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寶蓮燈開始的聊天羣
小說推薦從寶蓮燈開始的聊天羣
只要不死,就不算背誓。
滴滴抓鬼 康小寶
说起来,到了现在这个地步,王舞早就能解除“不杀之誓”了,但她就是没有解除,依旧让“不杀之誓”作为对自身的束缚。
有了“不杀之誓”的束缚,动手都不能痛痛快快的,要保持着克制,免得一时冲动,将人给打死了。
没有誓言的束缚,打死了坏人,也就是打死了,没什么大不了的。
但有着“不杀之誓”的束缚,终究会让她束手束脚,在打人的时候,会下意识的收了几分力气,免得一下子给打死了。
当然,“不杀之誓”并非只有坏处,好处也是有的,而且非常的强大——只要有着“不杀之誓”的束缚,实力就会变得比过去的那个自己强大,至于到底强大了多少倍,这个不太好说,有些人只是翻倍,但有些人却翻了好几倍。
王舞就是翻了好几倍。
在她还弱小的时候,立下了“不杀之誓”,虽然有着誓言的束缚,让她不能随便的杀人,但却提高了她的实力,帮助她度过了不少的难关。
此时的“不杀之誓”,对于她来说,更多的算是一份怀念,也算是对她自己的约束。
就她现在这个性子,如果没有“不杀之誓”,估计会变成一个杀人盈野的女魔头。
现在她滴血不占,只是脑子稍微有点问题,节操的余额也不太充足,其他方面都很好。
所谓人无完人,也不能要求的太高了。
最起码现在的王舞还是很不错的,并没有因为“不杀之誓”而感受到什么困扰。
……
大白云之上,苏白端坐不动,静静地看向前方ꓹ 而在他的身后,碧罗姑娘仿佛雕塑一般ꓹ 从出发到现在为止,她都没有动过一下,如此毅力ꓹ 实在是令人惊叹!
“群主哥哥,师父去做什么了?”
韩嘤嘤亲眼看到王舞脚踏飞剑ꓹ 朝着远方的黑气飞了过去,顿时坐不住了ꓹ 于是来到苏昊的面前ꓹ 直接开口问道。
小铃儿同样是感到了好奇。
虽然没有直接开口问,但却站在了韩嘤嘤的身后,脸上也露出了探究的表情……
这就说明她是跟韩嘤嘤站在一起的。
江湖無意了滄桑
“遇到了一个有意思的家伙,你师父过去打听消息去了。”
苏昊直接回答道。
“原来师父是去打听消息去了,我还以为师父有什么事先走了呢。”
韩嘤嘤明显松了口气。
“你也不想想,你师父就算走了,又能去哪里?”
苏昊说道。
“呃ꓹ 人家一时间没有想到嘛。”
韩嘤嘤吐了吐舌头,故作撒娇的说道。
“好了ꓹ 小丫头ꓹ 多用点脑子吧。”
苏昊好心的说道。
“群主哥哥ꓹ 我怎么感觉你像是在说我傻呢?”
韩嘤嘤疑惑道。
“你多心了ꓹ 我没这么说过,不要胡思乱想ꓹ 有时间的话ꓹ 你就多去想想ꓹ 接下来做点什么。”
苏昊神情严肃地说道。
“哦,我知道了。”
韩嘤嘤弱弱地点了点头说道。
“你师父回来了。”
苏昊说道。
“师父回来了?”
韩嘤嘤闻言ꓹ 嘀咕了一句,然后抬头看了过去,果然看到不远处,黑气掉到了地上去,而一道剑光正朝着这边驶来!
一眨眼的功夫,剑光就到了大白云上,露出了原来的形态。
韩嘤嘤高兴的扑了过去:“师父,你回来了呀!”
王舞伸手将韩嘤嘤给推开,然后伸手摸了摸韩嘤嘤的小脑袋,温言软语地说道:“小嘤嘤,你先到一边玩去,我有事跟群主说。”
韩嘤嘤嘟着嘴,有点不开心的问道:“有什么事不能告诉我?”
王舞恳求道:“小嘤嘤,体谅一下了。”
韩嘤嘤稍微愣了愣,然后笑着说道:“师父都这么说了,我当然会好好地体谅师父的。”
王舞笑着说道:“没白疼你。”
韩嘤嘤:“……”
师父又得意忘形了。
“好了,小嘤嘤,去一边玩去吧。”
王舞伸手将小嘤嘤往旁边一拉,然后走到了苏昊的面前:“群主,我回来了。”
“打听到了什么消息?”
