就在这时,有人喊了一声她的名字。
“汤海瑶!”
她肩膀一抖,却没敢回头,有些鬼就是会通过这种手段来——
啪。
肩膀被人拍了一下,一张巧笑嫣兮的脸探了过来,是同学周诗兰,也就是群里的Koco,一个脾气很不错家境极好的姑娘。
“呼……吓死我了。”汤海瑶整个身体都抖了几下。
“吓到你了真是抱歉。”周诗兰急忙赔罪,“你们一家都出来,今天店铺不开张?”
“哈……别跑那么快,嗯?我说是碰见谁了ꓹ 早上好啊汤海瑶。”后面气喘吁吁地跑过来一个人,是陈航。社团里的人都知道两个人在谈恋爱ꓹ 两个人一同出现也是正常。
“你们过来一下。”汤海瑶拉了一下周诗兰的衣袖。
社团里的大伙对脾气秉性也都了解不少,幸好是这两个人,汤海瑶觉得自己身上发生的事他们就算不信也会听一听的。而在一个比较安静的地方悄悄和二人说了今天早晨发生的事情后ꓹ 两个人的神色果然不是完全不信的样子。
“嘿——这么说吧,我这两天看社长给我们发的那些APPꓹ 越看越觉得吓人。”陈航咧了一下嘴,“也不知道他是从什么地方搞到那么多稀奇古怪的APP的ꓹ 有些简直有点反人类……”
美人江山笑 唐主
“我也很担心ꓹ 我都不太敢看。”周诗兰小声说,“轮到我的话我尽量写一些光明的事情吧,太阴沉的剧情我不敢写。”
“现在不是那个问题,如果鬼是真的,我身上也有鬼缠着,你们难道不怕吗?”
“啧,你又不是唯一一个。”陈航一脸无谓的样子。
汤海瑶一愣。
“今天早晨诗兰给我打了个电话ꓹ 说身体不太舒服,早晨的约会推迟到十点。”陈航耸了耸肩。
周诗兰跟着说:“我也接到了陈航的电话ꓹ 类似ꓹ 不过说是十一点。”
“那你们……”汤海瑶往后缩了一步。
“我都穿好衣服准备出门了ꓹ 如果要等到十点我就先有点绅士风度ꓹ 在外面转转给她买个礼物也没什么不好。”陈航笑了。
假戲真愛,總裁的替身前妻 蝶戀
“我是……不太相信,上次陈航上吐下泻都没耽误给我过生日ꓹ 只要是和我约好的时间他都没推迟过。也是怕有什么问题ꓹ 我就直接打车去他家看他了……”
好吧ꓹ 不管打电话的那个是谁,至少完全低估了这俩人的行动力。
“我们碰面之后还奇怪来着ꓹ 只是因为忙着约会还没怎么在意,现在既然你提起来了……”陈航看了周诗兰一眼,“有古怪,没错。”
“我们也被鬼盯上了啊……”周诗兰略显惊慌,“因为社长那几个APP吗?看的鬼故事多了就会被缠上?”
“哼,郑云亭那家伙也不知道在搞什么鬼,这破游戏居然还招了真鬼……等我给我爸打个电话。”陈航摸出手机走到一边打电话去了。
俩人能谈恋爱也有一部分家世相当的因素在,陈航这人虽说不学无术,但只要是玩的东西几乎都懂一些,人没架子加上仗义疏财,人气其实不低。他在群里的名字【突破天际的蟑螂】也显示了一定的性格,遇上什么事从来都不会怕的。
陈航的电话是正常接通的状态,周诗兰在这里陪汤海瑶,也让她感觉安心了不少。
“我只能联系上文玥。”聊着聊着,汤海瑶就聊到了现状。
“那也行,至少你能联系到一个人,而且这不是还有我们在吗……嗯,不是我多心,只能联系上文玥?”
“嗯。”
“最好是真的文玥,如果你谁都联系不上,唯一一个能联系上的不就是你的救命稻草了吗?如果是鬼怪利用这个给你设下陷阱……”
“我没那么傻,我会找个大庭广众的地方和她见面的,文玥说会带可以处理这事的人过来,你们……抱歉,可能我有点自私,你们能陪我等吗?”
“我没问题。”陈航已经走了回来,“诗兰呢?咱们都遇到问题了,我爸说他会联系几个有声望的风水师或者道士过来,你们家公司也应该认识一些类似的人。”
“啊?我不太清楚……”
“啧,回头该劝劝伯父早让你学学公司的东西,将来还得你继承呢。这么说吧,大公司对这一类东西都是明面不说,暗地里会信,哪一家都会有那么一笔钱专门用来和这方面的人联络感情,你爸妈肯定认识相关的人。”
“哦,哦。”周诗兰急忙取出手机,而就在这时,汤海瑶也接到了陆凝的短信。
【半小时,你那里情况如何?】
【还好,我碰到了陈航和周诗兰,他们也陪着我,也碰到了类似的情况。】
【身份没问题吗?】
【我不会离开闹市的,文玥,咱们也在这地方见面如何?】
【当然。】
陆凝合上了手机,那手机捏在手里并没有什么热度,只是冰冷,手上虚影的白环透过了外壳,为手机镀上了那层寒气,陆凝也隐约明白了为何自己能够正常和汤海瑶童话。
“你的朋友情况如何?”吕屏在前面座位问道。
“她碰到了另外两个同学,现在三个人在一起。”有司机在,陆凝便没提鬼怪之类的话题,齐眉也早就换了一身有点破烂的衣服,四个人就像两个大人带着两个孩子出门一样。
“三人同行?”
