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獨仙行
小說推薦我獨仙行我独仙行
卷十五 初进蛮荒
第2121章    诡异蛊术
这样的施法并不简单,三人每一次扬手,数十道散发着古朴气息的光线就从阵旗消失的地方飞出,十几个呼吸之后,这片雷域竟变得光线密布,如同一张庞大的巨网。
姚泽看的暗自心悸,这些光线犹如实质,和电弧交织一起,仔细看去,上面有数不清的细小符文漂浮,明显威能不俗的样子。
足足半个时辰的时间,步震天他们才将各自手中的阵旗全部打入地下,这张巨网排列的密不透风,如同一道厚实光幕漂浮在头顶,而一道道电弧在巨网上跳跃,远远望去,似火树银花,神光生辉。
红伶并没有多言,只是素手摆了摆,双目紧闭,似乎在运转着某种神通,洁净的前额处,那道醒目的闪电标识隐约闪烁不已。
步震天他们相互对望了一眼,同时从对方眼中看到了狂喜,当即毫不犹豫地转身朝着岛屿中心行去。
紫色雷霆对于他们构不成丝毫威胁,百丈之后,头顶垂落的电弧颜色转换成赤色,一道道雷霆鲜红夺目,令人心悸,三人同时神情一变,手势变化,那些电弧方一临近,就似被一张无形大手给牵引开来。
三人脚步未停,百余丈的距离转眼几过,眼前的电弧已经变得漆黑如墨,这一次,他们同时站定了。
漆黑的雷霆中,这片空间显得十分诡异,如果不是一丝丝空间裂缝生成、湮灭,甚至肉 眼都很难辨识,而他们脸上的神情已经变得极为凝重了。
步震天手中托着一颗黄色晶球,黄光弥漫,将他的高大身影包裹,漆黑的电弧砸在了黄光之上,发出轰然巨响,而黄色晶球也随之颤动着。
白发老者头顶飘着一张青色棋盘,纵横十九道纹路跃然浮起,雷霆砸落时,十九道纵向铭纹同时闪烁,转眼十九道横纹随之明灭不定。
至于中年道士已经改变了容貌,脸上多出寸许长的黑毛,胸口处布满了幽青鳞甲,闪动着阴寒光芒,而原本木讷的表情已经完全扭曲着,变得十分狰狞,脑袋上多出一张半月形的甲片,不知道是什么妖物所有,上面还沾着点点黑血,雷霆砸落之时,甲片变得愈发耀目,竟将道道电弧都吞噬了一般。
三人各自施展手段,在漆黑雷霆中小心前行,等到前方出现银白电弧时,不约而同地,他们停了下来,面色大变,再也不敢前进一步了。
无数银白异芒闪过,空间多出一道道触目惊心的裂缝,以他们眼下的实力,根本难以在其中待上哪怕一个呼吸的功夫。
引人入胜的言情小說 我獨仙行 txt-第2121章 詭異蠱術熱推
此地距离那道白玉石碑还有数百丈之遥,如果仔细看去,碑面上的纹路已经勉强可以辨认,当即三人默不作声地,透过一道道金银两色的雷霆,竭力观察起来,目中带着难以掩饰的激动。
据说当年枯风就是如此,既然他能够成功,这三位自认资质远超同阶修士的,自然有着极大的希望……
红伶一直静坐不动,随着时间推移,洁净的额前竟多出一道细小的影子,鲜红欲滴,看起来格外醒目。
姚泽就坐在其对面,看的真切,心中大讶。
那鲜红的细影竟蠕动着,似乎有什么东西藏在里面。
“这是什么阴 邪 功法?”
只是下一刻,他更加地惊疑起来。
虽然他端坐不动,可一道怪异的感觉在胸腹间生出,似乎那里有一只虫子在爬动。
一时间他大惊失色了。
自己的体内什么时候藏着一条虫子!?
有口皆碑的小說 我獨仙行 線上看-第2121章 詭異蠱術看書
他恨不得察看个清楚,可连手指都无法动弹,双目露出焦急神色。
就在此时,红伶俏目睁开,目光相接,此女诡异地一笑,似乎一切尽在掌握中。
“坏了!”
