催妝
小說推薦催妝
萧泽这些年势力铺的大,为杀凌画,不惜大力培养暗卫,的确是缺银子。
也因此,当年暗中让人动了衡川郡修建堤坝的银子,但他没想到,一场大雨,竟然让衡川郡的堤坝被冲垮,豆腐渣成这样,且绵延千里受灾。
他手都哆嗦了,几乎扶不住桌案。
天誅道滅
若是让父皇知道,他的太子位一定不保。
重生之禦妹無雙
父皇自小就教导他爱民如子,他以前也的确是这样做的,但谁让当年西川大乱,他听从了太子太傅的怂恿为争功劳,在朝臣们面前夸下海口,能平息西川之乱呢,后来,将自己架在了火上,怕失言于父皇,怕父皇对他失望,怕失信于朝臣,怕朝臣对他摇头叹气,说他才不立足,德不配位,他只能暗中砸了千万两银子,才算平了西川之乱。
美男,給本宮笑個
而千万两银子从哪里来?他有一个厉害的太傅,自然是掏空了江南漕运。
以至于,后来为补上江南漕运的亏空,动了吞噬凌家的心思,栽赃陷害凌家,偏偏,他舍不得心里那么点儿对凌家最小的女儿的想法,所以,在父皇面前提了一句王晋,父皇想起来王晋是凌画外祖父,于是ꓹ 斟酌之下,没赦免凌夫人ꓹ 而留了凌画。
但凌画出人意料地竟然敲登闻鼓告御状,不怕被打死,撑着一口气ꓹ 到了御前请求重审江南漕运案,因此ꓹ 他折进去了太子太傅不说,还折进去了以太子太傅为党羽的一干人ꓹ 那些ꓹ 都是他东宫的得用之人,他损失惨重。
他恨的不行,后悔的不行,但追悔莫及。
后来,凌画掌管江南漕运,他开始没动多大的杀心,更多的只是后悔而已ꓹ 但随着她接手江南漕运,掣肘东宫的地方愈多ꓹ 无论是东宫的人ꓹ 还是东宫所做的事情ꓹ 都受到她方方面面的钳制ꓹ 他才真正动了杀心。
程家根本比不上凌家,所以ꓹ 哪怕他纳了程良娣ꓹ 稍微缓解了东宫的燃眉之急ꓹ 但却也不充足。随着重新培养因凌画而折损的那些势力,他愈发地需要银子ꓹ 两年前,在钱耿的出谋划策下,他动了衡川郡修筑堤坝的银子。
钱耿明明说,一个小小的堤坝,动了银子,也不会出什么大事儿,根本用不了那么多银子,但如今事发不过两年,衡川郡就出了这么大的事儿。
而钱耿,已被腰斩了。
萧泽回想他是怎么一步步走到如此被动的局面的,他都觉得不可思议,他真的没想过伤害百姓,他是想着待他登基,他要坐比父皇更好的帝王的。
誤惹豪門:染指冷厲權少
如今衡川郡绵延千里的灾情,会损失多少百姓?多少良田?多少民生?他根本就不敢想。
“太子殿下?”近臣见萧泽半天没动静,试探地看了一声。
冷酷寶寶:無敵媽咪壞爹地 天邊魚
萧泽闭上眼睛,声音沙哑,隐约透着几分压制不住的情绪,“温行之派来的传信的人呢?”
下臣小心翼翼回答,“已经走了。”
萧泽当即道,“喊姜浩来。”
下臣应了一声,命人去喊姜浩。
姜浩很快就来了,见萧泽面色发白,显然出了大事儿,拱了拱手,沉稳出声,“殿下!”
萧泽看到姜浩,镇定了一瞬,直言,“衡川郡发大水,冲亏堤坝,灾情绵延千里,本宫喊你来是让你尽快想办法,如何才能平息此事?”
姜浩也惊了个够呛,“是两年前衡川郡堤坝?”
