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龍的黑科技
小說推薦銀龍的黑科技
当爱尔琳妮和奥利安娜她们看到那名巡林队长坠向尘埃,看到这些恶魔大军自王庭方向如蝗虫如海潮般淹没而来的那一刻,她们就已经明白:
塞伯霍姆的失陷,已经是命中注定的了。
甚至…整个科曼索都…在劫难逃!
不知道从多少年前开始,高等精灵、森林最初的‘园丁’来到了这里,他们围绕着塞伯湖建造了最初的栖息地,那就是塞伯霍姆。
而在北部精灵树附近,他们见到了至高神科瑞隆的神迹,于是她们在那里建立了新的定居点,象皇家园丁一样细心照料着树木,用树下建造的魔法空地打破了‘永恒阴影’,大型危险野兽在高频率的猎捕活动后被大量驱赶以及屠杀,为精灵的家园带来了长达几十个世纪的和平与安宁。
后来,她们建立了科曼索王国,直至今天,仍然以精灵王廷米斯卓诺的名字而被世人所知。
只不过毗邻米斯卓诺的塞伯霍姆,在纯净的湖水灌溉下远远高出了森林中其他部分,从前为精灵提供完美避难所的石灰石洞穴如今则成为了地表卓尔绝佳的隐匿处,又由于邻近耀星和月光丘陵,并且做为地区历史上重要的科曼索三大精灵聚居地之一,在科曼索王国已经湮灭的五个世纪后的今天,纯血精灵与卓尔在塞伯霍姆据点的争夺一直频繁而激烈,几经易手。
但无论是精灵还是卓尔,恐怕谁都没有想到,这片平静而神圣的塞伯湖,居然有一天…也会被恶魔这种生物所造访。
那种震撼、绝望与无力感,恐怕丝毫不亚于撕了一辈子逼的康帅夫与统壹方便面,在最初看到外卖天降时对他们销量与财报的降维打击…
由于高等精灵的迷锁存在,至少在这片广阔的森林深处,她们不必担心除了卓尔以外的敌手。
所以这片以塞伯湖为中心发展的精灵据点的防御措施,也依旧是以原始的哨塔、林寨等形式存在的…
至于城墙?
那种东西对于早就习惯了在幽暗地域里‘飞檐走壁’的卓尔来说有用吗?
但没有坚固的城墙、没有足够的人手,没有能在短时间内‘清地图’的大范围打击手段,她们拿什么来抵御眼前这如洪流般的恶魔…
科曼索的精灵虽然从未与恶魔这种生物正面打过交道,但有关恶魔的风闻却早就传遍了整个科瑞尔大陆。
而更令她们印象深刻的是…在米斯卓诺失陷不到一百七十年后,位于北地西方的叶尔兰精灵帝国就宣告毁灭。
据说其毁灭的根本原因,就是一座突然出现在艾斯柯角的深渊之门与蜂拥而出的恶魔大军。
而讽刺的是ꓹ 在不少人类历史记载与地图上,那里依旧被命名为——地狱门堡ꓹ 也不知巴托下那些日常背锅的魔鬼们知道后会作何感想。
奥利安娜看着希拉琳达消失的方向,眼中不可抑制的露出一抹痛楚的神色,然后对着似乎依旧无法接受眼前这一幕的爱尔琳妮以极快的语速道:
“我的姐妹ꓹ 赶紧离开这里吧!
“将这里被恶魔侵袭的消息传递出去,只有这样ꓹ 才能让更多精灵有逃亡的机会。
“如此,才不算辜负了希拉琳达她们的努力与牺牲!”
爱尔琳妮当然也明白这一点ꓹ 当即问:
“那你呢?”
奥利安娜望着恶魔大军的方向说:
“这里必须有人留下阻挡他们片刻ꓹ 否则以这只恶魔大军的行进速度…以平民们的撤离进度,根本走不了多少。”
爱尔琳妮也知道这件事情十万火急,但她却依旧有些无法接受这个事实,更重要的是:
“可这里地势平坦,即便你们留下来也…”
言外之意,以你们这只游侠部队,即便是留下来ꓹ 也根本无力阻挡这只恶魔大军片刻。
可她还未说完,就被奥利安娜这位精灵御姐一把捧住了脸颊:
我的青春正輕狂 六弦
“哈尼ꓹ 相信我ꓹ 你什么时候见过我做过没有意义的事情?
“如果来的这么多是卓尔ꓹ 我会二话不说跟你一起走ꓹ 但既然是恶魔,总还是可以试一试的。
“况且ꓹ 我还没活够呢ꓹ 说好了要去你家做客ꓹ 吃你亲手做的蜜饯的。
“所以如果我能有幸坚持到最后,我会试着往失音谷的方向引诱分流这群恶魔…
“最后ꓹ 爱尔琳妮,你不是曾说要带着所有向往米纳斯提里斯的同胞一同迁居北地吗?
