爛柯棋緣
小說推薦爛柯棋緣
即便桌前的人都知道涂思烟死了,也都推测出大概率上应该就是计缘动的手,但却不知道计缘是如何做到的。
实际上,在场的人都想象不出计缘能避开他们做到出手诛杀涂思烟的情形,尤其是涂欣还就在涂思烟身边的情况下。
虽然想象过计缘的道行很高,但这种情况也太过莫测,甚至让众人隐隐有种当初自己还没有修成之时,面对长辈高人时候的那种感觉,显得荒诞却又是事实。
不过哪怕各自心中思虑再多,但还是没有谁在这时候去吵醒计缘,都在耐心等着计缘自己醒来,而原本大家抱有不低期待的论剑书文,也因为涂邈心绪不宁,勉强于第二天草草结束。
树阁前总是阳光明媚,也总有一缕光能照射到计缘酣睡的书房内。
一天、两天、三天……
正好是第九天清晨,躺在木榻上的计缘缓缓睁开了眼睛,他之前醉了是真的醉,睁开眼后,视线在涂逸的书房内看来看去,也觉得十分新奇。
看了一会,计缘才坐起身来,伸着懒腰舒舒服服打了个长长的哈欠。
“阿嗬……”
树阁外,等待了九天的五人也在这一刻知晓,计缘醒了,不约而同地纷纷起身,但也只有涂逸走向了树阁,毕竟他才是主人。
树阁书房内,计缘活动了一下手脚,已经从木榻上站了起来,虽然听到了脚步声,但注意力还是放在涂逸的藏书上,十分好奇这九尾狐平常看什么书。
然后眼尖的计缘就发现了一本疑似是春宫图册的图书。
‘没想到你个浓眉大眼的涂逸还看这种书?’
计缘刚刚准备抽出这本书确定一下,涂逸的声音就在房门位置响了起来。
“计先生,你醒了?休息得可还好?”
计缘在当面抽出这本书看涂逸的反应和放弃之间,犹豫了一瞬间,最终还是没把书拿出来,转身带着笑容朝涂逸点了点头。
丫頭好味道 惜玥兒
“是啊,醒了,好久没睡得这么舒服了,也做了好些个美梦!”
“计先生休息好了就好,外头的道友可等急了。”
听到涂逸这么说ꓹ 计缘笑了笑,问了一句。
“哦?等急了?等计某做什么?”
涂逸也面露笑容。
“当然是也想听听计先生此前论剑的感受了ꓹ 先生请吧!”
处于同族又同处玉狐洞天的关系,涂逸之前可以帮着打打掩护,但涂思烟的死对于他来说至多是震惊ꓹ 却根本谈不上什么伤心和愤怒,本也就是该死之人ꓹ 死了就死了。
所以计缘在涂逸身上感受不到一丝一毫的负面情绪,这倒也更确认了涂逸和那些狐狸不是一路。
“好ꓹ 道友请。”
计缘也只好离开书房出去了ꓹ 涂逸看了一眼计缘刚刚准备抽书的位置,然后才跟着计缘一起离去。
树阁外,等着计缘和涂逸出来,外头几人也全都离开桌边向计缘行礼。
“计先生,此前论剑真是精彩绝伦啊!”
“不错,先生仙姿此刻仍在心中不散。”
“小妹也对先生与逸哥哥论剑十分向往,只可惜之前有事没能前来ꓹ 错过了这一场难得的论剑呢!”
别人的话还好,这涂欣计缘可是认得的ꓹ 不把他当仇人就算了ꓹ 居然一副崇拜的样子ꓹ 也是让计缘心中冷笑ꓹ 但表面功夫还是要做一做,他走近几步向着众人拱手行礼ꓹ 面上满是歉意。
“让诸位笑话了ꓹ 论剑中途ꓹ 计某不胜酒力而醉,这一场论剑终究不算完满。”
说话的时候ꓹ 计缘在心中补充一句:‘对于涂逸来说是这样的。’
“哈哈哈,先生过谦了,此场论剑何谈不完满,再完满下去,天地亦要妒忌了,对了先生睡得可好?”
氣沖九玄
涂邈算是这些狐妖中最懂礼数也最会说话的了,这种话茬一般都是他起他接,计缘和涂逸一起到了桌边,看着周围满地的空酒坛笑道。
“睡得很好,也做了个好梦,很久没喝这么畅快了,多谢道友的酒了,诸位请坐吧,听涂逸道友说诸位等着我讲讲论剑的体会,计某是不会推辞的!”
