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國之棄子
小說推薦三國之棄子
自己有刘玉这样的父亲,刘玄怎么哭都没有用的,他是太子,该负责的时候还是要负责的。
總裁的錢奴
军机处仅存的几个大佬都来到了东宫,恭请太子。
刘玄不用多想就知道是怎么回事。
面对脸色铁青的黄忠等人,刘玄只能连连叹气。
“诸位,父皇微服出巡,下旨令本宫监国,还请诸位鼎力相助。”刘玄说出了一句客气话。
这种事情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众人只能照办了。
反正到了最后,刘玉就算是在外面闹出什么事情,都会有刘玄和军机处善后。
有出色的儿子和臣子,也是刘玉屡屡敢乱来的根本原因。就算是出了事情,整个神武朝廷都会安稳的度过。
洛阳方面封锁刘玉的消息,所以曹操这边根本就不知道有这样的事情发生。刘玉只说是微服出巡,可没有说去哪里,又有典韦这样的猛人在身旁保护,其安全是不用担心的。
只有刘玄心里知道,就算是自己的父亲一个人出去,天下间想要伤害刘玉性命的也是非常困难的。刘玉在剑术上面可是行家啊。
洛阳方面,无论太子、后宫、臣子,情绪都十分的稳定!
这是刘玉意料之中的事情。
吃饱喝足了之后,刘玉就让李贵把三人的易容全部给解除了。
刘玉这次的目的地就是庐江,到了这里就没有必要再搞什么易容了。李贵拿出几罐十分特殊的药水,轻轻地抹在刘玉的脸上,过了一小会,刘玉刘恢复了本来面貌。
遊戲王之競技市 預示幻想
用铜镜看了一下自己,刘玉微笑地说道:“还是自己的脸好看!”
李贵有点无语,刘玉这算是持靓行凶了,偏偏李贵就无法反驳,因为刘玉真的长得好看啊。不像李贵,长得一副歪瓜裂枣的模样。
有点心酸的李贵给自己恢复了容貌,顺手也给典韦给弄好了。
三人恢复了面貌之后,刘玉又将一副给换了,给自己换了一身短打的衣服。刘玉一直都有一个游侠的梦想,只是一直都没有机会做到而已。
刘玉三人在桌面上放了一些钱,用于买单之用,随后就走出了饭馆。
店面的店小二都不知道这三人是谁,怎么突然间出现在了这里。可当他到了包间去查看ꓹ 没有见到任何一个人,就看到桌面上只有一些钱ꓹ 整个人都摸不着头脑。
冷傲影帝嗜寵妻
“陛下,咱们现在去哪啊?”李贵问道。
刘玉笑了笑,说道:“咱们先逛逛ꓹ 等着孟德过来接咱们?”
“啊?曹孟德会知道咱们到了这里?”典韦这人比较粗俗直接称呼曹操的名字,真是没大没小的。
刘玉盯了典韦一样ꓹ 说道:“你那两把兵器那么明显,要是孟德的眼睛没瞎ꓹ 他是会认出来的。估计这会已经在寻找咱们了。”
如果曹操见到典韦的兵器都想不到刘玉他们到了庐江ꓹ 刘玉大可以将他给就地免职,回家养老去了。
典韦尴尬地笑了笑。
李贵觉得既然曹操都知道刘玉等人到了庐江,那就直接去找曹操就好了,没有必要浪费时间啊,于是建议道:“陛下,咱们不如就去找曹操好了。”
“孟德那厮,朕好好地将那么多兵马给了他ꓹ 就是希望他可以快速拿下东吴。你看他干了什么事情?搞得现在居然有数万将士被围困建业,他还没有办法。就让他着急去ꓹ 朕可不会让他好过的。”刘玉直接拒绝了李贵的建议。
盛世華族
修真爽歪歪
李贵真的很想对刘玉说一句:陛下其实巴不得有理由出来吧。想要自己好好地放松一下就直说吧。大家伙都是自己人啊。
