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被迫和大佬談戀愛
小說推薦每天被迫和大佬談戀愛
“…………”
几人你一言,我一语,都面露焦急之色。
特殊部门警务部,心思阴险的倒是真的没有几个。
可部门比较特殊,大家之前执行任务的时候,又多少受过伤,被方怡治疗过,所以对方怡自然会有一些感激之情。
爹地來了,媽咪快跑!
旌旗 驃騎
裴任是方怡最看中的人,大家也是多少看在方怡的面子上,才会配合裴任的。
但!
钱鑫对于他们来说,同样重要,多少战友牺牲,家人都得到了妥帖的安置,这一切都是钱鑫的功劳。
可现在,他刚刚出事,裴任就这样对待钱鑫的家人,实在让人心寒!
这群人的关心,薛夕感受到了,但他们也不能停留太久,毕竟裴任还处于昏迷状态,要赶紧送去医院里。
等众人走了以后,钱筝气的攥紧了拳头:“夕姐,你,你放心,如果特殊部门真的追究起来,就说裴任是我打的!!我哥出事了,你不能再出事了!”
逼婚六人行
薛夕安抚的摸了摸她的头,酝酿了半响,不擅长安抚人的她,只憋出了三个字:“别担心。”
她相信,全能大佬老师,不会让钱鑫等太久。
钱筝点头。

看着钱筝进入别墅中,薛夕这才出了别墅,往家里走。
回家的路上,她还在思考着复制异能这件事。
她坐在出租车上,低头看着自己的双手ꓹ 这是她清醒状态下,第二次复制异能ꓹ 总觉得神奇又莫名。
大脑中好像忽然间就开了窍,懂了怎么使用控电异能。
她伸出修长的手指,稍微一撮ꓹ 一抹细小的电流就在指尖形成,“嘶嘶”的声音不断。
就这么回到了薛家。
刚进门ꓹ 手机就响了起来,她看了一眼ꓹ 发现是景飞ꓹ 当下边换鞋,边接听了电话,景飞的焦急声音就传了过来:“夕姐,你打了裴任?”
薛夕淡淡的“哦”了一声。
景飞顿时有点急了:“夕姐,越级殴打上级,在特殊部门中,情节严重者ꓹ 可被判处死刑的!当然,你这个构不成严重ꓹ 可之前也有过案例ꓹ 是被赶出了特殊部门ꓹ 夕姐ꓹ 你实在是太冲动了!”
薛夕垂着眸子,没说话。
打就打了ꓹ 哪里来的这么多麻烦和规矩。
她心底忽然间产生了一种厌烦的情绪ꓹ 从方方的案例ꓹ 到秦爽,再到这次的钱鑫ꓹ 薛夕直接开了口:“哦,那就开除我吧。”
反正开除了p4的薛夕,还有p9的x在里面。
况且这个特殊部门,她至少到目前为止,除了老师和景飞外,都还没什么感情,把她开除,刚好可以去华夏大学做自己爱做的事情。
君臨天下 鳳鳴岐山
景飞:“…………”
親愛的,請留步
薛夕懒得再说话,“挂了。”
等挂了电话后,她稍微一扭头,就见薛晟正站在身后,诧异的看着她,“夕夕,你,是不是在外面受委屈了?”
薛夕:“…………”
想一下自己刚刚说的话,也难怪薛晟会误会了。
她当下开了口:“没有,我……”
薛晟气坏了:“谁要开除你?你告诉爸爸,我帮你出气!”
薛夕:“……爸,其实没什么。”
電影中的兌換強者
薛晟顿时泱泱的低下了头:“夕夕,是不是你们华夏大学科研的事情?在这方面,我的确是帮不上什么忙。唉!”
薛夕:“不是。”
不等她再解释,薛晟又开了口:“那就是小向欺负你了?夕夕,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说清楚,要真是他,我告诉你,就算他爸很厉害,我也一定要帮你出气!大不了,咱们一家不在京都了,离得远远地!”
薛晟为了她和叶俪,才从滨城来到了京都,好不容易在京都打下了根基,现在又这么轻易放弃。
薛夕心底有了点温度,她笑着开了口:“不至于,爸,我没事。”
她的目光渐渐变得坚定。
旋即,她给景飞发了微信息:【p4不能殴打p8,那么p9呢?】
景飞懵了,秒回:【夕姐,你,你什么意思?】
薛夕:【明天不是要判决吗?我会去。】
通天修士
x这个马甲,是时候可以暴露了。
遠夫不如近鄰
之前一直维持着,是方便帮小火苗查找他父母死因,而现在,小火苗的敌人似乎已经显露了,那么就没必要按住小马甲了。


如果我曾路過你的心
与此同时,向淮也得到了最新消息。
村中詭事
景飞正在给他汇报:“裴任不依不饶,非要追究这件事,明天监管组估计又要开始了!老大,这次,您还是不管吗?那可是夕姐诶!”
向淮垂眸,冷笑:“谁说不管?”
景飞眼睛瞬间一亮,“我就知道,您忍心看着钱鑫去受苦,不忍心看夕姐去受苦的,老大,那你明天打算怎么管?直接压下来?我早就看裴任不顺眼了,还有那个方怡……以前真是没看出来她心思竟然这么阴沉,部门里多少人受过她的恩惠,一个个还以为她是个大好人呢!”
说完后,景飞又看向了向淮:“不过,她这次暴露了问题,怕也是因为夕姐来了,她产生了危机感吧?其实说到底,这都是老大你的桃花债……你别这么看我,我害怕!”
景飞抱紧了自己,后退了一步。
向淮冷哧了一声。
接着,景飞默默的询问:“老大,您真的不管钱鑫了吗?我听说,裴任还给监狱那边打了招呼,钱鑫都好几天,没吃上一口热乎饭了,真是够苦的。”
他和郑直,还有军务部那边的几个人,一直关照着钱鑫,看到这种情况,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不知道要不要出手,此刻景飞这么说,也是试探下向淮的态度。
老大自从接受了特殊部门后,一向说一不二的,这次竟然被监管组给难住了,其实大家都有点不解。
如果是以前,老大肯定强保钱鑫的。这是谈了恋爱,手段柔和了??
正在想着,向淮挑眉,声音很淡:“做错事情,总要受点苦。”
景飞:?
受点苦……
他猛地明白了什么,当下眼睛一亮,脸上笑容都灿烂了许多:“老大,您的意思是……”
向淮看向了景飞,笑道:“明天是不是该发工资了?”
明天,又是明天……
明天肯定有大事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