穿越之帶著百度去種田
佛印老僧面色带笑,向着计缘点了点头,率先坐下,其他人对视一眼之后也随着计缘一起坐下。
计缘是真的讲之前论剑的体会,不过当然是有所保留,有些感悟也不是不用剑的人能理解的。
期间计缘好故作惊讶地发现了涂邈那没能装裱的书文长卷,对其平平淡淡地赞叹了几句,只是说写得画得都很好看,这基本已经是很直白的点评了,就差加上一句“除此之外并无可取之处”了。
涂邈写的画的被计缘说好看了,但他脸上当然就该不好看了,只是没有表现出来,所有人更关心的其实就是涂思烟的死,但不论怎么旁敲侧击,计缘就是一个字都不提。
总而言之言而总之,在计缘话里话外,就像是自认倒霉,认了涂思烟不在玉狐洞天之中,也不找什么麻烦了。
佛印老僧和涂逸这会反倒成了旁观者,前者几百上千年的佛法修为都差点憋不住笑容,心中直叹计先生演绎功力深厚不输道行。
而后者则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更侧重于计缘讲自身对论剑的体悟,只可惜他听得出来计缘保留了许多,最想听的最后一剑,也被计缘以没能使出便已醉倒为由略过了。
两天之后,计缘和佛印老僧告辞启程,计缘的两个千斗壶也全都被装满,消耗的当然也是涂邈的存酒,计缘来者不拒,也不在意什么酒品混合问题,一股脑全都倒在一起。
哪怕涂邈嘴上说并不在意这些酒水,可计缘论剑三天喝掉的数量相当惊人,醒来后两天里也喝了不少,离去的时候更是装满两只千斗壶,使得涂邈也不由心中隐隐作痛。
……
计缘和佛印老僧在四个九尾狐相送之下按照原路出了玉狐洞天,在目送二者踏云离去后,几个九尾狐中出了涂逸,一个个都实在是郁气难消。
“哎呀!这计缘着实可恨,在我玉狐洞天之中也不知道如何得手的!”
“说来真是百思不得其解!”
“更可恶的是,他还一直跟我们装傻,装作不知道涂思烟的事!”
“他究竟怎么做到的,只说睡得好,做了个好梦,难道还能在梦中把涂思烟杀了不……成……”
涂邈说到这的时候,语气变轻语速也变缓了,虽然荒谬,但却越想越觉得可能,不是觉得有多合理,而是这样才联系得起来,更有种悟透玄机的感觉,哪怕这玄机是这么荒诞。
“不会吧……”“还有这种事?”
“可他元神出窍我会不知道,你们会不知道?就算是神念化身也有动静,更何况神念化身岂能诛杀涂思烟?”
涂邈神色莫名地看向身边的涂彤和涂欣,愣愣道。
“所以说是梦中,他的梦中……”
一边涂逸只觉旁边三人分外可笑,他冷哼一声道。
首席總裁的掌上情人
“哼!一个个现在倒是咬牙切齿,那之前计先生在的时候,怎么不敢当面质询?”
“你……”“涂逸!”
涂邈苦笑着劝解身边人,也对着涂逸无奈道。
“这,还不是此前撒了谎说涂思烟不在洞天,计缘深不可测,佛印明王也不可小觑,你涂逸想来也是不会帮我们的,难道我们还能当面和计缘撕破脸?洞天狐族岂不遭受无妄之灾?”
“呵呵,涂邈,好自为之吧。”
涂逸留下一句话后,转身返回洞天,而对涂彤和涂欣则是理会一下都欠奉。
天機門主在都市 昔日西域刀客
……
计缘和佛印明王早已经踏云飞离了青昌山,天风吹拂下,计缘的衣衫和佛印老僧的僧袍都猎猎作响。
到了这会佛印老僧也实在是忍不住了。
“计先生,你究竟是如何在我等眼皮底下出手,将不知身处何处的涂思烟诛杀的?”
“咦!大师,计某自以为做得天衣无缝,竟然是被你看出来了?”
见计缘露出带有童趣的夸张表情,佛印老僧无奈笑笑。
超級神魔醫院系統
“善哉,计先生就别说笑了,不光是我,那些九尾狐怕是也早就心知肚明了。”
计缘收敛起玩笑,面色平静地回头望向远方已经十分模糊的青昌山。
“自吞苦果又能怨谁?计某饮酒而醉,不过是在梦中将涂思烟斩了而已。”
“真是在梦中!”
佛印老僧不由惊愕一声,然后双手合十垂目感叹。
“善哉,世间法无穷,世间道无常,闻先生之法见天地莫测啊!”
“大师谬赞了!”
赞美的话谁不爱听,纵然是计缘,也对这次梦中斩狐颇有些得意得,更重要的是,涂思烟已死,那“枢一”一子也就彻底碎了。
对方这一试棋当然得付出代价!
……
正如计缘所料,在涂思烟死去那一刻,不知身在何处的一位执棋之人猛然被惊醒。
“嗯?”
这人的动静也惊动了身边的人,有人疑惑出声。
“怎么了?”
“枢一已经消亡了。”
“这种事,她不是被保在玉狐洞天之内吗,怎么还会死?”
“就是死在了那玉狐洞天之中……”
执棋之人的虚影仿若穿透虚空和迷雾,望向遥远未知之处。
重生之盛世崛起
“这么多年以来,天地间竟然孕育出如此了得的仙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