刘玉可不敢那么多ꓹ 他直接带着李贵和典韦光明正大地在街道上走着。
刘军士兵从他们三人身边经过ꓹ 可却没有发现他们。
刘玉几乎逛了半个庐江ꓹ 最后找了一间客栈,准备就在这里等候曹操的到来。
客栈的老板对于客人来光顾是非常客气的ꓹ 但是却要刘玉他们给出身份凭证。特别是典韦一身肌肉ꓹ 满脸横肉ꓹ 让客栈老板特别害怕。
位面爭霸系統
以前,庐江城任何客栈ꓹ 只要你给的钱够多,想怎么住就怎么住。可现在刘军驻扎之后,规矩就变了,所有的客栈都要对进来的客人进行登记,没有身份证明或者来历不明的,都允许居住。类似于实名制吧。
刘玉没觉得这个有问题,可他却拿出了一块玉碟,直接丢给客栈老板,说道:“你就按照这个上面登记吧。”
家裏有個女明星 燈火下
客栈老板看到玉碟,脸色瞬间就变得恭敬起来。他可是有眼力的,在大汉之中,能够用玉碟的,只有汉室宗亲。只要是汉室宗亲,走到哪里都是受人尊敬的。以前的刘备更是利用汉室宗亲这个名头混吃混喝。除了一些败类之外,汉室宗亲都是比较大方且名声极好的。
客栈老板轻轻看了一下玉碟上的记录,写着“宏子玉,薄县侯。”
“好家伙,还是一个侯爷啊!”客栈老板从玉碟上的文字简单地推出了刘玉的身份。
汉室这么多年来,不知道产生了多少侯爷了。客栈老板也算是有见识的,没有因为对方是侯爷而吓到。
有爵位在身,可比普通老百姓要强的多。加上刘玉三人都是普通打扮,客栈老板就知道三人是出来游玩的。
“原来是汉室宗亲,小的有眼无珠啊!来人,安排三间上房!有什么吩咐,你可以直接说,小的绝对会满足的。”客栈老板会做人,马上就让店小二给刘玉他们安排三个上房,顺便还将玉碟还给了刘玉。
这个玉碟,是刘玉当初离开皇宫,前往雁门的时候,宗正给他做的。而刘玉一直就将他收起来,作为纪念。这一次,刘玉就刚好带在身上,正好递给了客栈老板。客栈老板还真的没有怀疑刘玉的身份。
刘玉看了客栈老板一眼,随后露出了灿烂的微笑,从怀里拿出一块金子,放在了客栈老板的手中,说道:“吾一路奔波,只想好好地休息,任何人都不准打扰。记住了,是任何人!”
客栈老板暗叫一声“果然豪爽!”,那么大的一个金子,足以顶他一个月的收入了。
“您放心,小的一定不会让任何人来叨扰您的。”客栈老板看在金子的面上,开始大包大揽了。
刘玉轻笑道:“那就好。”
随后在店小二的带领下,刘玉等三人走到了二楼,一人一间上房。
客栈老板看着刘玉的背影,自言自语地说道:“这位客人要是女子的话就好了,刚才的笑容可真好看。”
这不是第一次有人希望刘玉是女的。也不是最后一次。
随后,客栈老板回到了自己的案台,回忆起玉碟上的内容,开始在自己的账目上登记起来。
“汉室宗亲,薄侯刘玉。”客栈老板写了一下,然后自己总觉有点不对劲。
“刘玉?这个名字怎么那么熟悉啊!”客栈老板嘟囔道。
店小二正好从二楼下来,听到自家老板说的话,急忙过来说道:“东家,你怎么可以直呼当今陛下的名字啊。那可是要杀头的啊。”
天眼 復仇
“啥?你说啥?”客栈老板没反应过来。
店小二说道:“您不知道当今陛下御驾亲征,可能就在庐江。那么多官兵巡逻,你刚才直呼陛下的名讳,小的都被您给吓死了!”
客栈老板听完这句话之后,当场如遭遇雷击,整个人都僵住了。
“薄侯刘玉!对了,当今陛下年少时不就是封为薄侯么?”客栈老板想起了很多年前轰动整个天下的皇子封侯事件。“也就是说,那人是陛下!吾居然对陛下不敬!”