苏昊问道。
“呃,前面那团黑气,不是什么好人,我将他打了个半死,然后对他进行了搜魂,最终得知了一些非常重要的消息。”
王舞侃侃而谈:“我们所在的这个地界,是一个叫越国的国家,当然在这个世界,越国只是一个小国,周围还有些乱七八糟的国家,都是些不大不小的国家,而在这些国家里,也存在着正邪对立分明的修仙门派。”
限制級領主 善水
“在这越国的修仙门派,原本有七个,分别是掩月宗、黄枫谷、灵兽山、清虚门、化刀坞、天阙堡、巨剑门,七派中掩月宗实力最强,灵兽山紧随其后,其他几个门派则实力差不多。”
“不过,这都是很早之前的情报了,现在的越国七派,因为魔道入侵,已经迁移走了。”
“刚才遇到的那个家伙,就是魔道中的鬼灵门的元婴期长老,群主觉得我们接下来该做些什么好?”
王舞说到了最后,目光灼灼的看向苏昊,有种迫不及待搞事的冲动。
“你是怎么想的?”
苏昊没有马上回答,而是看了王舞一眼问道。
“我的想法,当然是按照原计划行事了。”
王舞说道。
“你不怕鬼灵门的修士来找你的麻烦吗?”
苏昊瞅着王舞问道。
“哎,群主,这有什么好怕的?”
完好无满不在乎地说道:“不过是几个元婴期修士罢了,真要是遇到了,我保证让他们知道花儿为什么这么红!”
“好吧,鬼灵门的修士要是过来找麻烦,就都交给你来解决了。”
苏昊说道。
“群主,我觉得你想的太多了,鬼灵门都折了一个元婴期长老了,我就不信还敢过来找我们的麻烦!”
王舞说道:“真要是敢来,我就让他们有来无回!”
“你倒是好大的口气。”
苏昊说道。
“嘿嘿,群主,我这也不算是大口气,只是正常的语气罢了。”
王舞嘿嘿笑着说道。
“好了,你也被嘿嘿了,说说你接下来的计划吧,什么原计划,我都没有听说过。”
苏昊嫌弃的看了王舞一眼说道。
邪妃戲美男:拐個王爺回家玩
“哎呀啊,群主,你的记性怎么那么的差劲?我们当时可是说好了的啊,走到哪里算哪里。”
王舞大喊道。
“这也算是计划?”
腳踏兩條船ii破碎的愛 小黑仔
苏昊翻了个白眼,没好气地问道。
“当然算是了。”
王舞语气坚定地说道。
“好吧,你觉得是就是好了,我没有意见的。”
春時恰恰歸
苏昊淡淡地说道。
“群主,我们按照计划行事,不用太过担心,要是真敢来找我们的麻烦,我就去教训他们一顿,让他们知道我的厉害!”
王舞拍了拍胸口保证道。
“嗯,要是来找我们麻烦的,就交给你去对付了,现在给我回去乖乖的坐好,我要加速了。”
苏昊说道。
“哎,群主,干嘛要加速?”
王舞疑惑的问道:“我觉得这个速度就挺好的,慢悠悠的在天上飘着,我们也能看看下面的风景。”
“速度太慢了,我们一天走不了多少,太慢了。”
苏昊说道。
“呃,慢倒是慢,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我们难道不能慢点了吗?”
王舞好奇地问道。
“你要是想慢点,就一个人御剑飞行吧。”
苏昊神情严肃地说道。
鬼運纏身 尼古拉斯趙四
“别介!”
王舞嬉皮笑脸地说道:“群主,我就是随口一说,也没说反对的话,要加速就加速吧,其实我也受够了这慢吞吞的速度了,快点挺好的!”
豪門小秘也瘋狂 帥帥女人家
“……”
苏昊顿时就无语了,原本对王舞的认识,现在也刷新了对她的看法,不愧是节操为负的女神经呀。
“群主,现在可以加速了。”
王舞催促道。
“你坐好了吗?”
