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島諜戰
小說推薦孤島諜戰
胡孝民不仅要跟新四军谈,还得隐蔽身份。不仅是他“码头”的身份,也是总务处长和情报处长的身份。
当然,码头的身份可以真正隐瞒,总务处长和情报处长的身份,冯五可以私底下向汤一贯通报。
冯五犹豫着说:“这会不会不妥?”
他理解胡孝民的想法,要跟新四军的同志当面谈一谈。他第一次与新四军接头时,也很激动。特别是看到他们穿着军服,背着长枪时,更是热泪盈眶。
每一个做地下工作的,见到自己的同志时,都会非常激动。而看到自己的部队时,那种从内心深处迸发出来的激昂慷慨,令整个人都非常亢奋。
胡孝民摆了摆手,悄声说道:“只有与我谈,他们才会有最大的收获。”
冯五走后,胡孝民去了式部清一郎的房间,用日语轻声说道:“我们的人试探了新四军的口风,他们要求用步枪两千支,子弹二十万发,奎宁二十万粒,被俘的新四军和共产党六十名交换小笠原少佐。”
式部清一郎一边记录着,一边说道:“我马上向中岛少佐报告。”
准确地说,他不算情报人员,只是一名电讯技术人员。他的任务,是给胡孝民与中岛信一之间架起通讯的桥梁。
胡孝民又说道:“你再告诉中岛君,我会尽全力与新四军谈判。他们漫天叫价,我会就地还钱。”
他让冯五通知新四军把价格提高十倍,自己则先把价格提高二十倍。不管中岛信一会不会同意,他们想要救小笠原,就必须付出足够大的代价。同时,他也能试探中岛信一的底线,看日本人到底愿意付出多大的代价。
中岛信一收到电报后,很快就回电:“武器和子弹无法答应,可以用粮食和布匹交换。”
看到回电,胡孝民大喜过望。他都没想到,中岛信一会用这样的方式。
汤一贯与冯五再次接头,得知汪伪派人盐城谈判,并且已经到了盐城后ꓹ 很是意外。特别是当他知道,清乡苏州办事处的总务处长和特工总部的情报处长胡孝民ꓹ 竟然也在盐城后,更是吃惊。
汤一贯瞪大着眼,异常严肃地问:“马同志ꓹ 胡孝民真在盐城?”
身为新四军敌工部长,他当然是知道胡孝民的。这个一心投靠日伪ꓹ 甘当卖国贼的汉奸,手里染了不少共产党的鲜血。
这样一个特务头子ꓹ 竟然来了盐城ꓹ 怎么能让他走呢?
冯五点了点头:“是的,他来谈赎小笠原的条件。”
除了胡孝民和戴朗如外,他与其他人接触,都是姓“马”。
汤一贯懊恼地说:“早知道是他,应该把价格再提高点。”
冯五微笑着说:“‘码头’同志说了,跟胡孝民谈判时,我们可以把条件再提高十倍。”
至尊殺手傾狂絕妃
汤一贯对胡孝民越是痛恨ꓹ 说明胡孝民的身份隐藏得越好。由此也能感受到,胡孝民要默默承受多大的压力。连敌工部长都误会他ꓹ 可见其他人对他的误解更深。
美人如此多嬌
汤一贯诧异地说:“十倍?一千支枪ꓹ 足够装备一个团的了ꓹ 日本人能答应吗?”
冯五微笑着说:“条件先提ꓹ 说不定他们就答应了呢?”
汤一贯问:“马同志,谈判之后ꓹ 胡孝民会马上离开盐城吗?”
冯五愣了一下ꓹ 问:“应该会吧ꓹ 你问这个干什么?”
汤一贯冷冷地说:“小笠原可以放回去,胡孝民既然来了ꓹ 岂能让他轻易离开。”
胡孝民悄无声息到了盐城,这对敌工部是极度挑衅。
冯五说:“这个……不太好吧。汤部长,我能见一下邓主任吗?”
他所说的“邓主任”,正是新四军政治部主任。胡孝民的真正身份,暂时还不能跟汤一贯说起。
汤一贯说道:“邓主任今天不在,要晚上才回来,到时候我向他请示再说吧。”
冯五回去后,向胡孝民报告了汤一贯的想法。他很是担忧,如果胡孝民出事,那可怎么办?
遇見你,春暖花開
冯五满脸忧愁地说:“胡先生,你还是马上离开盐城吧?一旦与新四军见了面,你的处境就危险了。”
胡孝民摇了摇头,微笑着说:“我是来谈判了,新四军怎么会做过河拆桥的事呢?”
黃易短篇小說
冯五说道:“别人不会,可你不同,在汤一贯眼里,你是汉奸大特务。”
胡孝民沉吟道:“明天不必跟邓主任见面了,更不能透露我的身份。没有组织的同意,我的身份不能被任何人知晓。”
他直属江苏省委书计刘尧同志领导,没有上级的同意,他的身份不能让第三个人知道,哪怕是新四军政治部主任和敌工部部长。
至于敌工部会如何对付自己,那是另外一回事。他不能因为汤一贯痛恨自己,就向他解释身份。如果这样的话,他的身份早暴露一百次了。
冯五说道:“我已经跟汤一贯说好,明天见邓主任。”
胡孝民说道:“你告诉邓主任,如果可以,我想亲自跟他谈。至于条件,他们可以按照第一次的要求,提高二十倍。当然,日本人不会答应武器和弹药,但愿意用粮食和布匹来代替。”
第二天,胡孝民带着式部清一郎去了泰山庙,亮明身份后,通过第一进的警卫连驻地后,在第二进见到了新四军政治部的邓主任和敌工部部长汤一贯。
汤一贯看到胡孝民,马上记了起来:“我上次见过你。”
上次抓捕小笠原时,胡孝民也在现场。胡孝民当时神色不惊,他以为只是个普通人,就没留意。
汤一贯暗暗懊悔,要是当时把胡孝民抓了,那该多好。
農門嬌妻:拐個相公來種田 葉語聽風
胡孝民朝汤一贯拱了拱手,微笑着说:“汤先生好眼力。”
汤一贯语气一滞,胡孝民这话越听越不对劲,自己要是好眼力,上次就不会放过他了。
后面的政治部主任邓应求朗声说道:“早就听说胡先生年少有力,胆识过人,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邓应求四十多岁,身材高大,面容瘦削,下巴较尖,戴着一副圆头眼镜,虽然穿着同样的新四军军装,站在那里,却有一股特别的气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