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宗旁門
小說推薦劍宗旁門
苏礼作为身穿冰原猎兽者的‘北辰子’,一举一动其实都被乾荒众人注意着,哪怕这是他们被缘难的金身碾得不要不要的时候。
箭矢向道毒激射而出,那道毒真君早就注意到了这一点并且做好了准备,却是猛地口吐一件九龙毒樽,倒扣在道毒真君本身的身上。
当年剑宗一战,这道毒真君差点就被夏铭给斩杀了,只剩元婴在乾荒阳神的庇护之下遁逃而走。而他当年所用的‘龙角樽’却是成为了战利品,如今被丢在剑崖教的库藏之中积灰。
沒屍找屍
现在的‘九龙毒樽’显然是后炼的一件法宝。
其具体功用如何暂且不知,但是其防御能力却绝对值得称道。
苏礼那拉开满弓的一箭撞击在这九龙毒樽上面顷刻间化为湮粉,而巨大的冲击力却只是令它轻微震动了一下。
这种情况让苏礼明白,如今他有了神弓‘君之花’,有了能够助他发挥出神功威力的‘冰原猎兽者’,但却还缺少好的箭支。
若是他此时有一支好的箭支,直接一箭射穿那九龙毒樽进而将那道毒真君给彻底弄死。
但是对方挡住了他这一箭之后,那九龙毒樽就一下飞跃起来,往苏礼所在位置狠狠撞来……
这就是乾荒众人一支企图与苏礼正面接战的原因……他们有法宝,能够抵抗地磁暴动而拥有一定的攻击距离!
所以只要苏礼不再跑,他们就有办法将他置之死地。
对于这种情况,苏礼心念电转寻思了一下自己已有的应对手段,然后挑选了其中一种最为保险的……
他握着弓的左手立刻甩下,同时右手掌心摊开向前顶出,仿佛握着根什么东西一样……
片刻后,一根仿佛要将天空都能够捅出一个窟窿的法力神柱就已经从他掌心弹出,然后狠狠地怼在了那九龙毒樽之上。
“噹!”
一声脆响,那九龙毒樽就好像个什么球,被远远地击飞了开来。
这就是东方天庭护身神通之《东天门》的门柱。
虽然不是完整版,但作为上界的护身神通,却也同样不是道毒这样的洞冥真君能够简单抵挡的。
《东天门》说是护身神通,其实更像是一种护法神功,拥有着完整的修炼、进阶体系。所以这门柱不但坚不可摧有‘承重’之体,更有镇压方圆驱除邪祟的功效。
此时苏礼的冬天门柱狠狠地怼在九龙毒樽上面,一声震响,却是如同佛子敲钟……毒樽中的道毒真君在片刻间只觉得天旋地转身心皆受到重创。
然后下一刻,苏礼又收起了这门柱子再次弯弓搭‘箭’……
请注意他这里所用的‘箭’,那其实是剑。
海棠虽然回归本体,但是留下的手环却成了一件什么都可以装的储物装备。先前苏礼放在她那里的东西也都存在了这个手环中……其中就包括了苏礼惯常使用的法宝级别剑器:重钧。
没错,如今被苏礼射出去的就是重钧剑!
法力加持‘君之花’ꓹ 冰原猎兽者激发潜能全力开弦。然后潜龙剑势内藏,重钧意加持ꓹ 穿云意加持,剑崖意也加持!
一夜傾城:惑國蠱妃
总之是能加上的都加上,然后苏礼就将这一柄被加持得层层叠叠的重钧剑给射了出去……
“Duang!”
这是一声都难以识别的震响ꓹ 几乎要超出人耳的收听范围。
所有听到这个声音的人都是一阵气血浮动,在这地磁暴乱的环境下差点就要走火入魔了。
还好缘难有金身将晓通真人与龙祝都护持住才没有受到影响ꓹ 但是他们面前的那些乾荒教众却是都一个个猛然吐血然后露出了难受的情形。
元婴真君还好,关键是那些金丹修士ꓹ 这一声震响绝对超出了他们的承受范围。
這個總裁要不要 愛寬寬L
这使得他们神智差点丧失ꓹ 然后体内真元瞬间暴走……
片刻间,雪地中就多了两尊冰雕。
北尘霜勉强克制住了真元的异动,但是她已经被寒气侵入,如今冻得双腿都已经要失去知觉。
她无比愕然地看向那边的战斗,却是正好看到了令她怎么也不能相信的一幕……
这一群乾荒修士之中的最强者,道毒真君的看家法宝九龙毒樽,竟然在一柄无比厚重玄奇的大剑之下寸寸崩裂!
“啊~~”
碎片之中传来一阵凄厉的惨叫ꓹ 随后一大团血肉在那碎片之间爆射开来。
元婴的身体又如何?强度上和金丹期也没多大变化,当然是一碾就碎了。
重钧剑在碾碎了那九龙毒樽之后就猛然间剑尖向下怼到了冰面上。
但是它却没有落地ꓹ 只是剑尖向下轻点下方……众人只见一个微缩版本的道毒真君正在那剑尖之下死命挣扎ꓹ 但却始终无法挣脱重钧的剑锋。
这是道毒的元婴ꓹ 一名洞冥真君的元婴!