“准确地说是五个,汤海瑶还带着弟弟妹妹。吕叔,我们赶得及吗?”
“安心。”吕屏悠悠开口,“只是初露端倪之时,加上人又机警,没事。”
驶入庚午市后,车迅速停在了汤海瑶发来的那条商业街街口,四个人下车,齐眉掏出镜子向周围照了一下,然后对吕屏说:“师兄,这周围没什么阴气啊……”
“修行不够。”吕屏瞪了他一眼,然后给陆凝让出道路。陆凝带着几个人快速穿过街上的人群,在一家书店旁边看到了站在一起的汤海瑶几个人。
“嘿!你还真过来了,可以可以。”陈航抬手向陆凝摆了两下,咧嘴一笑,旁边的汤海瑶和周诗兰也露出了欣喜的神色。陆凝也没高兴太早,先看了一眼吕屏,吕屏低声说了句“没事”,她才走了过去。
“文玥,你带来这几位……”陈航目光已经瞥向了吕屏和齐眉,这俩人其实长得也很有些特色了。
“是道长,事实上昨天我已经见过这位道长进行驱邪了。”陆凝介绍了一下吕屏,“你们现在都没事,道长已经确认过了。”
“那么你们是不是真的呢?”陈航眯了一下眼睛,“说实话我们今天早晨差点被骗了,如果声音可以伪装,人也可以伪装吧?”
“喂,你这小子……”滕璇马上挑起眉毛。
“担心得有道理。”陆凝打断了滕璇,问吕屏,“道长,有没有什么方法能证明我们是来帮他们的?”
“观气运,占命数,很多道门小技鬼魅亦可通过旁门左道伪装。”吕屏微笑了一下,“恕贫道反问,什么能够令你相信呢?”
陈航略一思索之后,便笑了笑说道:“很简单,你愿意等吗?”
“等?”齐眉哼了一声,“等什么?等就能让你觉得我们能信得过?”
“刚刚我们也联系了类似的人,道士、法师,不管怎么称呼。我们就等到他们过来。公平一些,你们双方互相验证,我是不觉得你们两边都是鬼怪之类的东西的。在此之前,先等——如果不是鬼的话,应该不会对把我们带离开急不可耐吧?”陈航说。
这个回答让陆凝有些惊讶,印象中陈航就是个特别喜欢玩的大少爷,除了学习之外脑子都挺灵的,不过能这么快想出一个办法来倒是令人刮目相看。
“那好,略等一会也无妨。”吕屏也不生气。
“李文玥,说说你那边的事吧?如果你们是真的,那你肯定也是遭遇了类似的事才会遇到这位道长的吧?”陈航马上转过了话题,向陆凝攀谈了起来。
鳳謀天下:邪王獨寵大小姐
“昨天我去了一个叫青树藤的地方,也是庚午市周围的一个小镇子。”
“为什么?”陈航紧跟着问,“你为什么会突然出发去那里?”
“我下载了其中一个APP,那里面的论坛中会讨论一些相关事情。我在上面发布了一些帖子,其中一个有关青树藤的帖子里有一条亲身经历者留下的消息,于是我就过去了。”
“不对。”陈航晃了晃手指,“李文玥,这个说法没什么问题,不过我要问的是更前面的,原因。”
“什么原因?”陆凝意识到陈航这个人似乎比想的还要精明一些。
“你的家境也不差吧?为什么会在这时候突然开始调查一些虚无缥缈的故事?即便是为了写作,我想你也没必要自己就行动吧?”
“估计突然想要旅游散心这样的理由说服不了你了。”陆凝暗中看了滕璇一眼,“好吧,我是感觉到有些不对劲了。”
“看起来你遭遇这种事比我们更早,但是没有在群里说。”陈航拿出手机看了一眼,“你上一次在群里发信息是昨天晚上比较晚的时候了,多半也是你们处理完那起事件后,却还是没有在群里说一点相关的内容。你得通讯并没有被切断,那么为什么遇到这样的危险也不说?”
“为什么要说?”陆凝反问了回去。
陈航挑了一下眉。
首席的億萬老婆 碧玉蕭
“陈航,你们能帮我吗?还是说,我知道你们能帮我?那个时间我已经和吕屏道长见过了,他是很可靠的人,而且精通这方面的事,我为什么要把这件事告知给你们?我的确怀疑和我们进行的这个接龙有些联系,只是……我又怎么知道自己不是唯一一个受到影响的人?”
“的确,在你的求救列表里我们确实排不上靠前。”陈航摸了摸下巴,“倒也是我想得自己太重要了一些。”
“我觉得……”周诗兰稍微压着声音说,“我们现在应该想办法通知其他人,也不能再互相怀疑了。”
“怀疑是必要的。”陆凝和陈航同时说,“你不会知道它们会用什么鬼招来骗你。”
王國在我腳下
这个小子……如果不是游客,那也是个人才。
陆凝再次瞥了陈航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