“我想,是时候了。
“这无疑是最坏的时代。
“却同样是最好的机会。
“我相信你能做到…
“也只有你能做到…”
说着奥利安娜就在爱尔琳妮光洁的额头上轻吻一记,
“去吧,爱尔琳妮。”
然后将这位已经泪流满面的半精灵姑娘推下了树梢,就像是第一次遇见她时那位大姐姐的严厉模样:
“跑起来!爱尔琳妮!”
向着地面坠去的爱尔琳妮强忍着哭出声的冲动,猛地一闭眼睛,泪珠宛如乍破的银瓶化作万千的光点散入林中不见。
做了半个世纪巡林者的她比任何一个精灵都清楚即时传递消息尤其是战报的意义。
有时只是转瞬之间的耽搁,付出的可能就是成千上万条性命的代价!
于是当她再次睁开双眸时,她的眼中再无半点犹豫与踌躇,纤细苍白的手腕在松树枝上轻轻一搭,轻盈到仿佛没有任何重量的身体就转了二百七十度一个鹞越,猛的踏在极具弹性的枝干上,如同一只被拉满的长弓,将她自身如同利箭一般朝着南方的森林射出。
与此同时,脑海中浮现出整个科曼索森林所有精灵与半精灵据点的位置,并迅速勾勒出了一条最有效率的行进规划线路。
而每当这时,她心中那种让泽兰迪亚更加强大起来的希冀便越发强烈。
因为如果这里是北地的话,她完全可以依靠史莱姆们与卡卡的移动梦网做到辐散式的讯息传递,那样无疑能够拯救更多的性命。
就在爱尔琳妮即将跑出自己的视界范围的极限时,身后就传来了奥利安娜·风语者的呐喊声:
“我的族人们!抵死一搏的时候到了!
“生命值得我们为之而战!
“为了…米斯卓诺的荣耀!”
“为了米斯卓诺的荣耀!”
那些塞伯霍姆的精灵守军齐声发出呐喊。
爱尔琳妮终究还是没能忍住心中的那股悸动与哀伤,回首朝着塞伯霍姆的方向望了一眼…
然后她就看到了她这辈子恐怕都无法忘却的壮阔一幕。
随着奥利安娜高举起手中的弯刀,整个塞伯霍姆的丛林都仿佛为之共鸣,草木开始随风律动,葱郁的树叶也在为之起舞。
“嗡嗡嗡…”
一颗被种植了多少个世纪的古老橡树突然拔地而起,如同自沉睡中醒来的巨人一样,从脚边拾起一块苍白的巨石,朝着浩荡而来的恶魔侵略者投掷而去。
石块在空中不住翻转,很快就如同坠入磨坊的碾子一样,整个恶魔洪流的前锋地带当场就凹下去一块儿。
只不过早就习惯了残酷血战战场的恶魔们哪里会怵这种小场面,甚至都没有丝毫涟漪,就如同泥石流般继续翻滚向前,可很快就有更多的巨石轰然而下。
因为就在塞伯霍姆内,成千上万的古老树人,像是听到了遥远的钟鸣,如同出征的士兵一样,用它们的身体,组成了戍卫塞伯霍姆的城墙!
而在它们的肩上,在它们的身后,两千余名视死如归的风语者游侠好不间歇的将背篓里的利箭如雨一般朝着进犯的恶魔大军攒射而去。
風醉葉輕輕 蝴蝶藍
那一刻,爱尔琳妮仿佛透过他们,看到了先祖们刚刚来到科瑞尔大陆扎下根,与几乎永远不可能战胜的泰坦与巨龙相抗争时的画面。
那时的她们,就是用这种无以计数的死亡方式,换取身后族人们活下去的机会。
轰隆一声炸鸣突然打破了爱尔琳妮的幻象。
就看到彼方的天空突然阴云密布起来,然后狂暴的闪电朝着恶魔的洪流疯狂砸下。
爱尔琳妮也终于明白了奥利安娜那句话的底气所在,作为精灵王庭传承下来的风语者护卫者家族,她是被传授过科曼索森林迷锁的使用方法的。
眼下这些数以万记的战争古树与雷暴,都应该是迷锁的防御机制被奥利安娜所激发了出来。
只不过这个防御机制存在着漏洞,为了防备它被用来内耗,它在被设计之初是只能用于对抗非精灵生物的。
可能这位迷锁的设计者恐怕怎么也没有想到,精灵神后居然也会堕落成蜘蛛神后,更是带偏了一整只黑暗精灵部族,成了内战幻神的卓尔…
但至少,这一刻,科曼索迷锁完美胜任了它被设计者与历史所赋予的使命:
即在精灵据点遭到难以避免的毁灭性打击时,不惜一切代价拖住敌人的步伐,为身后的幸存同胞的逃亡,争取时间。
“米斯卓诺的荣耀…”
一阵阵仿佛自阴影中呢喃随风飘荡而来。
失音谷?