洞冥真君的元婴虽然能够脱离肉身存在下去ꓹ 但是这道毒真君显然是经历了一次夺舍之后元婴已经虚弱了许多。
如今在这地磁暴乱以及极寒环境下更是显得虚弱,竟然连重钧的镇压都无法逃脱。
無盡重生錄
当然重钧这一剑也落不下去ꓹ 因为洞冥元婴的法力极强ꓹ 并不是单靠重钧自己能够穿透的。
只是这时苏礼已经悄然来到了这元婴的身边ꓹ 目光定定地注视着他,带着一股森然意味。
“是你……是你们……是剑崖教!”道毒的元婴以尖锐的声音不断呼喊ꓹ 似乎遇到了绝对没想到的恐怖事情。
“你们怎么敢这样,怎么可以这样?我乾荒诸多阳神真仙不会放过你们的!”道毒真君再次威胁。
然而苏礼却是语气冷淡地说道:“上一次救你的是‘黑天尊者’吧?如今这位已经自身难保恐怕正在调理自身伤势,不知还有谁能救你?”
北尘霜看到了重钧,心中一片冰冷地艰难说道:“原来你就是……剑崖圣子,苏礼?!”
苏礼冷冷地看了她一眼没有理会,只是升起了面甲露出了自己本来面目……对于这些乾荒大教的教众,他就是要他们知道自己是死在谁的手里。
而面对重钧剑锋之下那似乎随时要挣脱的道毒元婴,他忽然心中一动……
在这一刹那,众人只见苏礼的有眼瞳孔之中飞出了一小团黑色的火焰……业火!
极寒的气候无法令业火熄灭,暴动的地磁也无法动摇它分毫。所有乾荒大教的人看着这团业火只觉得惊恐之极……
但是这团令他们惊恐的业火,如今却是已经直接落在了道毒的元婴之上。
随着一声‘吱吱’作响,道毒的元婴就变成了一团熊熊燃烧的业火火团……这位道毒真君,一生所做下的业力可是一点也不少。
那元婴张开嘴想要嘶吼,但是业火已经从它的眼耳口鼻中喷吐了出来。道毒元婴最终连一丝声音都没发出来,就被烧化为灰烬。
此次乾荒大教的最强者就这么被业火烧尽,甚至是都没人赶去救……只怕沾上业火把自己也给陷了进去。
此时他们再没有作战的勇气了,面对苏礼的业火,他们只想逃回永夜城去。
于是缘难金身肆虐得更欢了,剩下的六个元婴却是不再抵挡,竟然是也不管自己带来的那些金丹门人,转身就跑。
永遠的戰艦
北尘霜目光悲愤地看着那些教中长辈丢下她逃亡而去。她身边的另外两个金丹真人似乎已经彻底悲观绝望,甚至没有心气去压制地磁影响,片刻之后就自己变成了两尊冰雕。
缘难的精神没有去追赶,苏礼也没有去在意那些逃走的人。他们都只是解除了战斗姿态来到了北尘霜的身边……
“你们这算是可怜我吗?”北尘霜反倒是抢先开口。
神環嘯 商朝雨
四个男人相顾无言,对于如何处置这个曾经作为队友最终却反目的女人其实缘难和晓通都没什么发言权……甚至龙祝都没什么发言权,得看苏礼的决定。
“倒不会可怜你……很抱歉,恐怕你不能再留在极北了。”苏礼思考了一下,最终还是做出了决定。
这个女人心思莫测太过危险了,就算留了下来也会对极北之地造成许多不安隐患。只是看在龙祝的面子上,他才决定只是驱逐。
脸色冷漠的龙祝眼神明显松了一下……他很是奇怪自己如今的心态。
是真爱吗?
算不上。
恐怕只能算是想要有始有终吧。
北尘霜对此似乎也有些错愕,但随后看向苏礼道:“告诉我,北氏一族最终会如何?”
苏礼淡淡地答道:“只要极北有民,北氏便存。”
飛越三十年 大茶碗
北尘霜对于苏礼这个答案有些错愕,似乎有些不理解。
苏礼却是说道:“你是觉得我我这是在保证你这一支的血脉传承?不,北氏一族从来不是靠血脉来传承得,在下‘北辰子’,便是证明。”
“原来如此……”北尘霜艰难地应了一声,似乎是想明白了什么似乎又有些不甘。
但这已经没关系了,她已经压制不住自己身体的恶化……
片刻之后,众人意外地看到这北尘霜的双腿已经被彻底冻结……
又是片刻之后,她就已经被冻结成冰雕。
没人出手相救,只是静静地看着这一幕完成,当做是对一段队友情的最后缅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