炮灰修真指南
小說推薦炮灰修真指南
木鱼敲响的那一刻,一个白白胖胖的蛋出现在张依依的面前。
而这一次,再不是什么幻境也不是什么假蛋,而是真正承载着万佛之光的容器。
根本不需要张依依输入任何的神力,蛋中的万佛之光就这般化成一道光,进入了张依依的眉心之处。
哪怕明知这是万佛之光,张依依还是有着本能的防御,只不过她的防御还未正式成形便瞬间自动化为虚无,没过多久的功夫,所有的万佛之力皆从蛋形容器之中转移到了她识海之内。
而在这一刻,她才真正明白了所谓开启万佛之光到底是什么意思。
这让张依依进入到了一个极为神奇玄妙的状态,她能够完全随心所欲的操纵识海之中安安静静呆在一处的万佛之光,若是愿意同样也可以炼化成自己所有之物,的的确确只要自己出得起足够的神力。
也难怪在此之前为佛主为何会设下如此之多的考验,换成是她,也没法真正轻松的说出那句疑人不用,用人不疑。
消化完以上种种后,张依依再次敲响了一次木鱼。
而这一回木鱼声响之后,从她的身体中分化出一个一模一样的自己,看着这个属于自己的特殊临时分身,张依依只能再次感慨一句佛主的强大。
随后,第三声木鱼声敲下,那道特殊的临时分身面前出现了一道光幕,分身抬脚便踏了进去,很快与光幕一并消失得无影无踪。
与此同时,张依依的本体彻底进入休眠之状,连带着手中原本握着的木鱼小锤也悄然无声的自行飞回了原本的摆放之处。
極品家 小溫
……
张依依早就不是头一回穿梭于不同时空,只不过这一次却是照着佛主早就为她设计好的路线一一穿行,而她只需要保证自己在空间穿梭的过程中不出现差池与意外,能够顺顺利利地到达每一次佛主需要她去的地方。
至于为何不是她的真身本体,反倒是以本休为引所化出的特殊分身,张依依并不觉得这是佛主为她的安全所做的最大保障与措施,反倒极有可能是她因为要多地方皆为下界各大小世界,所以受天道限制与约束,飞升上去的仙人基本很难再以真身进入下界。
果然,她猜得一点儿都不错ꓹ 到达第一站时,识海之中的万佛之光竟然主动默认了她的猜测ꓹ 还算是坦诚。
“咦……这里不是……”
当她现身全新之地的那一刻,一股浓烈的熟悉感扑面而来:“这可不就是华仁吗。”
我曾風光嫁給你 紫玉簫
第一站竟是她飞升前的故土,张依依顿时觉得整个人的心情都随之振奋起来ꓹ 看来完成这方世界的传承开启后,她应该还能借机见见故人朋友。
師道成聖 執筆道春秋
佛主这一手倒是玩得漂亮ꓹ 为了调动她的积极性,倒真是考虑得无比细致。
行吧ꓹ 那便先好好干活。
她抬步而行ꓹ 整个人瞬间不见了遗迹,哪怕此时的境界被压制到了大乘,但神通术法之力又岂是真正的大乘境所能比拟。
下一刻,等她再现身时,整个人已经出现在万里之外。
“是这里吗?”
张依依朝着识海里引路的万佛之光确认:“我记得,这里应该是华仁最为神秘的一处禁地,没想到里面竟然藏着早就在华仁消失不知多少万年的佛宗。”
事实上ꓹ 比起其他大小世界,佛宗在华仁这片天地的传承远比其他地方坚持得更久ꓹ 只不过最终同样也没能躲过断灭之劫。
而现在ꓹ 张依依在万佛之光的引领下ꓹ 便将踏入这里ꓹ 并在这里开启第一份万佛之光的传承。
所谓的危险禁地在张依依面前,自然成为最为平坦之路ꓹ 所有的迷雾、幻境、结界等等ꓹ 在她的面前通通化为无形ꓹ 甚至于如同感应到了什么一般,欣喜万分地主动放开通道ꓹ 恭迎她进入。
最终,张依依在一处荒芜的杂草地中,找到了万佛之光所示的一块无名石碑。
看着这块破破烂烂毫不起眼的无名石碑,若无万佛之光指引,张依依打破脑袋也绝对想不到,这石碑里竟别有洞天。
很快,张依依也没耽误功夫,径直用神力包裹住一部分识海中的万佛之力取出,并且小心地送进了那块无名石碑之间。
与此同时,她还轻轻默认着一段特殊的咒语,一点点看着原本黯淡无光的石碑渐渐发光发亮。
幻海奇遇記 吉螃蟹
没过多久,咒语停下,而原本只是小打小闹发着光亮的石碑却是瞬间光芒万丈冲天而起,一直持续了整整十多息之久。
等到冲天光芒渐渐散去之时,原本空旷的荒地却是突然变成了一座气势恢弘的寺庙——南音寺!