苏昊看了眼依旧站在他面前,连动都没有动一下的王舞,黑着脸问道。
“群主,我这么站着就可以了。”
王舞说道。
“速度太快,你会掉下去的。”
苏昊认真的说道。
“不会的,群主你放心好了。”
王舞笑着说道。
“你确定?”
苏昊再次问道。
“嗯,我不止是确定,还肯定,以及一定。”
王舞笑嘻嘻地说道。
“在加速之前,我劝你一句,坐好了,不要乱动。”
苏昊好心的提醒道。
“谢谢群主的好意,我都知道了。”
王舞主动道谢。
“算了,你这个样子,早晚要等到你吃亏了,才会知道我说的是对的。”
苏昊无奈地说道。
“群主,我就觉得你想的太多了,只是站着而已,至于如此的大惊小怪吗?”
王舞完全不理解苏昊的良苦用心。
“你就等着吃亏吧。”
苏昊没好气地说道。
“群主,快点出发了,我已经等不及了。”
王舞笑着说道。
“你自己倒霉就可以了,不要连累别人。”
苏昊说道。
“好吧,群主,我明白你的想法了。”
王舞撇了撇嘴,然后看向韩嘤嘤跟小铃儿:“你们两个都给我去坐好了,不要乱动,记住我的话,不许反驳。”
或许真是“不许反驳”管用了。
韩嘤嘤跟小铃儿都没有说话,乖巧懂事的坐好了,只有王舞一个人傻傻的站着。
当有个疯子说自己没病的时候,不会有人相信他的话,因为他是一个疯子。
但有无数个疯子说自己没病,其他人都相信了,只有你一个不相信,那么有病的就不是疯子,而是你了。
“都坐好了,我这就加速了。”
苏昊说完这话,果断提高了大白云的速度,一下子冲了出去。
原本得到了苏昊的提醒,都坐好了的各位,一点事都没有,反倒是站着的王舞,现在到了八辈子的血霉。
充分的体会到了在风中凌乱的感觉。
苏昊提速过后,等到速度稳定了下来,便抬头看了王舞一眼,顿时乐不可支的笑了起来:“哈哈哈!你现在这个样子真有趣!我早就提醒过你了,结果你不听,现在好了吧?”
王舞黑着脸说道:“群主,不要嘲笑我了,你不嘲笑我,其实我们还能当朋友的。”
苏昊遗憾的说道:“不嘲笑你是绝对不可能的,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个笑点,要是不能嘲笑个够本,怎么可能善罢甘休?”
王舞委屈的说道:“群主,不看僧面也要看佛面,你不能这么对我呀。”
苏昊说道:“这跟我没有一毛钱的关系,我早就提醒过你了,你不听就算了,现在反悔了算什么?这个世界上可没有后悔药给你吃哦!”
王舞说道:“群主,我不要后悔药的。”
苏昊说道:“本来就没有后悔药的,你就算是要了,最后也要不到。”
王舞说道:“群主,别提后悔药了,我现在就是想要问一下,飞的这么快,我们最后要去哪里?”
苏昊淡淡地说道:“飞到哪里算哪里。”
王舞郁闷的说道:“群主,你也太没有追求了吧。”
苏昊说道:“要什么追求?”
王舞稍微愣了愣,然后说道:“当然是……”
话都没有说完,她也卡壳了,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一时间有些着急,满头都是汗。
“好了,不说这个了,前面出现了不少黑气,八成是魔道中人,现在就交给你来对付了。”
苏昊突然说道。
“魔道中人?”
王舞满脸疑惑,然后神识扩散出去,很快感知到了不远处的黑气,应该就是传说中的魔道中人了。
现在飞了那么久,都没有离开越国,而越国早就被魔道给占领了,所以遇到了魔道中人也是正常的。
当然,这个所谓的正常,只是针对在越过待久了得人,初来乍到的人是个例外。
“对,就是魔道中人,光是从他们的气场,现在就能看出来了,百分百是魔道中人。”
苏昊语气有些激动地说道。
“群主,真的要把他们都交给我来对付?”
王舞问道。
“你是觉得自己对付不了他们吗?”
苏昊看着王舞问道。
“并非如此。”
王舞摇了摇头,然后说道:“我能轻松地收拾了他们,但这里终究是魔道中人的底盘,要是打了小的,来了老的,我该怎么办?”
“不要担心,我会罩着你的。”
苏昊笑着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