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餐:減肥神器還是智商稅?

微博上“代餐是風口還是智商稅”的話題有超2.4億閱讀量,近8000的討論量,有人極力“安利”,信奉着代餐減肥,也有人認爲代餐營養單一,長期使用會導致營養不良。雖爭議不斷,但並未影響代餐的熱銷,京東數據顯示,雙十一首日開場10分鐘內,代餐奶昔成交額同比增長20倍。銷量與爭議齊飛,代餐行業怎麼了?

網紅代餐月銷35萬件好評度近滿分

TikTok測試新功能 用戶可通過個性簽名爲慈善籌款

所謂“代餐”,是指取代部分或者全部正餐的一種食物。代餐的風靡和減肥瘦身需求的增強密切相關。《輕食消費大數據報告》顯示:2019年,輕食、減脂餐、減肥餐、健康餐四個關鍵詞在美團App搜索次數同比2018年,分別增長235.8%、200.6%、186.4%、116.0%。《80 90後健康養生消費洞察報告》指出,在我國,有82.7%的年輕人不是在減肥就是奔走在減肥的路上。

代餐究竟有多火呢?記者選取了ffit8、王飽飽、WonderLab等10個熱門代餐品牌,對其天貓旗艦店上的最熱銷代餐產品進行分析。從店鋪粉絲數來看,選取代餐品牌中,粉絲數在百萬以內的有7家,100萬-200萬的有2家。粉絲數最少的是“若飯”,近1萬粉絲。“王飽飽”粉絲數最多,達230萬。資料顯示,“王飽飽”於2017年12月21日在中國商標局申請註冊商標,“王飽飽旗艦店”於2018年8月正式開店,兩年左右便在線吸粉超200萬。

產品銷量如何?記者選取每個品牌官方旗艦店中實時銷量最多的一款商品進行分析(數據收集時間爲11月11日,價格、銷量亦以當天數據爲準)。這10款熱銷代餐中,月銷量最多的是“鯊魚菲特”的產品,月銷量達35萬多件,銷量最少的是“若飯”旗下的產品,爲1236件。月銷量不足1萬的僅3款產品,1萬以上10萬以下產品有5款,10萬以上的產品有2款。

印尼新冠肺炎新增確診病例4173例,累計突破45萬例

值得一提的是,銷量這麼高,網紅代餐產品並不便宜。10款熱銷產品中,單價最貴達1290元,是“咚吃”的一款21日代餐產品,單價最低爲35元來自“keep食品旗艦店”的3桶裝魔芋粉絲,但是價格仍是普通康師傅桶裝泡麪的2倍。10款網紅代餐中,單價百元以內產品較多,達6款,百元以上千元以下有3款,1款單價超千元。儘管價格不便宜,但不影響消費者對產品評分,數據分析顯示選取的代餐產品整體評分都在4.8分及以上(滿分5分),說明消費者對熱銷的這10款代餐產品整體是比較滿意的。


中國(銀川)跨境電子商務綜合試驗區正式落地

“代餐減肥”爭議多,61%用戶堅持不到一個月就放棄

把牢法治中國正確航向(全面依法治國新成就)

代餐食品的熱銷反映的是代餐市場的火熱,根據歐瑞國際的報告,預計2020年底代餐市場規模將達到100億元。代餐產品在歐美市場的滲透率達90%,而國內代餐市場滲透率僅40%,這意味着中國代餐市場還是一片廣闊的處女地,發展潛力巨大。

雖然代餐看上去市場廣闊,但是根據丁香醫生的一份的調查報告,61%用戶堅持不到一個月就放棄代餐,42%的棄代餐者放棄原因是沒有吃飯感,37%的用戶因爲吃後效果不明顯,放棄堅持食用代餐。

事實上,雖然上述記者選取的代餐產品評分較高,但也不乏槽點。從商品評論來看,“口感味道差”“性價比一般”“飽腹感不夠”“分量小”等是消費者吐槽的關鍵詞。槽點不止這些。深圳市消委會發布的《2020年輕食代餐粉比較試驗報告》顯示,中糧天科、Smeal、網易嚴選、碧生源四款代餐粉的部分營養指標,實測值與其標示值不符,未達到GB 28050-2011《預包裝食品營養標籤通則》的要求。

重磅交易卻未達到球迷預期 範子銘凌晨3點發文自勉

圍繞代餐,最飽受爭議的問題還是“代餐減肥是不是智商稅?”之所以產生這樣的爭議,和代餐地毯式的減肥廣告轟炸不無關係。以WonderLab爲例,記者在小紅書數據分析平臺千瓜數據上檢索“WonderLab”,相關筆記超過1000條,內容主要關於“減脂食品測評”“宿舍減脂必囤”等減肥主題。

車企三季報放榜:業績回暖 隱憂仍存

依靠代餐減肥到底有沒有效果呢?“剛開始有效,恢復飲食後就反彈”成爲許多網友共同的經歷。網友“想努力賺錢卻花得更多”表示:“吃了兩個月瘦了20斤,恢復飲食後反彈了40斤,比最開始還重了20斤。”網友“GINTZAKI”有相似經歷:“今年6月花了一千多買了全套的代餐,吃了一半就膩了,但是想到錢都花了,咬牙堅持下去,瘦是瘦了10斤,但正常飲食後不久就反彈了,個人覺得還是吃正餐吧。”

■專家觀點

長期吃代餐當心損害健康

南方醫科大學珠江醫院內分泌科陳容平博士指出,代餐本質上是一種設計出來的結構化膳食,通過低配比的碳水化合物攝入,動員身體肝糖原輸出的增加,燃燒脂肪,從而達到減重的目的。代餐市場的火爆,一方面迎合了減肥人羣的“懶人心態”,把治療性的產品以搖一搖沖泡、奶昔等簡便形式輸出到市場。另一方面,也可以看出減肥市場龐大的需求未被滿足,關於減肥的健康科普以及更加符合人性的設計,仍有很大的進步空間。

恆大全員懵B!捂臉痛哭+呆若木雞 輸給戰術瘋子不虧!

說代餐是“減肥神器”顯然是商家在誇大其辭。陳容平博士指出,減肥應該是一個系統工程,代餐只是減肥療程裏的一項工具,需要因人而異設置不同方案。比如評估肥胖的級別、評估肥胖的原因、有無相關併發症等,再決定下一步的減重計劃。尤其對於本身代謝率偏低的老年人羣、有心腦血管疾病等人羣,盲目減肥是不合適的。

習近平將出席金磚國家領導人會晤、亞太經合組織領導人非正式會議、二十國集團領導人峯會

遵照中國營養學會的膳食指南,基於營養學的需求,常見人羣的碳水化合物攝入量應該在55%-65%,而市場上的代餐碳水化合物配比通常在20%左右,長期攝入可能導致營養問題。

“人體的能量獲取主要渠道還是碳水化合物,長期吃代餐,沒有及時進行身體評估,對身體可能帶來種種不利的影響,如轉氨酶升高、肌肉萎縮、蛋白質丟失、電解質紊亂等問題。醫學上的減肥講究療程,比如代餐一般以8-12周爲一個療程,休息3-6個月,待身體修整後再重新啓動第二輪。“臨牀上隨意減肥帶來身體損害的案例非常常見。”陳容平博士提醒,減肥人士需要掌握更多營養健康知識和理念,通過適當調整膳食結構和進餐順序等,管住嘴邁開腿,來重塑健康生活方式,“而不是一邊喝着奶茶,一邊吃着代餐減肥。”

特朗普政府公佈行政命令:禁止美國投資者投資與中國軍方有關聯的企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