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東遊記
小說推薦重生東遊記
“只要你能开诚布公的把原委告诉我们,那我们就可以平常心的与你交流,你想知道什么,我们也会据实相告。”
“但你若还是这样隐瞒的话,那我们就没有任何可以交流下去的理由了,咱们只能大路朝天,各走一边了。”
言罢,汉钟离侧身扫视了紫蝠妖王一眼,示意他就此离开。
“等等。”
就在汉钟离准备迈开步子的刹那,那巨大的铁球里面的上古妖怪疾声制止:“告诉你们也无妨,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既然你们有兴趣知道,那老夫便花点时间,给你们讲个上古时期的故事,如何?”
“你早这样说不就完事了吗?”汉钟离翻了个白眼,虽然神情不是很愉悦,不过也并不打算离开了。
“你们听说过七千年前的神魔之战吗?”片刻之后,圆球内的上古妖怪饶有兴趣询问。
“当然听说过啊。”
紫蝠妖王神色一正,反问道:“那是七千年前天界的神仙与上古魔族之间的一场大战,当时的魔族妄图吞并天界和四海龙族,以及凡间。”
“天庭派出了所有的上古神仙参战,而四海龙族也倾巢而出,与上古魔族之间打得难分难解。”
回到三國變成蟒 最愛吃涼糕
“后来妖族也加入了这一场战斗,三族合并之后,其威力势不可挡,几年的时间便打败了上古魔族,并且将上古魔族给封印在了幽冥之渊。”
“这件事情但凡有些修为的精怪都听说过啊,莫不是前辈也参与了那一场大战不成?”
“哼哼……”
那结界内的上古妖怪闻言不由得冷哼两声,苦笑道:“若我参与了那一场大战,也不至于今日被封印于此了。”
“唉……”
说到这里他忽然又叹息了一声,嘀咕道:“想当年与上古魔族这一场大战,妖界也是倾尽了全部的力量,当时妖界但凡有些修为的大妖,基本上都被派出参与神魔大战了。”
“当时我的修为也已经相当可观,但是由于性格不喜与人争执,所以哪怕当时的妖圣三顾茅庐,我也并没有答应他出山。”
“后来妖圣气急,便将此事告诉了大地之母——女娲娘娘。”
“想必你们也知道,大地之母女娲娘娘,乃是妖界的始祖,她得知我如此顽固之后,便命人将我封印在了此地,并留下誓言,魔族一日不与六界交好,我就一日不能离开此结界。”
“当年神魔大战之后,虽然以天界的战胜而结束,但是被封印于幽冥之渊的魔族也并没有就此罢休,更没有投降认输。”
“魔族一日不认输,我就一日不可能被释放出来。”
“如今转眼又过了六七千年,这六七千年里面,我每天都被关在这暗无天日的地方,早就已经心生厌倦了。”
破天生化 信飛鳥Nask
“对于那上古魔族,我也算是有些所了解,知道魔族好斗,而且从不服输,所以想要让魔族放弃与天界为敌的想法,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所以这些我也逐渐的不再就这件事情而纠结。”
“对于离开这结界也早就已经不报希望了。”
“直到今天我在洞内感应到火烈鸟的出现,这才重新燃起了一点重见天日的希望。”
“这……”
听完此人的这番言论之后,汉钟离都感觉有些无语了。
在他看来,似乎此人也并没有什么错吧,不想跟人打架就要被关在这山洞里六七千年,女娲娘娘的脾气是不是有些太差了点啊?
想到这里他不由得嘀咕:“前辈,如果因为这么一点小事你就被困在这里,那有些太冤了吧?”
“哈哈哈。”
见这小小的童子居然也在替自己喊冤,结界的上古大妖不由得大笑着说:“其实也谈不上冤不冤的,当年我也确实有错。”
“当时的妖族已经全面参与到了与魔族的大战之中,而我身为妖族的一员,却并没有半点为妖族贡献的思想,这样的行为确实是错误的。”
“我当时也是过于自傲了些,所以才会三番两次的拒绝妖圣的相请,如今时过境迁,我再回过头来看看,其实这件事情我自己也有很大的错。”
“而妖圣本就是在女娲娘娘在妖界的代理人,他把我不肯参战的事情告诉女娲娘娘,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所以也并不怨他。”
“如果还有一次重来的机会,那我倒是愿意战出来与妖界并肩作战,可是应该没有这样的机会了……”
“那可未必啊!”
