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道紀
小說推薦大道紀
呼!
似有无形的阴风自虚无之中吹出,掀起长街之上的细微灰尘及落叶杂物。
显得幽冷而诡秘。
哒~~~
清脆而有着节点的脚步声好似鼓点般不住的响起,由远及近的还有一阵苍凉古老的歌声。
那不是启汤,甚至不是人类的语言,甚至不是诞生在妖族之间的语言,而是一种极为繁复绕口的祭文。
傻君獨寵強悍妻
不知其意,却仍让人遍体生寒。
“这,这……”
听着若有若无的歌声,打闹的兔八与菜小白齐齐打了个寒颤,这才发现四周的诡异变化。
不知是长街之上的人消失了,这酒楼之中之前嘈杂的说书,吵闹,行酒之声也全都消失不见了。
而诡异的是,若非听到这一道奇异的歌声,他们甚至都没有察觉到这一点。
魔修求生指南
当即,这两个小妖都有些毛骨悚然。
这座古城虽然比不上龙城道最大的龙牙城,龙角城,但也是有着数十上百万人居住的城池。
眨眼间全部消失不见,这未免也太过诡异。
这种感觉,就如同瞬息之间挪移天地,让他们来到了另外一处空间而不自知。
“菩,菩提…..”
兔八有些紧张,菜小白已跳下桌子,一伸手抱住了安奇生的小腿。
虽开灵不到一年,认识安奇生也不过数月,但这小家伙当然不会不知道谁更靠谱。
兔八狠狠瞪了他一眼,探头看向窗外,听着渐行渐近的脚步声,神情紧张又兴奋:
“这是大妖鬼的气息吗?”
他自开灵至今,尚且没有见过几个妖,更别说这般诡秘的存在了。
却浑然没有感觉到异样。
换做数月之前的自己,无论敌友,碰到这样的情况,第一时间就会逃之夭夭。
“或许不是……”
安奇生微微摇头,眸光之中闪过一缕意义难明的光芒。
能在他的注视之下刹那挪移百万生灵,城中那物却还做不到,之所以消失不见,不过是在原本城上罩上了一层类似于禁制,阵法之类的东西罢了。
兔八菜小白看不清楚,却自然瞒不过他。
“只是这气息……”
他眸光微动ꓹ 心海之中已有嗡鸣响动。
无人可见的心海深处,一颗七色环绕的种子无声无息之间‘破土而出’生长出细密稚嫩的枝丫。
一如其种ꓹ 生有七色。
境界不同于力量,正如道行不同于法力,两者相辅相成ꓹ 缺一不可,但主次分明。
前者如渠ꓹ 渠成,则灌水自易。
安奇生境界未必有多高ꓹ 但一次次攀升跌落ꓹ 根基之扎实自然是无需多言。
待得他想要修行,自比正常人容易无数倍。
尤其是这地仙道之中灵机浓郁更胜万阳界,虽说补上立地成圣,但也无需按部就班。
在他接触到‘道、佛、神、魔、妖、鬼、儒’七道灵机的刹那,他已跨过了养气,受箓,温养ꓹ 本命,入道等境界。
这枚七色种子ꓹ 似是本命ꓹ 却也可叫做金丹。
其中所蕴含的ꓹ 却是他自七道灵机之中所取得的精华。
既决定入乡随俗ꓹ 他自然要取长补短,而同修诸道对于此界众人来说如同天方夜谭ꓹ 对于他而言ꓹ 却又算不得什么了。
嗡~
随着安奇生心念一动ꓹ 七色树枝舒展,他的耳畔也响起了那一道若有若无的呢喃:
“无视本尊ꓹ 终有一日你会被那树灵斩杀…..”
连同那大自在一并塞过来的,还有那所谓的‘无上心魔系统’。
当然,如大自在一般,这所谓系统,也被割裂成两半,菩提树中留存一半,他得一半。
而这系统也连同大自在一同,镇压在七色道种之中。
“寄生于所谓系统之上的傀儡罢了,又懂得什么?”
