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神寵獸店
小說推薦超神寵獸店
苏平收起修罗神剑,转身看了一眼发呆的镇江传奇,道:“前线的情报怎么样,有兽潮汇聚过来么,要没有的话,这应该就是漏掉的一只。”
听到苏平的话,镇江传奇反应过来,怔道:“你……你难道是天命境?”
“跟你有关系么?”
“……”
被苏平顶了一句,镇江传奇才清醒过来,意识到此刻的情况,他摇头道:“兽潮暂时还没有什么动静,这只妖兽出现的太突兀,不知道是你……您先前没注意到的,还是又聚集过来的。”
凭苏平一剑秒杀这虚洞境妖兽的战力,镇江传奇在心底已经将苏平看作是天命境强者。
重生美人相玉
虽然,他没在峰塔里见过苏平,但峰塔有秘密,有些早年加入峰塔的强者,一直都没抛头露面。
后面加入的传奇,只闻其名,却从未见到真人。
纏愛入髓:華麗小萌妻
即便是他,对峰塔都看不透,感觉像深不可测的庞然大物。
“没动静的话,那就应该是漏掉的。”苏平说道。
想了想,他又道:“刚好我要回去,这里就交给你了,我顺道再去看看兽潮里的情况,要是有新的王兽聚集过来,我会顺手解决的,要是没有更好。”
镇江传奇嘴角微微牵动,顺手解决?
这话说的,好像斩杀王兽跟踩死蚂蚁似的。
不过,以苏平刚展现出的恐怖力量,还真是如此…
“先前对前辈多有冒犯,还望前辈海涵……”镇江传奇低头道,立刻赔罪。
挨打要站好,别说是天命境,就算是给虚洞境传奇道歉,都不算丢人ꓹ 这就像封号面对传奇要行礼一样。
同是传奇,每个境界的差距却极大ꓹ 丝毫不逊色封号跟瀚海境传奇之间。
“行了,好好守住这里就行。”
苏平摆手道:“有任何异常情况,必须重视ꓹ 这次的全球兽潮,没你想的那么简单ꓹ 很可能会有更大的兽潮再次袭击这里,要是守不住ꓹ 就尽可能保住一些人ꓹ 弃城也没什么。”
镇江传奇一怔,没想到苏平会说出这番话。
更大的兽潮?
他暗暗心惊,从苏平的认真语气来看,显然不像是开玩笑,似乎知道些什么内幕。
“前辈,您说的更大兽潮,是真的么?”镇江传奇不禁道。
光是眼前这次的兽潮ꓹ 如果没苏平出马帮忙,他估计要陪着圣光基地市一同殉葬了。
萬世血仇
见识过苏平刚才的力量ꓹ 他自然不会再怀疑苏平先前说的ꓹ 解决十二只王兽的事。
这只被苏平秒杀的虚洞境王兽ꓹ 多半就是那十二只王兽的头领ꓹ 也是指挥这次兽潮的幕后领袖。
“猜的,难说。”苏平摇头道。
他不敢肯定ꓹ 只觉得有这可能。
如果是百分百肯定的话ꓹ 他自然会将消息公布ꓹ 让圣光全城迁徙离开。
毕竟,跟一城的生命相比ꓹ 为避免造成恐慌而保密就显得不值一提了。
只是,现在的情况,他也很难说。
要是直接迁徙的话,也只能迁徙到龙江基地市,但龙江基地市的面积有限,又能容纳多少人?
而且,除了圣光基地市外,其他基地市也都会面临兽潮袭击。
他没办法全都带去龙江。
圣光基地市好歹是老牌的A级基地市,屹立数百年不倒,里面的防御设备远比其他基地市先进强悍!
背靠这座城,还有几分自保,其他那些B级和C级的基地市,在兽潮中就很绝望了,随便一头王兽,就能轻易掀翻!
“猜的?”镇江传奇狐疑地看着苏平,目光闪动,却没再说什么。
这时,一道道身影飞掠过来,都是刚才跟六漩天螺兽作战的封号。
“我等拜见前辈!”
“我等拜见前辈!”
众多封号围绕在苏平身边,忽然齐齐弯腰行礼,看上去颇为壮观。
苏平微怔,说道:“不必如此,你们也有功劳,是你们拖住了它,不然造成的破坏更大。”
听到苏平的话,众多封号抬起头来,都是满脸热切和激动。
从苏平的力量来看,毫无疑问是传奇,而且是比镇江传奇更强的传奇!
有这样的传奇坐镇圣光基地市,还担心什么兽潮?
嗖!
