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人殺心太重
小說推薦此人殺心太重
伴龙一族,当初陪伴真龙,得到不少好处。
真龙离开之后,伴龙一族,已经站在东海的顶峰。
只可惜,他们毕竟不是真龙,也没有统一东海。
而且,他们虽然是伴龙一族,却也无法找到东海龙宫。
至于海蛇,蓝鲸,蚌族,当初也曾得到真龙一族的指点,只是不如伴龙一族。
跨越山川河流,来到东海。
一望无际的蔚蓝大海,妖气浓郁,无数水族大妖潜伏,就连岸边,都有不少小妖。
有的小妖直接爬出大海,在岸上晒太阳。
“饶命,大人饶命啊。”
绝望的求饶声从下方传来,江道明目光看去,是几只十层小妖,抓着几个人类,向海中拖去。
“嗯?”江道明目光一寒,一道龙象之力飞出:“大胆孽障,竟敢害人!”
轰隆
龙象之力犹如雷霆一般,劈在小妖身上。
洪荒戰神
“什么人?”
海水之中,一只只水族妖物浮出水面,岸边的小妖们,也惊的跳了起来,纷纷跃入大海之中。
哗啦啦
天下律典翻开,无数散发着镇天伟力的文字弥漫而出。
海水激荡,硬生生也压的下沉了几分。
龙象祥云御空而下,江道明神情漠然:“除魔殿,江道明,尔等水族,罪孽深重。”
“罪孽?只允许你人食妖,不允许妖食人不成?”
一只蟾蜍浮出水面,恶狠狠地盯着江道明:“人类,东海不是你能放肆的地方。”
江道明神情冷漠,镇天伟力加强。
砰然一声ꓹ 搀扶直接炸裂成血雾。
目光看向身旁的几位人类,实力很弱ꓹ 最强的才十层初期。
“多谢仙人救命,多谢仙人救命。”几人连忙跪拜下来,叩首感谢。
江道明一摆手ꓹ 龙象之力将几人托起:“本座还要在东海办事,你们自行离开ꓹ 距离可远?”
“不远,我们是附近渔村的村民ꓹ 仙人一定要小心ꓹ 东海妖族,十分可怕。”几人连忙道。
豪門盛寵:國民老公求抱抱
紅顏淚之藍郁
禮物 曉渠
“去吧。”江道明摆手道,龙象之力送他们离开:“这东海,居然还有渔民?”
“东海附近的渔民,不过是一些村庄,小镇。”
李玄青解释道:“在远处是无尽大山,里面妖族无数ꓹ 隔绝了出路,他们出不去ꓹ 只能困守在这里。”
“本殿主还以为ꓹ 这里只有东海妖族ꓹ 看来ꓹ 本殿主需要清理一番东海。”江道明道。
“殿主切莫冲动,先找东海龙宫要紧。”李玄青沉声道。
“这是自然ꓹ 走吧ꓹ 先入东海。”
江道明微微点头ꓹ 若是直接清理,定会惊动那些大妖ꓹ 想要入东海,找龙宫可就难了。
極品漢娛
等找到了龙宫,拿到了功法,他才能放下心中事情,尽心清理东海。
不过,这些妖族,他不会放过。
镇天伟力扩散,附近水族小妖,纷纷炸裂,化作血雾。
各色的血水,将蔚蓝海水染成五颜六色。
两人进入东海之中,收敛气息。
灰蒙龙象之力包裹两人,李玄青指路。
东海之中,水族无数,都是妖物。
江道明化作一道灰蒙神力,眨眼间消失在海水深处。
妖物们还未反应过来,完全不知道,有两人过去。
东海龙宫,传言消失在深海峡谷,距离有些遥远,以江道明的速度,没有意外,也需要一日才能抵达。
进入海水之中,怀中的银白龙鳞,泛起淡淡光芒。
一层银白光芒,笼罩两人,让他们如同陆地一般,海水自动分流,没有丝毫阻力。
洛洛傾城戀
悠悠愛情
龙鳞加身,江道明甚至感觉自己的力量,都强了一分。
半日之后,两人已经来到大海中心,海底之中,一座座山峰,妖气越发浓郁。

一座山峰之上,突然出现滔天妖气,一条巨大的海蛇,快速游动,从山顶出现。
海水波动,一条条阵法纹路浮现,封锁方圆十里。
海底之中,一股漆黑毒物涌来,十余条海蛇浮现,张开血盆大口,咬向两人。


龙象齐鸣,十二龙十二象第一时间显化,神圣镇压之力弥漫、
天下律典自动翻开,无数文字携带镇天伟力,轰击在阵法纹路上。
一条条阵法纹路崩碎,毒物溃散,被龙象之力隔绝。
十余条海蛇身子一僵,停顿在空中,龟裂开来。
妖血流淌而出,融入海水之中。

巨大的海蛇嘶吼,周围海水剧烈震动,地仙顶峰的威势浩荡。
“人类!”
海蛇咆哮,妖气冲荡,想要冲破镇天伟力。
只是,它与江道明差距太大了。
轰然一声,身躯炸裂,一颗颗内丹飞了出来,被李玄青收起。
“击杀妖物,掠夺命元1。”
“击杀妖物,掠夺命元0.1。”
“击杀妖物……”
“有进步。”李玄青收起内丹,道:“就是尸体,以后也可以留着。”
“内丹都给你了,何必在乎尸体?”江道明淡然一语,带着他继续前行。
“这些可都是宝贝,也就是你不在乎,换了别人,恨不得连一滴血都收起来。”李玄青摇头道。
他真的搞不懂江道明,这些血肉也是补品,配合内丹,药材,也能炼制成仙丹。
“现在已经开始出现阵法了,我们的路,可能要难走了。”江道明道。
嫡女無雙:腹黑小毒妃 素錦
李玄青神情微沉:“这些水族,也经常设下陷阱捕猎,希望我们的运气,不会太差。”
“应该不会。”
江道明淡然道,带着他跨越海水,眨眼间,消失在万里之外。

虚空再次波动,一道粉红光芒铺天盖地而来,漆黑的海底,空间顿时变化。
一间茅草屋,坐落于海边,一名青年男子,正在费力搬运着鱼获。
辦公室的故事 林沁人
两人站在一旁,目光看向茅草屋内,里面有一股惊天妖气。
李玄青神情凝重道:“殿主,看来我们运气很差。”
“不,我们的运气很好。”江道明漠然道。
茅草屋内,一名妙龄女子,正勤劳地擦拭着桌椅,收拾着家务。
青年男子扛着渔网,满头大汗地进了屋内,妙龄女子却消失了。
倒了一杯水,咕咚咚咽下,男子却是愣住了:“桌子怎么这么干净,今天的水,好甜。”
“殿主?”李玄青目光看向江道明。
“蚌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