棄少歸來
小說推薦棄少歸來
看着前方骤然消散的云雾,还有云雾后方那宏伟的别墅区,众人直接呆在了原地。
什么情况,这山顶,竟然还藏有这样一大片别墅,而自己等人,却浑然不觉?
“这云雾……难道是某种大阵不成?”
絕世狂妃:廢柴大小姐 舊夢若有痕
夢幻影碟機 米藍色的天空
“嘶……”
逆修 飛飛一號
勇氣之章—決戰神界 魔界幽靈
望着前方脚下出现的青石小道,李然等人的脸上充满了警惕。
在这等刚有元婴大能喋血的地方,容不得他们不谨慎。
只有苏九儿,在听到别墅中传来的声音后,惊讶的张了张嘴巴,而后脸上露出了一丝惊喜之色。
“这是……他的声音?”
但,苏九儿并没有因为林君河的声音而失去理智。
因为当今这个世道,能模拟人类声音的妖兽,也不是没有。
很多不够谨慎小心的修士,就是在这种拥有着古怪能力的妖兽手中吃了大亏,连小命都交代了的也不在少数。
“学妹,小心,此地突然出现一片别墅,太古怪了!”
李然沉声提醒。
苏九儿沉思片刻过后,还是朝前迈出了步伐。
“来都来了,总不能就这样回去吧。”
“就算那家伙别别墅里的妖兽给吃了,我们也得给他收尸呀。”
对于苏九儿的乌鸦嘴,众人颇有些无语。
元婴修士的脑袋都在这里炸成西瓜了,这么恐怖的地方,你就不能说点吉利的东西吗……
不过,他们还是颇为赞同苏九儿的话的。
这仙池山都已经上了,在这里止步,也未免太愚蠢了。
当即,众人便围成一个圈,小心的防备着四处可能到来的袭击,朝着前方一步一步谨慎的走去。
然而……
豪門帝少:強搶總裁少夫人 金綰綰
当众人背负着泰山压顶般的压力往前走了几百米后,他们突然傻住了。
只见……
这别墅里,没有什么妖兽,更没有什么血流成河的恐怖景象。
他们看到的,是前方一颗巨大的古树,还有古树下一位身着白衣,宛如谪仙般出尘的男子。
“那个男人,我怎么感觉有些眼熟?”
“卧槽,林君河?”
“不了个是吧,他换了身衣服,气质变这么多?”
目瞪口呆的看着养魂木下的林君河,苏九儿此刻也不由得傻了。
“我去,这这这,这货真的是那家伙吗?”
此刻的林君河,身着一袭白衣,身上更是散发着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韵味。
他身上的气场,甚至比苏九儿见过的元婴大能,还要让人难以捉摸。
“我们不过是分开了几天的时间,这变化也未免太大了吧。”
而就在这时,林君河看向苏九儿,轻笑了起来:“愣着做什么,过来坐吧。”
流浪的英雄
看着林君河,苏九儿拘谨的来到了他的面前,而后神色古怪的小声发问。
“那个,你……是林君河的双胞胎哥哥?”
林君河一听,顿时就被逗乐了。
伸出一指,给苏九儿的小脑瓜子来了一发爆栗,林君河轻笑出声:“几天不见,连我都不认识了?”
对于苏九儿等人的震惊,林君河并不意外。
先前他的,修为尽失,自然没什么气场气质可言。
但现在,他不仅恢复了修为,而且一举直接突破到了金丹巅峰,自然与先前不可同日而语。
“疼疼疼……”
“你真是林君河啊!”
惊讶的大叫出声,苏九儿气呼呼的鼓起来腮帮子:“你这家伙这几天就躲这享福了,你知道我们找你找的多辛苦吗?”
“抱歉,这几天,解决了一些小麻烦,没来得及联系你。”
林君河说着,随手打了个响指,众人手中便多出了一个茶杯。
而后,林君河又伸手在虚空一点,众人头顶便落下了几片叶子。
又一眨眼间,杯中,连水都有了。
一杯清茶,在眨眼间便已经做好了。
众人一闻,只感觉神清气爽。
“一点小小的歉意,还请诸位品尝。”
闻言,众人也没多想,便举杯,将杯中茶水一饮而尽。
因为这茶水的气味,实在是太令人动容了。
下一刻,伴随着茶水入喉,众人只感觉忽如一夜春风拂来。
不仅这几天的疲惫瞬间一扫而空,还有几人,感觉困了自己已久的境界,都有些要松动的意思。
“这这这……此乃神水啊!”
有人激动出声。
还有人,已经直接盘坐在地,开始打坐突破了。
一炷香的功夫过后,李然睁开双眼,满脸皆是不可思议之色。
“我……竟然突破到金丹中期了?”
“嘶……”
流氓紳士
再度看向林君河,他的眼中,充满了惊讶,还有深深的崇敬。
这个男人,果然深不可测,不可思议,不可思议啊!
“林……”
“林先生,多谢一茶之恩,他日若有用得上李某的地方,请尽管开口,李某必当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看着李然那认真的模样,周围众人,也纷纷开口感谢。
因为他们都很清楚,在这一杯茶水中,他们受益有多大。
虽然他们大部分的人,都没有直接突破,但,他们能感觉到,他们的神识,竟然变强了!
这可比境界的突破还要更加珍贵!
这份恩情,太重了!
“一杯茶水而已,算不了什么。”林君河风轻云淡的一笑。
那高人风采,更是令众人惊叹不已。
对林君河而言,几枚养魂木的叶片而已,算不得什么,他这一抓一大把。
天大地大之宇宙霸帝
不过,对李然等人而言,这,便是稀世珍宝了。
之所以给他们喝养魂茶,除了欣赏他们不抛弃同伴的品质,冒着威胁跑到山顶来找自己外,林君河还有其他的考量。
日后,自己定然不可能再回江州学府。
苏九儿,有这么一批学长学姐照顾,想必大学生活会好过不少。
不然,就凭她那傲娇的性子,还不得孤零零的在大学里过四年。
虽然林君河与苏九儿认识不久,但,是她把自己从蛋里切了出来,也是她,带着自己回的江海市。
有恩必报,这是林君河的准则。
招待过众人过后,林君河随手一挥,便收起了众人手中的茶杯。
而后,他突然朝着前方的大道望了一眼,而后幽幽开口。
“阁下看了这么久,是也准备来喝杯茶水么?”
“不过,我这里,可没有用来招待阁下的茶水。”
说罢,林君河突然冷冷一笑,一股恐怖的气息,从他的身上爆发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