不等他把话说完,紫蝠妖王已经急切的插嘴:“如果我没有料错的话,前辈应该就是当年妖界赫赫有名的火凤王吧?”
“我记得很早很早之前,在妖界有一位很有名的前辈,名为火凤王,他是朱雀的父亲。”
“当年在妖界也是赫赫有名的人物,与麒麟的名气不相上下。”
“火凤王名头最盛的时候,甚至还在妖界三王之上。”
“可是后来火凤王忽然就在神魔大战的时候消失了,有人说他是隐退了,有人说他是死于神魔大战了,也有人说他是被封印了,总之各种流言都有传出来。”
“其中还有一个特别特别离谱的说法,有人说火凤王随着魔君一起去了幽冥之渊,如今被困于幽冥之渊。”
“当时有很多不同的说法,不过只有天机门的卷宗里记载得最为详细,也只有天机门的情报人员知道,火凤王并没有退隐,也没有去幽冥之渊,而是被秘密的处决了。”
“今日听前辈一说是被女娲娘娘封印的,那么我也就基本可以断定,您就是传说中的火凤王了,不知道晚辈有没有猜错啊?”
“聪明!”
结界内的大妖不由赞叹的说:“很早就听说天机门的人无所不知,今日一见,果然是名不虚传,想不到连老夫这么久远的人物,你都能猜出身份来,当真是有些令老夫吃惊。”
絕霸天下
“不过话又说回来,你们天机门怎么会知道老夫是被秘密处决了?”
“这有何难?”
紫蝠妖王不假思索的耸耸肩,笑道:“天下只有天机门不想知道的事情,没有天机门不能知道的事情。”
“不过由于您的这件事情确实是过于机密,而且还牵涉到了女娲娘娘和妖圣,所以天机门知道的情况也有限,当时只有隐隐了解到您可能被秘密处决了,却并不知道您原来并没有被直正的处决,而是被封印在了此处。”
“当然话又说回来,被封印在这个暗天无日的结界里,其实和被处决了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毕竟在这暗无天日的结界城待上六七千年,一般人可能早就已经疯了或者死了,也就只有您火凤王能够隐忍到现在,当真是难能可贵了。”
“哦……”
听完紫蝠妖王的解释之后,火凤王心中也就大致明白了个七七八八。
当下点了点头,沉声道:“其实老夫本来也不喜欢理会那些世间之事,待在这里倒也还算清静,就是看不到阳光让我感觉有些不太适应而已。”
“除此之外,心中也有一些憋屈,所以有时候想起这件事情,还是会有一些意难平。”
“但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我除了冷静的去接受之外,也并没有别的方法可以改变什么了,毕竟这种事情也是不可能有任何补救机会的……”
“补救的机会还是有的。”
紫蝠妖王洒然一笑,分析道:“您老在这山洞里被困了六七千年,可能对于外面正在发生的事情并不是特别的了解。吧?”
貼身丫鬟太難訓 喜洋洋
“晚辈现在可以很明确的告诉您,上古魔族已经重新复辟了,现在正在大举进攻凡间,南疆一带早就已经失守。”
“最可怕的是,妖界的青冥妖圣已经同意与魔族联手对抗天庭,如今正在签订盟书。”
“您老如果现在离开结界的话,还真可以借机干一番大事业,让女娲娘娘对您刮目相看!”
禦鬼者傳奇 沙之愚者
“真的假的?”
结界内的火凤王不由得一怔,疾声追问:“妖界居然要与魔族签订盟书了?”
“现在妖界是何人当政,怎么会如此没用的向魔族屈尊下跪?”
“当真是气死老夫了!”
