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渾道章
小說推薦玄渾道章
梁屹的积蓄原本就已是足够了,这一次观看了数本道书,使他明白了许多,也得到了许多,关键是坚定了心念,去掉了心中之惑。
不过最大的障碍,还在于他受自己老师余常的影响实在太深了。
他所修炼的法门乃是余常所传,称得上是极为相近。可世上终究没有两个人是完全一样的。
在最初的时候,得益于上法传承,他受了不少好处,可是越往上行,就越是艰难,特别是在攀渡上境的时候,若是抱守的不是与自身全然合契的功法,那么就像背着沉重负累一般,很难再往上走。
所以这段时间里,他就是在重新打磨自己。其中最主要的,就是散去了原来的余常为他梳理塑造的观想图,再是重作整理了一遍。
这是因为在看过道书之后他就感觉到了,自己老师原先当是准备在完善自身道法之后,再给他接引之法,而他之观想图也是为后续法门做准备的,两者契合之后方得攀升。
可是随着余常被拘禁,道法不得完成,现在这一步也是无法走通了,那他只有自行寻法而上了。
其实这也未必见得全是坏事,攀道得他人之助,登梯而上可行,但若纯受他人之道,那也就永远被锢束在这个画好的框中了,除非是能打破重来,现在他打破樊笼在先,若得功成,那么日后当不会受此束缚。
可这一切前提他能真个成就。
玄修修行在于神元,而重聚观想图则意味着需在更多章印之中投入神元,这是扭转道路所必然要付出的代价。
而在此之外,他还需积蓄更多的神元用以破境。
换了一般人,根本就没可能再去有重理观想图的机会,但好在他的资质远胜同辈,当年余常选择他作为第一个亲传弟子,还亲自为他梳理功行,自然也是因为看重他的和根基和天资。
现在他成功重塑观想图,虽然再打磨下去,继续积淀一段时日方才最好,可是眼见大战在即ꓹ 玄廷需要更多的助力,而玄法更需要有更多人站出来证明ꓹ 他已是不准备再等下去了。
随着殿中炉香逐渐飘散,他整个人也一股飘渺白烟所包裹,而他的精气神也在不断升华之中ꓹ 到了一个极限之后,像是撞碎了什么阻碍般ꓹ 身外一空,而后他在大道玄章之上便看到了那一枚“重易”之印。
训天道章出来如此之久ꓹ 他与许多同道交流过ꓹ 更听得万明讲道,知道要想借渡上行,关键就在于借这一枚重易之印往上攀渡。
可眼下虽然看到了此印,但他却感虚虚荡荡,总觉得哪里似差了一点,难以将之引渡为己用。
每一个修道人攀渡上境,所遭遇到的情形都是不同ꓹ 但有几点却是相同的,首先在于去掉心中之惑ꓹ 还有一个ꓹ 就是完善自身。若连自己都不完满ꓹ 那又如何上进ꓹ 这就好比根基之上全是孔隙,怎又撑起撑天大树?
如张御在走此道之时ꓹ 完成了三元之法ꓹ 万明道人在荒原之中打磨根基ꓹ 数十年对抗魇魔寄虫。
可道理归道理,有的时候ꓹ 连修道人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是否做到完满了,不循上法,一些瑕疵是根本难以看出的。
梁屹此前重塑观想图,他知道这条路是对的,但一损一成之间,就难免落下了一些难以修补的漏洞,而这一点缺陷,在攀渡之时就会被无限放大,进而成为拖累。也就造成了他明明看到了那重易之印,但气意没法上去攀附借渡。
这个时候,实际上他还有一条选择,也是曾经有过设想的,那就是万一无法前行,那就转修浑章,借助大混沌之助补足缺陷,那还是有极大可能跨过境界去的。
可在这个时候,他却没有如此做,或许这般的确是可以跨过此境的,可是这个时候希望还没有完全断绝。
且此时只要是心中退意一起,或者认为只有大混沌可以相助自己,那么就会如堤坝垮塌,全盘崩溃。
而他作为玄尊弟子,为了能助他去得上境,余常也是给他留下一个后手的,可以在关键时刻相助他一把。
这个时候,在大道玄章之上一个章印忽然亮起,一股升腾力量自神中生出,这一刹那间,他感觉自身距离那“重易”章印已然无比之接近,然而虽是接近,可还是未曾达到,依旧是差了那么些许,不但如此,他还是感觉这上升之势正在快速消退之中。
重生清朝幸福生活
这等感觉,就好像原本蓄势一跃之人,手指尖堪堪够到了对面,却仍是差了一点的虚落之感。
若是此刻再无什么办法,那么机会可能永远离他而去。
可哪怕在这个时候,他都不曾放弃,也没去想着去选择浑章之路,十分坚定地看着上方,浑身山下萦绕着一股绝然无悔之意。
而似是他这股意念之故,大殿之中那五座原本沉寂不动的玄碑之上,忽有一光影浮动,一股奇异气机随之扩散出来,像是流水一般从梁屹的身上流淌而过,恍若干裂之地遭遇甘霖洒落,那原本存在的缺陷在这一刹那间,却是被一一填补。
漏洞补满,根基完固,若破土之苗,自然而然顶升而上,原本他那下坠之势得有此助,却是再度抬升,意念一下驻落到了那重易之印上!