一道身影飞掠而来,正是陆丘,他来得较晚,但毕竟是封号级修为,目力所及,也看到了苏平一剑斩杀这作乱妖兽的一幕。
此刻他表情怪异,又惊又疑,还有几分复杂和悻悻。
他站在苏平面前,却不知该如何称呼。
跟先前一样,叫苏兄弟?
镇江传奇都没法解决的妖兽,被苏平一剑给秒了,这差距大到夸张。
不用想也知道,苏平肯定是虚洞境,甚至更强的传奇!
他虽说是培育师协会的副会长,地位极高,但也知道,自己能让瀚海境传奇稍微尊重一下自己,就已经不错了。
至于虚洞境传奇,那是连瀚海境传奇都得客气对待的真正强者!
“苏先生。”
远处,银甲老者带着几个封号参谋飞了过来,颇为激动。
苏平看到他们的表情,有些头疼,道:“现在全球处于水深火热之间,我要抓紧时间走了,你们也抓紧时间修复这里吧。”
银甲老者涌到嘴边的感激之语立刻被堵住,有些呆愣,但他很快反应过来,连忙道:“苏先生,您斩杀了这王兽,不再多待待让我们为您庆功么?”
苏平看出他想挽留的想法,道:“我是来帮忙的,现在你们这里的麻烦,暂时算是解决了,我也有自己的基地市要去照顾。”
“至于庆功,没什么可庆的,虽说眼前的兽潮被解决,但也许还会再来,你们还是神经绷紧点好,别轻易松懈。”
“……”
银甲老者微微张嘴,却是无言。
没想到苏平说话如此直接,一点都没寒暄和客套的意思。
“好吧。”银甲老者只能苦笑答应。
他知道像苏平这样战力的强者,说话不会轻易改变,再多劝,反倒会引起苏平不满。
苏平点点头,看了他们一眼,暗叹一声,便要离开。
“苏兄。”
陆丘见苏平要走,连忙叫住。
他脸上有些难为情,搓着手道:“先前你跟我说的那事,还算数么?”
“什么事?”苏平挑眉。
“就是让我搬迁到你们龙江的事。”
“哦?你不是说你不走么,就算是死,也要埋葬在这里。”
“咳咳!”
陆丘一脸尴尬,讪讪道:“我就不去了,我是想把我的几个晚辈送过去,不知道您愿不愿意稍带他们一程。”
苏平恍然,这家伙是想给自己家族留个种子做后路。
“行吧,给你二十分钟,能叫过来么?”苏平说道。
陆丘大喜,连忙道:“能!能!我马上就让他们过来。”
说完,他迅速掏出通讯器,报了四个名字,让自己的管家马上去安排,语气前所未有的严厉。
在挂掉后,他又联系了家族里的人,让人配合和让道,立刻把人送过来。
在陆丘紧急安排时,银甲老者等人都有些愣神,不知道他们这是什么意思。
但很快,他们都有些回味过来,结合苏平先前说的话,兽潮还有可能再袭来……他们脸色都有些变了,难道说,兽潮真的没结束?
陆丘在留后路,这是不是说,圣光基地市都未必守得住?
银甲老者反应过来,连忙道:“苏先生,老朽也有两个晚辈,不知道可否劳您捎带一程?”
苏平看了他一眼,对方是圣光基地市的军部元帅,是众多封号之首,也算是地位极高了,他说道:“20分钟之内能叫过来,我就带一程,叫不过来,你们就自己送去,但路上自己注意点安全。”
“好!多谢苏先生!”
银甲老者大喜,同样迅速联络人。
让苏平捎带,就是担心路上会遇到妖兽。
除了圣光基地市外的兽潮外,还有不少基地市也遭遇了兽潮,现在的野外荒区可不像以前那么太平,就算是让封号护送,都难保不会出事。
“苏先生,晚辈家中也有三个小辈……”
银甲老者旁边的几个封号参谋也反应过来,连忙跟苏平开口。
苏平看了他们一眼,又环顾了一眼周围刚才战斗的封号,道:“20分钟之内,能送到的话,我都能捎带过去,你们自己去联系吧。”
几位封号参谋连连道谢,跑到一旁去叫人了。
其他刚刚参战的封号也都意识到不对,也都开始联系身边的嫡系。
片刻后,陆陆续续有一道道身影飞驰而来,大多都是骑在巨大鸟兽背上。
“陆大人。”
一头九阶极限的鸟兽背上,飞下两道封号,身边带着四个年轻人,两个十五六岁,另外两个稍微年长,但也只是二十出头的模样。
四人都是满脸惊奇地看着四周,在鸟背上,他们就看到这里被摧毁的外墙和倒在不远处的巨大王兽尸体。
“我把他们都带来了。”一个封号飞到陆丘身边,立刻道,说完打量四周,感觉这里的情况有些奇特。
陆丘点点头,看了那四人一眼,对苏平道:“就是他们了。”
“嗯。”
苏平随意看了一眼,没多说。
“你们四个过来,这位是苏先生,是传奇强者,他会带你们去龙江基地市,你们在那里要好好听苏先生的话,看到苏先生,犹如见我!”