安奇生漫不经心的回了一句。
却藉由七色道种,来感应城中诡异的来历,数月以来他都在荒野之中漫步,之所以入城,自然不是没有原因。
道佛魔妖诸灵机是此界万种灵机之长,真正独异于彼此的唯有这七道,这耆老灵机汇聚,就已可捕捉此界九成九的灵机气息。
刹那而已,安奇生已捕捉到了城中阴冷之气是何来历。
却是不由的皱起了眉头。
呼~
随着安奇生眸光一凝,城中的气息顿时又是一变。
幽冷诡秘的气息之中传出的歌声戛然而止,那脚步声,也缓缓停下。
远处街道的尽头,垂流的阴影之中,一双幽冷猩红的眸子,已洞彻虚空,定格在了安奇生所在酒楼之上。
“桀桀桀桀~~~”
聖皇天下 異翔*傑少
干涩刺耳的鬼啸之声响彻城池,阴影之中,一条红影走出。
那是一个披着红色如袈裟一般衣衫的光头大汉,**在外的筋骨展现出近乎完美的线条。
只一眼看去,似那每一寸皮膜之下都充斥着爆炸性的力量,让人望而生畏。
“呵呵~”
红衣光头大汉舔舐着嘴角,似笑非笑的看向安奇生:
“小妖无眼却有福气,歪打正着就来了本神牧场?好得很,好得很啊。”
神?
神!
安奇生神情漠然,兔八却是心头一跳,有些不可思议的看向那头鬼魅也似的红影:
“神?”
天地之间,谁不知神?
作为天地最尊最贵的一批人,哪怕是如今,都有着无数的信众虔诚膜拜。
他虽是妖,却也听说过神的大名。
可眼前之人,阴邪鬼魅也似,这也是神?
“嗯?”
安奇生微微抬眉,眸光垂落:“你说牧场?”
“帝牧天地,神牧众生,此城,却正是吾之牧场,吾是牧守此城之神,天刃!”
红衣大汉摸着自己绝无半丝毛发的头顶,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呼~
一缕缕炊烟也似的气体自一座座房屋之中飘忽而出没入他的口鼻之间。
肉眼可见,那光头大汉的气息就在变得越发的沉凝,冷冽。
“灵机…..”
安奇生眉梢微动,却已看出那光头大汉所吞吐的气息为何。
分明就是伴生在人体之中的那一抹灵机。
其吞人之灵机,吐出之灵机却又没入人体之中,这一吞一吐间,灵机就有着某种极为细微的变化。
國家神秘事件調查組 爆笑阿稀
似变得更为灵动纯粹。
以此城之民为体谅灵机的容器用以修行……
笑二之死亡迷局
安奇生眸光闪烁,却是联想到了自日游神的元神烙印之中看到的细微东西。
神牧天地,万物为神所用。
这并不是传言,而是一道准则,久远岁月之前,万族万灵生存的第一准则。
“许久没收割,却是平白浪费了那许多。”
一缕迷醉褪去,红衣大汉似有些肉痛的咂咂嘴:“这些牲人的寿命还是短了些……”
“天地间灵机予取予夺,以人养气又有什么用处?”
安奇生扫过全城。
那幽幽暗暗的无形屏障之下,那定格在那红衣大汉出现之前的古城众人身上,气息顿时跌落低谷。
就似数日不眠不休的高强度劳作之后终于闭上眼。
而随着那红衣大汉的吐息,一缕缕灵机补上,方才让他们避免了当场暴毙。
“此城为吾牧场之一,满城皆吾牲人,偶尔有没开化的妖兽误入吃上一两个倒不打紧,只是成了气候的小妖,也敢来放肆,看来,是本神沉睡了太久……”
红衣大汉身量极高,声音却沙哑刺耳,带着似刚从死人堆里爬出来那种阴森冷煞之气:
“吾牧人而不牧妖,往年见了妖鬼多也随手宰了或吃了,此番沉睡却是多年不曾尝过,你既碰上了,倒可帮本神回味一二……”
话音至此,他顿了一顿,方才舔了舔嘴角:
“陆上妖味大,水中妖腥臭,草木精灵可向来是最为甘甜可口……”
他眸光猩红却无杀机,看向安奇生的目光如老饕看到了珍馐美味,只有大快朵颐之心,绝无毁坏之念。
感知到这道眸光,兔八心中发寒,周身毛发倒竖,再压抑不住胆小本性,几乎就要拔腿就跑。
“你我往日无冤近日无仇,仅仅只是因为我误入此地,就要置我于死地吗?”
安奇生眸光平静,面上却是轻叹一口气:
“这真是好生没有道理……”
诸界有不同,地仙道,亦或者皇天界,却是比之被灵机影响的人间道还要残酷许多。
因为神人之间,有着一道难以想象的巨大鸿沟。
“讲道理?真是蝼蚁的认知……”
似是醒来未久,或是根本不在乎面前的三个小妖,亦或者是有其他原因,自名天刃的红衣大汉哑然一笑:
“力强者尊,力弱者卑,这才是这世上唯一的道理!?与本神讲道理,配吗?”
