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化時代 “無G”老年人如何跨越“數字鴻溝”?

新華社北京11月11日電 題:智能化時代 “無G”老年人如何跨越“數字鴻溝”?

新華社記者

不會使用健康碼、不會使用自助掛號機、不知道怎樣掃碼點餐……數字化快速融入生活,在給人們帶來便捷的同時也給傳統生活方式帶來衝擊,尤其是不少老年人正面臨跨越“數字鴻溝”的難題。專家認爲,既要幫助老年人融入數字社會,也要爲“無G”老人提供服務和便利。

初冬時節,在吉林長春一家三甲醫院門口,數十人排着長隊等候進入。保安提醒大家出示健康碼,一位老人出示在社區開具的健康證明後進入醫院。“知道出示健康碼才能進,因爲我不會用,只好去社區開了健康證明。”她說。

類似情況在各地時有發生。武漢市第四醫院武勝路院區門診辦負責人魯海蜃告訴記者,醫院每天會遇到30多位使用老年機或不用手機的老年患者,因無法出示健康碼只能由醫院前臺護士引導,去社區開具健康證明。

美媒:針對蓬佩奧一項調查接近尾聲 美國務院已獲報告

“有的老年人只有老年機,無法出示健康碼,乘車出行實在不方便”——武漢城市留言板上的這條留言,道出了不少老年人的心聲。

今年初,60歲的程女士從江西農村到杭州和兒子一起生活,經歷了一場“融入城市與智能手機應用”的艱難之旅。她用的是隻能接收2G信號的老款手機,由於無法出示健康碼不能去超市、公園等,一開始只能在家“宅”了大半個月。兒子給買了智能手機後,她也不會操作:軟件不知道如何使用,有時劃一下頁面就不見了,來電話一着急就按了掛斷。去超市時,她總是很緊張,還時常找不到健康碼。

對一些老年人來說,使用自助掛號機也是挑戰。86歲的北京市民張軍福告訴記者,雖然有志願者指導,但還是不習慣,“有時候好多人排隊用自助掛號機。我眼神不好,看不清,怕人家催,也怕操作錯誤。”

77歲的杭州老人曹靖聲可以熟練使用微信語音、手機拍照、出示健康碼等功能,但網絡購物時還是擔心,“網絡購物涉及退款、驗證等相對複雜的操作,不僅麻煩,也擔心誤操作後受騙。”

2018年發佈的《我國中老年人互聯網生活研究報告》中稱,46.3%的中老年人從未用過手機支付,而在互聯網上當受騙過(或者疑似上當受騙過)的中老年人比例高達67.3%。一些受訪老人說,家人提醒不要隨意點開鏈接,但有時別人會發一些文章鏈接,也拿不準是否該點開。甚至有老人表示“手機沒有帶來便捷,帶來的是麻煩”。

“數字化應用發展快、變化多。受文化程度、接受能力和生活習慣等影響,使用智能手機不熟練的老年人成爲龐大而無奈的‘邊緣羣體’。”中國社會學會常務理事、浙江省社會學會會長楊建華認爲,填平老年人面前的“數字鴻溝”,需要政府、社會、企業甚至家庭成員共同幫助。

在武漢老年大學,“智能手機操作”是近年來最受歡迎的課程之一。從智能手機的基礎操作到微信、支付寶等軟件使用,老師手把手教學,幾乎場場爆滿。楊建華建議,相關企業在開發推出平臺軟件時,也應考慮到老年羣體的實際情況,儘量聚焦他們使用場景中的難點、痛點,開發“簡易”版本,讓老年人儘快上手。

長春理工大學法學院社會學系教授卜長莉認爲,子女家屬應多一些耐心,教會老人使用數碼產品。這樣老人不僅學得快,還能體會到晚輩關懷。社區和志願者也應加入科技助老行動中。

此外,還有很多老人沒有智能手機,自身也不便使用智能手機,對他們仍需保留人工幫扶。北京市老齡辦、北京市老齡協會在智慧助老行動倡議書中提出,車站、銀行、商場、公園等公共場所應提供必要的信息引導和人工幫扶;建立“無碼綠色通道”,採取替代措施;保留現金支付及線下辦理渠道,改善“面對面”服務。(記者孟含琪、熊琦、李平、邰思聰)

教培有“坑”:“教培坑”該由誰來填

卡納瓦羅:想上所有前鋒 奧拉羅尤:奪冠並非不可能

姜昆談文化強國:相聲要春風化雨潤萬心

甘肅累計減貧五百五十萬人(權威發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