虽气意一落,他身躯一轻,视线继续往上抬升,没有再往下沉落,他知晓机缘已至,起意一推,就将自身余下的所有神元往章印之中渡入进去。
孤月行 張廉
章印之上一道闪耀光亮落下,霎时照遍全身,光芒到来那一刻,他整个人似被化去,在消失一瞬之后,却又重现于世。
他睁开眼目,心光一放,听得一声龙吟之声,一头双头四翼,形若蛟龙自他心光之中飞舞出来,这是经他改换之后命名为“翼蛟”的观想图。
自座上站起,身上勃发的气机便是整个殿宇也是遮盖不住,直往上方玄府冲去,震得周围禁阵晃动。
此刻他意气高昂,不觉吟道:
“高崖入云天丈量,行道漫远吟声长。举翼过得千山去,从容看遍旧风光!”
这声音越拔越高,伴随气机一同扩散,此刻坐在玄府高台之上的高墨亦是听闻,他不觉暗暗点头,眼中流露出欣慰之色。
梁屹在舒放气机一阵之后,将观想图收摄回来,随后转过身,看向那五面玄碑。
若是方才没有这些碑上之力相助,那么说不定他今日就没无法成功攀渡到上境了,但是现在看去,其却如寻常石碑一般,没有任何异状。
石门隆隆升起,那老道人自外走了进来,对他一个揖礼,郑重道:“梁玄尊有礼了。”
梁屹回过身来,正容还有一礼。
老道人这才露出笑容,道:“恭喜梁玄尊得此成就。”
梁屹道:“多谢前辈。”他一指那些玄碑,道:“前辈,不知留下此碑的那位刘玄首如今可在玄廷?我去往上层感谢一下。”
老道人眼帘垂下,道:“这位早年与外敌交手,早已作古了。”
梁屹沉默片刻,转向那五块石碑,双手抬起,郑重一揖,随后直起身,沉声道:“没关系,刘玄首昔日空出的缺,就由梁某来日顶上去!”
老道人猛然抬首,看着他的背影,不觉点了点头。
邪魅冷王:帶球醫妃哪裏逃 無憂郡主
他吸了口气,道:“梁玄尊,玄首有请。”
梁屹往上看去,心意一转,霎时出现在了玄府雁台之上,他对着站在那里的高墨拱手一礼,道:“梁屹见过玄首。”
高墨看他几眼,欣然道:“我玄修之中有多出一位俊才,余道友若能看到你今日之成就,定是十分欣慰。”
梁屹不由沉默。
高墨道:“你且放心,如今大战将近,据我所知,玄廷将会释得一些玄尊出来立功赎罪,你老师很大可能身在其列。”
馭鬼人
梁屹不觉抬头,“果真如此?”
高墨道:“此事等你到了上层一问便知。”
这时候,天穹之中有一道气光慢慢融开,同时有一股接引之力降下。
高墨看向上方一眼,道:“梁师侄,玄廷接你的人来了,待去到上层之后,可先去见一见张守正。”
梁屹点头应下,他又肃容一拱手,道:“玄首,梁屹就此别过。”
高墨点首道:“去吧。”
梁屹放松神气,顺着那股接引之力往上而去,随着一道金光降下,闪了一闪之后,那气光便缓缓收拢了。
高墨站在高台之上,一直望着他的身影消失,心中感慨之余,又有些担忧。
在他看来,玄修之中再得一位玄尊,毫无疑问是玄修的力量得以壮大了,可是大战将近,也不知他们这些玄修玄尊最后能得几人剩下呢?
张御此刻正在守正宫中闭关,他忽然心生感应,作为玄法开道之人,他立时知晓,自万明道人之后,又有一位玄修成就上境了,且还是一位旧识。
鳳傾天闌
他望有一眼后,点了点头,不过这位是有师传的,所以他没有去过问接引之事,重又闭上双目,继续在那里推演神通。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