爱尔琳妮看向声音来源的谷地,处于立柱和埃塞布拉交界的瑞萨维之路,那里是科曼索精灵们的古老墓地。
那里是精灵埋葬之地,亦是他们的神圣之地,精灵不会在那里停留与定居,卓尔也会如同人类一样坚决地避开这片区域。
因为那里,依旧徘徊着一只拒绝前往精灵神国依旧驻留在主物质位面的守护英灵。
想到这里,爱尔琳妮才终于对奥利安娜有了那么一丝信心,她最后看了一眼那个坚毅决绝的背影,喃喃道:
“奥利安娜姐姐!你可一定要活着回来啊…”
網遊之暴醫
终于,随着她的急速掠进,无论是奥利安娜、那只背水一战的精灵守卫军还是那茫茫无际令人心生绝望的恶魔大军,都通通消失不见。
森林中再次回复了寂静与祥和,仿佛先前的一切,都只是她的幻觉。
但只有她知道,那一切都是如此真切而残酷的,希拉琳达她们的鲜血不能白流,奥利安娜的苦心也不能枉费。
带着这样的决心,她很快就抵达了第一个据点,纠结之树。
纠结之树是当年继精灵王庭和塞伯霍姆之后科曼索的第三大聚居点,当年大量没有参与大撤退行动的年轻精灵,战士,冒险者,半精灵以及游荡者都移居到这里,而随着塞伯霍姆的失陷加上常年与卓尔的来回拉锯争夺,这里反而成了非纯血精灵们最大的聚集点,同时也是当年爱尔琳妮进入科曼索的第一个落脚点。
碍于爱尔琳妮长达近三十年的苦心经营,这里不但开垦出了连绵的蘑菇田,阡陌的鱼塘,更是参考泽兰迪亚当年的矿工子弟学校开设了学堂与精灵育儿所,利用社会公益收留培养那些因为战争和人类从狩奴队手中夺回的精灵孤儿们。
所以当她急匆匆的赶回纠结之树时,第一时间就被这些小精灵们团团包围了,亲昵的用脸蛋蹭着她的白大腿,要抱抱。
若是放在平时,爱尔琳妮都会耐心的安抚他们,倾听他们的烦恼,然后将一些路上摘取的浆果分发给这些可爱的孩子们。
但眼下却是没有半点耽搁的时间了,爱尔琳妮直接用严厉而认真的眼神与下按的手势示意聒噪的孩子们噤声,然后在所有人不可置信的凝重目光中来到了那座挂在树上的大钟前,重重的敲击起来。
咚咚咚咚的鸣音当即传遍了整个纠结之树,于是所有听到钟声的精灵与半精灵们都迅速以最快的速度赶来回来,遥望着那个敲钟的身影。
说来这口大钟还是从南方的人类国度采购过来的,因为卓尔的耳朵普遍敏感,低沉而悠远的钟鸣声对于精灵们来说实在过于刺耳,却不可否认它能够在最短的时间内示警。
放在平时,三声钟鸣代表有卓尔奇袭者在附近进犯,四声代表有一整只卓尔游猎小队,六声是卓尔的大规模进犯。
食戟之丐世英雄 29歲還年輕
这座大钟被采购而来这么多年,大多都是三声,四声都比较少见,而六声也不过出现过一次。
但此刻…
是九声!
所有人都惶恐不安的望着爱尔琳妮。
没有人知道这究竟意味着什么?
难道是亡灵天灾开始在科曼索蔓延了?
而很快,他们自爱尔琳妮的口中得到了答案:
不是亡灵天灾,却是比亡灵天灾更加可怕的…
恶魔进犯!
“同胞们,我很遗憾为你们带来如此沮丧而绝望的消息。
“但在这样的灾难面前,我们除了逃亡,没有任何别的选择。”
底下当即有半精灵失声哭了出来。
爱尔琳妮当然知道她们是为了什么而哭泣。
因为他们蘑菇田就到了快要收获的季节,荷塘里的锯脂胖头鱼和螃蟹也到了最肥美的时候。
她们更加舍不下这居住了几个世代的树屋与新建好的学校。
失去了它们,她们将一无所有。
只不过此刻,没有人去讲这些没有意义而丧气的话。
终于有精灵面露绝望的看着爱尔琳妮道:
“如果恶魔真的如您所说的那么可怕的话,我们…又还能逃到哪里去呢?”
爱尔琳妮却是望向他们的身后,望向遥远的天际,仿佛穿透了无尽的林海,翻越了连绵的山脉,跨过了遥远的荒漠,透过无边的田园,看到了那座她曾准备安度余生的白色之城,缓缓道:
花都柳公子 大鵬鳥
“我的家乡。
“泽兰迪亚———米纳斯提里斯。”
不过话到半途她顿了顿,在所有人瞠目结舌的目光中又道:
“不过…那里终究还是太过遥远了。
“所以我们需要一个中转站与能够阻击这只恶魔洪流得桥头堡。
“我们先一路向南,向科米尔的提凡顿城撤退。”
科米尔,我们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