陆丘将四人唤到身边来,严厉地道。
四人都是错愕,没想到这个看上去跟他们年龄差不多的少年,竟是传奇。
但他们都是大家出身,见识广博,知道有些奇珍异草能让人容颜永驻,甚至修为到了一定程度,还能改变自己的外貌。
“晚辈拜见苏前辈。”
未來手機
四人异口同声行礼。
苏平点点头,对陆丘道:“没这么夸张,我就是把他们捎带过去,龙江虽然不大,但也不小,容纳几个人还是没问题的,我也没空照顾他们。”
陆丘连忙道:“这我知道,不敢劳你照顾,能把我们带过去,就已经是大恩了。”
苏平见他听懂了自己的意思,也没再说什么。
很快,银甲老者等人叫的人也都陆续过来。
苏平看时间差不多到了,看了一眼在场的人数,大概二十几个。
吼!
在他背后的虚空中打开一道漩涡,一股浓烈的灼热气息席卷而出,炼狱烛龙兽的狂放身影踏出,数十米的龙躯在旁边的六漩天螺兽尸体对比下,显得娇小,但气势却压迫全场,所有人都感觉浑身毛孔收缩。
“这战宠……”
人群中的镇江传奇,瞳孔微微收缩,脸上露出惊色。
这头战宠让他本能的感觉到危险和压力,甚至比面对那六漩天螺兽时更胜!
但在他的感知中,这战宠的修为跟苏平一样,都是九阶,不是王级。
苏平意念一动,让炼狱烛龙兽收了气势。
他翻身飞上炼狱烛龙兽的肩膀上,望着下面的众多少年身影,道:“都上来吧。”
众人仰望着炼狱烛龙兽,都有些惧意,但这毕竟是宠兽,不是妖兽,那些少年在畏缩之下,随着有人带头,立刻便陆陆续续爬上了炼狱烛龙兽的后背。
絕色醫仙:迫嫁公主絕情帝
炼狱烛龙兽转动龙目,望着顺着它尾巴攀爬上来的那些身影,哼哧了一声,有些不情愿。
等他们都爬上来后,苏平对陆丘等人道:“走了。”
“苏先生慢走。”
“苏前辈辛苦了。”
众多封号连连出声感谢行礼。
在一众目光下,炼狱烛龙兽展翅翱翔,发出苍莽的龙吟,震荡天地,随即卷动狂风,呼啸飞去。
苏平释放出星力,笼罩龙背上的众人,以免他们被狂风掀下去。
众多少年转头望着背后的圣光,都是不舍。
苏平飞向先前的兽潮聚集之地,沿途看到不少小股的兽潮,四处游荡,已经不成气候。
“看来真是漏网之鱼。”
苏平摇了摇头,直接转向飞回龙江。
……
半天不到,苏平就返回了龙江。
沿途看到的光景,让苏平眉头紧锁。
一路上看到好几股兽潮,有的兽潮数量极多,有数十万,有的兽潮只有几千,这些兽潮在荒区中行进,像是到了季节迁徙的耗牛群。
只是,里面的狰狞妖兽,却远比牛群可怖。
进入龙江时,苏平在途径外墙时,停下询问了士兵,得知秦渡煌镇守的地方后,直接拐弯飞了过去。
很快,在南墙找到了秦渡煌。
“秦老,有什么情况没?”远远看到秦渡煌,苏平驾驭炼狱烛龙兽飞去。
秦渡煌正跟身边一个军官聊天,听到动静,转头一看,有些愣神,道:“你后面的这些人是?”
“刚去了趟圣光基地市,从那里带了点人过来。”
“去圣光了?是去增援的么,刚老谢那边得到天眼阁得情报,圣光基地市遭遇超大型兽潮袭击,情况怎么样?”秦渡煌连忙道。
“已经解决了。”
“……也对,有你去帮忙的话,要还不解决,就真出大问题了。”秦渡煌苦笑道。
见识过苏平打跑彼岸,他这段时间也翻找了不少古老资料,虽然没有加入峰塔,对传奇的知识缺失,但基本常识还是知晓了。
以苏平展现出的战力,他将苏平直接当成天命境强者看待。
“目前全球局势急速恶化,不少基地市遇袭了,刚老谢说,峰塔出面,打算将各个基地市联合起来,组成抗击妖兽的阵线,所有基地市都得参加。”秦渡煌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