想到这里,客栈老板直接瘫软在地上了,一脸的死灰。
“东家,你没事吧!”店小二可被自家老板的样子给吓到了,急忙将他扶起来。
可客栈老板的胆子都快吓破了,怎么搀扶都搀扶不起来。
“阿牛啊!你快点去吩咐所有人,刚才三间上房的客人,任何人不得去打扰。谁要是敢去,老子今天就和他拼命!”客栈老板强打着精神说道。
店小二很是不解,说道:“东家,刚才那三人是什么大人物啊!小的只是觉得中间那人长得很好看啊。”
“哎呀!你小子说话能不能小声点!不要命啊!”客栈老板直接捂住了店小二的嘴巴,轻声地说道:“刚才你说了陛下可能在庐江。刚刚上去的那位就是!”
妖妻當家
被捂住嘴巴的店小二都吓破了胆,他也有点瘫软了,急忙向客栈老板说道:“东….家,那…怎么办?”
“你还算机灵,去楼上伺候着,有什么吩咐立刻照办。”客栈老板叮嘱道。
可是店小二却是双腿发抖,紧张地说道:“东家,换别人去吧。小的怕啊。”
“你怕,吾也怕啊!”客栈老板就差骂出来了,但现在是用人之际,宽慰地说道:“你也不用担心。你想想啊,要是伺候好了陛下,陛下龙颜大悦,给你一些赏赐,你这辈子不就赚到了?”
店小二只是一个小虾米,他不奢望什么,什么赏赐都是多余的,要是一个不好,刘玉不高兴,把他给砍了,他就没地方哭了。
小人物都是这样,想的都是坏处,并不会想到更多的好处。
最终,还是在客栈老板答应给他加多一个月的工钱,店小二才愿意上去。只是店小二的腿有点哆嗦。
客栈老板平复了一下心情,开始把大门给关了,不做生意了。可正想关门,一支军队就来到了他的门前。
这不,一支寻找刘玉不到的夏侯惇着急万分地来到了这里,看到客栈老板要关门,心中很是疑惑,想着:“这家客栈怎么那么快就关门了?不对头啊!”
“你!过来!”夏侯惇直接指着客栈老板。
客栈老板马上点头哈腰地过来,讨好地说道:“将军有什么吩咐?”
“别人家的客栈都是到了半夜才关,你家怎么了?这么快就关了?”夏侯惇问道。
1號重案組之失控的弱者
客栈老板老实地说道:“将军,小的是不得不关门啊!今天小的这里来了大人物,小的害怕别人冲撞了。小的正想关门之后去衙门汇报啊。”
“啥?大人物?”夏侯惇心中一喜,难道会是刘玉?
“大人,您看!这是那位给小的一块玉碟上记载的身份。小的都快吓死了。”客栈老板把账本上的记录给夏侯惇看,他希望夏侯惇可以帮到自己。
天子驾临,虽然是好事。但一个伺候不好,那就是满门抄斩的事情。
夏侯惇看了一下账目上的名字,顿时惊讶得两只眼睛都瞪出来了。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啊。刚才他一路上都是在盘查客栈,总算是找到了。
为了保险起见,夏侯惇直接走了进去,正想要登上二楼。
这个时候,客栈老板想起了刘玉之前吩咐的话,急忙拉住夏侯惇。
“你这厮好胆!”夏侯惇从来都没有被人这么拉住,心中怒火中烧,直接赏赐了客栈老板一巴掌。
客栈老板捂着自己的脸,苦着脸,恳求道:“将军,上面那位刚才吩咐了,任何人不得打扰。将军要是上去了,小的都要满门抄斩啊!”
夏侯惇这才明白客栈老板一个小人物怎么敢拉住自己了,原来是刘玉的吩咐。但是区区一个小人物得全家生死,关他夏侯惇什么事情啊。
夏侯惇不管不顾,客栈老板拉都拉不住,直接走上了二楼,可他很快就停住了脚步。
因为典韦就站在了楼梯的终点。庞大的身躯挡住了一切。
“末将参见典将军!”在楼梯之中,夏侯惇直接给典韦行礼,要是认不出典韦,夏侯惇也不用在混下去了。
典韦轻轻地点头,对夏侯惇说道:“俺来转达陛下的口谕。你马上去回去,让孟德那个混账东西给朕滚过来!记住了,一个字都不准差。”
夏侯惇傻眼了,这话说得太粗鄙了吧。可这个确实是刘玉的作风。
无奈之下,夏侯惇只能领旨道:“末将遵命!”
夏侯惇灰溜溜地从楼梯走下来,二话不说就冲出了客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