“是。”
姜浩半天没说话。
龍極紋身 千幻冰雲
两年前,国库拨了银子,给衡川郡修建的堤坝,当时拨了白银三百万两,是任职巡查使的方敬曾巡查至衡川郡,上的折子给陛下,说衡川郡的堤坝必须修,陛下很重视方敬曾的折子,让工部尚书冯程亲自带着人去了衡川郡一趟,冯程回来禀告,说要修衡川郡的堤坝,需要白银三百万两。
当时陛下都大喘了一口气,没立马应允,国库虽然因为王晋上缴十之八九的家财,还算充裕,但江南漕运几乎整体瘫痪,牵连了许多进项,彼时,凌画拯救江南漕运才一年,虽已交了漂亮的成绩,但还没能够给江南漕运整体给救回来,所作所为还远远不够,所以,三百万两银子,国库若是一下子拨出去,也是一笔大的开支。
后来方敬曾又给陛下上折子,言辞恳请申明衡川郡堤坝修筑的重要性,陛下到底是信任方敬曾,最后咬牙准了。
银子拨下去后,方敬曾身子骨已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方敬曾曾做过陛下的伴读,亦兄亦友,二十年来,为陛下巡查各地,惩恶扬善,惩治了不少贪官污吏,当然也惹了不少人,受过多次刺杀暗害,也是落下了一身病,他最后一站是衡川郡,撑着身子骨上了最后一封折子,知道银子拨了下来,了却了一桩心事儿,折子上言不能再为陛下效力了,便阖眼而去。
当时东宫缺银子,处处都用钱,钱耿当初说动这笔银子,姜浩觉得不太妥当,钱耿于是去了一趟衡川郡考察,回来说方敬曾言之太过,依他看,衡川郡好好的,就算修筑堤坝,从地势上看,也用不了三百万两白银,顶多几十万两,就能让堤坝抵抗大水灾情。
他当时还带回来了衡川郡的地形图,他也看过,也觉得方敬曾是有些言之太过,大概人老了,弥留之际,行了糊涂事儿?
于是,他也没再反对。
太子殿下见他言之凿凿这样说,自然也没了意见,毕竟东宫是真的缺银子。
于是,一番操作下,便挪了白银两百四十万两。给衡川郡留了六十万两。
没想到,短短两年,衡川郡便发了大水,冲毁堤坝不说,且绵延千里受灾。还真是让方敬曾给言中了。
至尊帝妃:狂夫難馴 囍多多
“怎么不说话了?”萧泽看着姜浩,“连你也没法子吗?”
姜浩心情十分沉重,挚友钱耿被腰斩,死的惨,如今出了这等事儿,他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他脑子里轰轰的,沉默了片刻,才道,“殿下,派人立即去衡川郡吧!这个消息一旦走漏,凌小姐那里绝对不会放过咬死东宫的机会。”
“温行之既然已经得到了消息,凌画会不会也已经得到了消息?”萧泽心里实在没底。
“说不准。”姜浩也不敢十分肯定,毕竟凌画耳聪目明,消息灵通,“这样的大事儿,一旦她知道背后有东宫的手笔,绝对不会轻轻放过。”
“如今派人去衡川郡能做什么?”萧泽问,“总不能让本宫派人去私下赈灾吧?出了这样的大事儿,本宫既然知道,不上折子禀告父皇,却私自派人去衡川郡赈灾?做出这样的事儿,父皇难道不疑心本宫目的?朝臣们难道不疑心揣测?”
姜浩道,“殿下别急,让下臣想想。”
萧泽也知道急不得,可他就是镇定不下来,整个人都慌的很。
萌寶俏媽:總裁前夫請簽收 糖炒栗子
末日來襲之遠古空間 牧夜墨銘
重生在豆蔻年華
姜浩思索片刻,沉重地道,“殿下,有两个法子,上策是,立即派人去衡川郡,销毁当初的所有证据,经手之人,得知内情的,一律都灭口,然后,经由东宫的人,递折子,上达天听,对陛下禀告此事,陛下得知此事后,一定会震怒,下令彻查原因,然后,派人立即去衡川郡赈灾,而最先上折子的是东宫的人,殿下您如今虽然在闭门思过,但也可以借此机会,上折子,请求陛下给您一个将功赎罪的机会,您自请出京去衡川郡赈灾,趁机可以抹去当年的痕迹不说,还可以趁机破解这一局闭门思过。”
萧泽点头,“下策呢?”
姜浩继续道,“上策是在凌画没得到消息动手查的情况下,一旦他得到消息动手查,上策就不那么管用了,只用下策,就是拦住她的人,死活不能让其收集到证据来京揭发,我们现在就立马布局,舍弃衡川郡守吴易,保住他一家子,让他出来顶下所有的罪,因他与江北郡王府有旧情,所以,我们也许也可以将罪名按在江北郡王府得身上,同是楚姓,陛下哪里就对江北郡王府没有一点儿防备和猜疑之心?”
萧泽听完,攥了攥拳,“好,就按照你说的办,派东宫的头部暗卫去衡川郡,以两日为限,两日后,由人上折子,上报此事,本宫趁机请旨出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