天刃脸上含笑,眸光之中却无半点笑意,有的只有漠然冷酷,眼前的三个小妖在他看来,不过是比这满城的牲人稍强一丝的蝼蚁罢了。
稍强一丝的蝼蚁,仍是蝼蚁。
这是此人的话,却让他想起了许久许久之前曾见过的一人。
可即便是那个信奉‘道理比拳头大’的人,结局又如何?
“说的不错。”
扑面而来的凌厉之气让兔八与躲在腿下的菜小白心中发毛,安奇生却是点点头。
“嗯?”
看着缓缓起身的安奇生,天刃的眸光一动,似是看到了什么极为有趣的东西,粗犷的脸上泛起一丝冰冷的笑容:
“你……”
轰!
天刃的话尚未出口,一道似千百雷霆齐齐震爆般的巨响已响彻古城。
霎时间,古城剧震。
虚空之中荡起层层涟漪,那一层无形的屏障陡然间颤动起来,如同投入巨石的湖泊,涟漪荡开。
砰!
音波炸起已是极快!
但相比于安奇生,却又极慢。
兔八只听一声巨音轰鸣,酒楼穹顶已被整个掀翻,呼啸的狂风漫卷着滚滚烟尘扩散,刹那而已,整座城池都被笼罩在内。
“他……”
兔八面皮狂抖。
但他念头转动的速度还是太慢,尚未回过神来,就听到一声更为巨大,且高亢的碰撞之音!
轰隆!
石破天惊,灰尘满天。
偌大古城似整个翻转过来,虚空之中荡起的涟漪彼此激荡,如巨浪滔天。
“你!”
惊怒之音乍闪即灭。
一道七色流光如龙般拔地而起,拉扯出刺耳至极的音爆之音,将天刃冲上高天,抛飞不知几百几千里!
穹天之上狂风漫卷,浩荡烟云滚滚激荡,肆孽的灵机如千百苍龙怒啸,一时漫卷天穹,天象为之大变。
云雾碰撞之间,生出一道道森寒的闪电光芒。
呼呼~
听着狂飙的罡风音爆,兔八如梦方醒,一伸手将地上蹲坐发愣的菜小白抱起,脚下一点,已冲出滚滚烟尘笼罩的酒楼。
“夭寿了,菩,菩提竟然这般生猛……”
西遊證道傳
逍遙軍醫
兔八一脸冷汗的躲在角落,随时准备遁地而走,一面战战兢兢的看向城中如龙烟尘缭绕之间,七色交织如龙仙神般的人影。
此时此刻,哪怕他再蠢,也不会认为自己能够‘降服’这样一尊恐怖的妖怪了。
呼~
气流漫卷,灰尘飘荡。
七色缭绕的神光之中,安奇生立于一处民居的屋檐之上,凝望着半空之中似即将喷薄般的火山般的暴怒气息。
漠然的神色之下,他的心中有着一抹难言的滋味。
似是脱开枷锁,得见真我。
亦或者是摆脱束缚,肆无忌惮!
砰!
似如虚空被一头撞破。
**变成近乎全裸的天刃踏步而出,强健如山的身躯之上有着点点金血流淌,垂下的两臂交接处,有着一个触目惊心的拳印。
这一拳,近乎打碎了他的双臂!
他的神情惊怒且有着难言的震怖,其音褪去沙哑,变得高亢至极:
“能御道、佛、神、魔、妖、鬼、儒七道灵机?你究竟是谁?!”
轰!
一声嘶吼更胜龙吟虎啸,更压过天象变易的电闪雷鸣。
体魄之上的伤痛无法比拟他心中的震荡,以至于被人一击打飞,他心中第一浮现的,还是不可思议。
天圣传道,梵圣传佛,魔圣传魔。
道佛魔固然有着相通之处,由魔入道,由道入佛者不在少数,可修持一道,转修一道,与诸法齐修。
这根本不可同日而语!
天刃神情震怖,心中不住颤动,想起了曾经。
他得记忆之中,曾有一只骄傲至极的孔雀,修持五行五色,兼修五道,其力可逆天。
傲笑天地,横行六道,几无人可制。
此人,此人……
魔域棄少 地靈人傑
“讲道理…..”
他心神激荡间,就见一抹七色交织的光华自地而天,漫卷天地间无尽灵机,化作一株矗地通天的七色神树。
以一种漠然而酷烈的姿态,向着自己抽打而来:
“的确不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