異世嫡女
“是新任妖圣青冥。”
紫蝠妖王无奈的耸耸肩,沉声道:“青冥是上任妖圣青玄的长子,当年妖圣青玄与上古大荒十神之首的烛龙私生子逢蒙大战一场之后,青玄便在六界中消失得无影无踪,没有留下半点的消息。”
“之后他的长子也就顺立的继承了他的帝位,成为了新一任的妖圣。”
“原本这青冥也确实是有些谋略和手段,若是他真想把妖界治理好的话,应该也是有这个能力的。”
“但是令人遗憾的是,他非但没有把妖界往好的方向带,反而打起了天庭的主意,想要与魔族三分天下。”
“真是可恶!”
听完紫蝠妖王这番话,火凤王几乎已经快要出离愤怒了。
当年他虽然不赞成妖族卷入神魔大战之中,更不愿意与人动手,但是他的心始终是向着妖界的,不想如今的妖界居然如此自甘堕落,这怎么能不令他生气呢。
“如此说来,现在的妖界是青冥那小子在作主,而青玄已经消失无踪了?”火凤王眉头一皱,语气愤怒的追问了起来。
“没错。”
紫蝠妖王不假思索的点点头,回应道:“青玄妖圣确实已经消失了许多年,而且最可怕的是,当年被青玄妖圣击败的逢蒙,也就是大荒十神烛龙的私生子,如今也已经重新回到了妖界。”
“他也想借着妖界的混乱局面从而染指妖圣的宝座,而逢蒙的母亲可是当年化蛇一族的公主,换而言之,他的背景就是化蛇一族,有了化蛇一族的支持,他的实力显然更上一层楼,可以说如今的妖界早就已经是内忧外患了。”
“至于当年的妖界三王,也是各怀心思,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目的,并没有一个人真正的为妖界的未来着想。”
“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妖界更需要一个像您这样德高望重的前辈出来主持大局,否则妖界的子民就真的要万劫不复了!”
“唉……”
火凤王无论如何也想不到,时隔这么多年再次听到妖界的消息,居然是如此的令人心碎,更重要的是,妖界居然已经混乱成了这个样子,哪里还有半点当年的辉煌啊。
無限之大魔神王
“对了,那你现在是妖界的哪一派?”
“不会也是青冥的附庸吧?”火凤王正了正神色,在巨形圆球里饶有兴趣的询问。
“以前是,现在不是了。”
紫蝠妖王无奈的苦笑一声,解释道:“如今我早就已经弃恶从善,跟着钟离一起行善积德,争取将来还能有机会飞升天界,成为一名神仙,这大概就是我最好的归宿了。”
“至于青冥那条路是绝对走不通的,他想与天界对抗,那简直就是白日做梦。”
“我在齐天大圣的感化下已经不再追随青冥了,如今只想一心保护好汉钟离的安危,然后跟着他一起修行悟道!”
“不错。”
见这小小的蝙蝠精还有如此觉悟,他心中倒是挺欣慰的。
当下点了点头,朗声道:“你的选择是正确的,凭妖界的实力是无论如何也不可能与天界对抗的,而且天界与妖族之间,必然是合则两利,分则两败。”
“但是方才听你说,上古魔族已复僻,那么天界有没有派人镇压?”
夜夢歸城:總裁的黑色戀人 蘇淩偌
“暂时还没有。”
紫蝠妖王耸了耸肩,理性的分析:“若我没有料错的话,天界的很多上仙目前还在三十三重天的上清天中听元始天尊讲道,暂时还没有理会上古魔族的事情。”
“不过自从封神大战之后,天界又补弃了许多神仙,实力比七千年前有过之而无不及。”
“所以一旦天庭出手,那么魔族基本上是没有什么还手之力的。”
“现在唯一的悬念就在于天庭什么时候出手而已!”
“原来世间还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
來自異界的修煉者 四奶sinai
火凤王饶有兴趣的点点头,笑道:“看来这凡间也确实是越来越有趣了,不过我还有一点不太明白,你口口声声说跟着这个小仙童修仙成神,莫不是这小仙童有什么大的来历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