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精靈之第五天王
小說推薦小精靈之第五天王
似乎每个人在第一次飞起来时候都会情不自禁喊些什么。
像路德就听到了刚刚被喷火龙带上天的里香大喊了一声“芜湖”。
果然这个词是带着点魔力的,喊出来就全身舒服。
起飞的奖励只有一个,剩余的孩子们只能羡慕,他们也清楚这是里香靠自己能力赢来的,因此心服口服。
之前菊野已经准备好,好好安慰第二个到达终点的孩子了,然而最终她却没有用上这些想好的,安慰用的台词。
修真朋友圈 尚儒
沈氏家族崛起 神木金刀
只要比赛就会有输赢,这种参与就有奖的比赛大多数人都能安慰自己完成就好,唯有第二名会很难受。
更进一步就是赢家的失落感往往会让人非常郁闷,即便是成年人也未必能很好的处理这种情感。
不过这群孩子有一个很好的品质就是心态不错。
第二名到达的孩子听闻里香领先了自己将近二十分钟,第一时间是为里香鼓掌,而后开心地选了自己喜欢的石头作为奖励。
后续到达的孩子们也都是如此,这倒是让菊野觉得自己白操心了。
里香和喷火龙上天之前,委托麻衣把采摘好放在包里的果实交给树林里的阿利多斯。
根据她的描述,大嘴娃成功完成了自己快递员的工作,这样里香也能彻底安心了。
等到里香和喷火龙落地之后,原本正在吃饭的孩子们纷纷起身,围着里香问坐在喷火龙身上的感想。
得知里香和喷火龙一路飞到了滨海市,又在附近的群岛上来回巡视,每个人都柠檬了一把。
“没能上天的人,今晚限时,喷火龙和化石翼龙会在营地里陪着你们过夜,你们可以随意和他们玩耍,机会难得,请抓住哦。”
婚色交易,豪門隱婚妻
路德的话完全让孩子们内心的遗憾一下子消散了,争先恐后想去和喷火龙,化石翼龙亲密接触。
虽然看起来有些吵闹,但是两只精灵并没有露出厌烦的神色,而是摆出了帅气地姿势,以供这些孩子们找人拍照留念。
把现场丢给两位博士之后,路德急匆匆地回到了别墅里。
看到路德回来,希嘉娜和阿塞萝拉纷纷从沙发上起身。
“坐吧,事情听希罗娜说了吧?”路德刚坐下就问道。
希嘉娜看了一眼正缩在旁边沙发上玩游戏机的希罗娜,点了点头。
“师父,那个叫真之介的人是有一队强力的精灵对吧?”希嘉娜挠头,“可是,我这里只有穿着熊ꓹ 尼多力诺,咕妞妞ꓹ 心鳞宝啊,根本凑不上一队。”
“阿塞萝拉也只有一只怨影娃娃,谜拟Q是没法参战的…如果算上岛上的梦妖ꓹ 倒是能凑够一整队。”
路德并不觉得这些是问题:“希嘉娜,在居民区活跃的野生精灵有不少ꓹ 你可以临时收服几只应对挑战。”
“阿塞萝拉呢,等国际刑警的那批人上岛之后ꓹ 我交代完事宜ꓹ 会带你去邂逅一些幽灵系精灵,也该帮你弄一只厉害的家伙防身了。”
希嘉娜听了路德的话,总觉得不太合适。
婚夜逼她至浴室:首長大人,嬌妻來襲 紫萱zixuan
“师父,真之介的录像我看了,也算有点实力的人,我就用随便收服的野生精灵就能打败他?”
五界傳說之緣起緣滅
“感觉有点小看人家了…”希嘉娜小声嘀咕。
極品閃婚
路德笑了,欣慰地说道:“现在你已经能做到冷静分析了ꓹ 比起我带你回来那会强了不少啊。”
“行了,别玩了ꓹ 我两个徒弟被你拉出来解决麻烦ꓹ 你认真一点好不好。”
“给她们两个解释一下ꓹ 为什么你觉得真之介的实力不如看上去的那么强?”
被路德晃了晃胳膊ꓹ 希罗娜只好无奈暂停。
希罗娜把真之介的对战播放在电视上,这是真之介的猫鼬斩与一个同龄人的电击兽对战的画面。
“在开始说明之前ꓹ 我先说一个自己的观点ꓹ 训练师的对战风格往往和其个人的性格有一定的关系。”
“拿你们的师父举例ꓹ 他在克服自身性格障碍和心里障碍前,采用的打法是非常保守的团队互补ꓹ 但是他做不到洋白那样恐怖的封锁能力。”
“打谁都像是刮痧,没有决胜手段,需要整个队伍缓慢拖死对手,毫无观赏性,就是他这种打法的一大特点。”
“在铃兰大会正赛阶段正式起飞的他才开始了自我改变,也是那个时候起,他强化了队伍中决胜的要素,逐渐放弃了新手期非常实用的团队协同。”
“认清你自己,时刻记住你成为训练师的初心,否则你的打法只会越来越奇怪。”
希罗娜直视两人,表情严肃,“你们的原点就是路德带你们来到栖岛,你们的初心是什么,不用告诉我,自己思考。”
“你们师父算是我的半徒弟,你们是他的徒弟了,也就算我半个徒弟了,这是我送给你们的知识,以后慢慢领悟就是了。”
總裁,你吃了我吧
“现在,我们来说真之介。”希罗娜指向电视里那个短发,个性张扬的男孩。
“出色的训练师可以分为几种。”
“没有优秀天赋,天道酬勤,努力钻研的。”
“有不错天赋,稍加努力便能取得不错成绩的。”
“天赋卓绝,即便从未正式接触过精灵,不知道如何安排训练,也能在和精灵的初次相处之后不久逐渐领会,并且进步神速。”
希罗娜笑着对阿塞萝拉和希嘉娜说道:“你们两个,都在天赋卓绝这一类。”
“一个对对战实际嗅觉无比敏锐,一个揣摩对战战术迅速,时常能举一反三,路德说你们一文一武不是没有道理的。”
“但是同时,天赋卓绝这一类训练师里也是分不同的类型的。”
希罗娜声音沉了下来。
“我花时间看完了这三年来真之介的对战录像,他的确是天才,但是…”希罗娜缓缓摇头,“真得很可惜,他可能已经没有机会再触碰到天花板,来到我们这个位置了。”
“他三年前的判断能力和三年后相比并无进步,你们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希罗娜问。
路德明白了什么,低声说道:“出道即是巅峰?”
希罗娜怅然地补充:“卡露乃说,她曾经让人接触过真之介,然而真之介认为自己不需要任何人教导,他要用自己的方式变强。”
“这是他自己选择的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