南音寺是华仁佛宗传承彻底中断之前,曾经最负盛名的佛门圣地,这里保留着整个华仁最为完善的佛门传承,而今日整个寺庙完整重现,甚至于连接寺庙里的高僧也不曾落下。
可想而知,从现在起,南音寺的莫名重现必将引得整个华仁轰动。
不过这些对张依依而言都是后话,也不在她的现职之内,到现在为止,华仁这方世界的万佛之光已经成功开启,剩下的如何经营便是他们佛宗自己的事情,用不着她再操心。
赶在大把大把的修士因着异光寻来查探前,张依依直接隐匿了身形功成身退,也准备趁着这大好的机会回云仙宗看看,见见故人。
虽然她飞升离开华仁还不到二百年的功夫,但谁让这一两百年间实在是过得要多精彩便有多精彩,甚至于比着未飞升时的千年都要令人感触深刻呢。
难得重回下界可以见见宗门亲友,她觉得自己有着好多话要跟他们讲,也有着好多事想要听他们说。
可谁知意外却在此发生,那道曾带着张依依穿梭空间的光幕陡然再次出现在张依依的面前,哪怕她此时隐匿也没半点影响。
而光幕之中,熟悉的吸力直接便将张依依带了进去,根本没有给她半点拒绝的时间与机会。
“我操!”
进入光幕的瞬间,张依依恨恨地骂了一句脏话,真是一万屁草泥马也无法表达出此时她内心的怒火与不爽。
下一刻,光幕带着张依依再次消失不见,除了莫名现身的南音寺以外,根本没有人感知过她不久之前曾经来过。
不良校花愛上我 大大洋洋
不知过了多久,等张依依跨过无数层空间之流,终于再次出现在一方新的大陆世界。
“看看看看,这叫什么事?有你这样坑我的吗?到了到了那里,咱们当真就差这么一点儿时间,就不能让我在那儿多呆两天?哪怕多几个时辰都不成?”
咋一出现,张依依也算是终于逮到了机会,怒气冲冲地质问着识海之中隐隐有些不安的万佛之力。
呵,装做装,真会不安的话,在华仁的时候怎么就不稍微提醒她一下下?
明明知道她想什么,知道她回到了飞升故士打算干完活回宗门见见亲人朋友来着,为什么不顺口告诉她一声,办完哪个地方的差事后便会直接离开,前往下一目的地?
魔法導論
面对声声音质问,万佛之光装不了可怜,便索性装死,由着张依依怎么说都毫无反应。
见状,张依依冷笑道:“哼,真当我没脾气不成,有本事你就一直给我装死。”
神识早就扩散开来,而她亦在进入这里的第一时间便发现,此地同样也算是她半个老家。
啧啧,龙州大陆呢,好歹她在这里也呆了不少年,哪怕绝大多数时间都花在了佛域里头。
“等着吧,这里我照样多的是亲人朋友,你这会儿装不装死都无所谓,反正我没打算这么快去开启这个世界的佛宗传承。”
张依依可不会再吃第二次同样的亏,既然每个地方活计一完成她就得离开,无法再在当地停留,那么先不干活还不成。
呵呵,想让她做一个无情的干活机器,其他半点都不能多加停留,那也得看她乐意不乐意。
张依依抬脚便走,她得先去王城看看母亲跟舅舅现在怎么样了,小表姐又修炼到了什么境界,甚至于连接苏紫那个傻子她都有兴趣顺带着看上一眼,将来回仙界后指不定碰到苏虹还能转告两句。
当然,她自然不会忘记龙州这里还有一个成就了地仙的陆遇,这个倒是没必要特意去寻,不过若是有缘碰上的话,又多了一个可以打个招呼的故人。
张依依乐滋滋地打算着自己接下来的行程,反正就不会这么快去开启此地的传承。
但很快,她便黑了脸,忍无可忍地继续质问起装死的万佛之力来:“来来来,赶紧说说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为什么我一直在原地打转,来来回回又到了原地?”
张依依可不认为自己是碰上了什么迷阵幻阵之类的,毕竟以她的修为实力,如今身处下界龙州,怎么也不可能被这方世界的麻烦困住。
既然如此,她身上竟然会发生这样的异常,唯一合理的解释便只有万佛之光在作怪了。
被张依依怒气冲天地质问,万佛之光还真是没法再装死。
很快,它便用意念朝张依依解释了一下,这并不是它的原因,问题出在佛主身上。
兴许是要去的世界太多,兴许是佛主怕张依依不断穿梭时空,在同一地方留得太久容易生变,所以一开始就没有给张依依设定预留下自由活动逗留的时间。
换而言之,这一趟又一趟的大小世界之行,张依依真的只能做一个无情的干活机器,旁的就不必多想了。
得知真相,张依依简单想要罢工抗议,偏偏她也只能想想,根本无法付诸于行动。
在原地呆了好一会儿,她这才按下自己的火气,咬着牙道:“好好好,给我等着!”
行吧,现在是拿你们没办法,但这口气她是迟早要出的,佛主也一样,有什么话总是不喜欢提前说出说清,非得让她憋着之口气不爽吗?
接下来,张依依再也懒得多说半句废话,既然她注定就是一个无情的工具人,那么自然没必要有什么废话。
我在諸天反套路 天行教主
超腦兵王 醉聽風吟
万佛之光无比低调地引路,而张依依很快便寻到了这方世界将要开启万佛之光,延续佛传承的具体之地。
比着华仁单一的南音寺,龙州大陆竟然是佛域。
看到重新出现在她眼前的佛域大门,张依依既有些意外却又觉得是在情理之中。
而这一回没有什么石碑,她直接用神力包裹住部分万佛之光送进了佛域虚幻的山门之中。
而这一次,张依依送出的万佛之光比着华仁南音寺界碑的多得多,一直到原本虚幻的佛域大门渐渐开始实体物,识海之内的那一团总的万佛之光这才表示可以了。
张依依切断了神力,不再往佛域大门输入万佛之光,同样的冲天光芒顿时怒放,而原本只是坟冢之处的地方却是发生着翻天覆地的变化与重组,令站在外头的她看着都觉得神奇无比。
只可惜,她根本没有太多继续观看的机会,因为她在这方世界的活计再次完成,剩下的发展问题根本不需她操心。
光幕再次出现在她面前,很快,张依依再次吸引进了光幕之间。
無限之老司機
而就在她的身形随着光幕彻底消失之际,一道佛音响起并传入到了张依依的耳中:“看吧,我就说那位女施主与我佛有缘……”
呵呵,去你的与佛有缘,张依依觉得往后自己信什么也不能信大和尚的嘴。真的!
第三站,张依依穿行到了曾经也去过一回的蓝羽小世界。
又是一个还算熟悉的地方,要找人叙旧的话,应该勉强也扒拉得出来。
不过那又有什么用呢,反正她根本没办法干私活,只能当个无情的干活工具。
也不知道这样,佛主还把她熟悉的地方通通先排上为的是什么。
稍一观察感应之后,她便发现蓝羽小世界还是与从前她离开时一样,飞升通道依旧不通,而助这里的灵力越发稀薄起来。
好吧,一个注定无法飞升的地方,佛主也不放弃延续这里得佛宗传承,倒也算得上是佛门所谓的众生平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