姚泽心中一动,突然想起来一事,面色狂变了。
当初第一次遇到对方时,在冥海之角,自己饮用了三杯碧血酒,全身僵硬下,此女似乎和自己口 舌 相接,当时自己还以为只是一场美丽的 艳 遇,现在看来,沉香暗渡,隐患就在那个时候已经埋下。
可笑自己神魂颠倒下,又急忙想从那里脱身,竟忘记了此事。
只是这些年自己也不止一次地内视过,可从来没有察觉到异常,什么样的虫子可以藏在自己体内,而不被发觉?
優秀玄幻小說 我獨仙行 智聖小馬賊-第2121章 詭異蠱術鑒賞
就在他暗自着急之际,体内的虫子动作愈发剧烈,所过之处,全身都生出麻木、僵硬的感觉。
下一刻,他的心中一紧,那虫子竟从胸腹间朝上移动,顺着脖颈进入了脑袋。
“不会是吞噬自己的脑 子吧……”
他的周身发寒,却看到身前红伶娇艳如花的脸上极为可亲,漆黑的双眸略一旋转,那里似乎多出一道莫名的引力,吸引着自己前去探索究竟。
寓意深刻都市言情 我獨仙行-第2121章 詭異蠱術看書
只不过此时他正极为紧张中,神识又超乎寻常地庞大,念头一起,就被压制下去。
红伶的脸上闪过一丝诧异,双眸灿若星辰,无暇的脸上带着纯净的微笑,轻轻呼唤着,“你去哪里了……”
这声音轻柔,可落在姚泽耳中,却轰然作响,似乎回到了当初大燕国,自己狩猎归来,看到母后正倚门而望……
他暗自深吸了口气,知道对方正朝自己施展幻术,当年在冥海之角时,此女已经做过同样的事,可此时的自己神识之强悍,早已超出想象,区区幻术又如何令自己迷失。
对面而坐的红伶明显有些诧异了,就是同阶修士,在自己的幻术下也会很快沉沦,此人难道有着秘术加持?
她略一迟疑,忽地嫣然一笑,如百花齐放,姚泽只觉得眼前一晃间,竟发觉自己置身于一处昏暗所在,空气中多出一种令人陶醉的香甜气息,直欲令人昏昏欲睡。
道道美妙的音乐响起,撩 人心弦,朦朦胧胧中,数位 佳 人轻 纱 遮 体,眉宇间竟和红伶有些相似,妙 处 更是若隐若现,美眸流转,以各种靡 眼之姿弹琴抚瑟,让人一看就 欲 热血沸腾,不能 自持。
“色 诱?”
幽香暗浮,美人如画,一时间姚泽有些无语,虽然他对于幻术之道所知不多,可也清楚 色 诱 属于幻道之中的下品,此女施法,却屡屡未能奏效,竟出此下策。
而此时红伶脸上神情一僵,双目恢复了冰冷,长舒了口气,见对面的青年男子两眼发直,垂涎欲滴,一副猪哥模样,忍不住又羞又怒。
诸多幻术都失败,无奈之下才施展了色 诱之术,不料竟一举成功。
“原来是个色 胚!”
她暗自鄙夷,沉默片刻,单手对着其额前蓦地一点,那道闪电标识随即电芒耀目,一只拇指粗细的可怖虫子缓缓地从中爬了出来。
此虫通体血红如玉,蠕动间前端露出一根细长的口器,比身体还要长上三分。
姚泽表面上呆滞模样,可看的清楚,这怪异的虫子方一出现,他觉得有些眼熟,似乎在哪里见过。
只是还没容他想清楚什么,此女裙袖一拂,清鸣声骤起,天门大开,元婴竟离体飞出。
对方竟拘出了自己的元婴!
一时间姚泽惊怒交加,却无计可施,只是目光落在了元婴体上时,他的瞳孔一缩,极为震惊了。
元婴之前就被步震天施法给制住,小脑袋耷拉着,一副昏昏欲睡模样,可在脑门之上,不知道什么时候竟趴着一只血色小虫!
此虫和对方眉心爬出的可怖虫子颜色相同,体型上要小上太多,死死地贴在脑门上。
就在这一刻,姚泽终于想起来这虫子的来历了,面色狂变,差一点要大叫出声。
“血玉子母蛊!”
蛊术历来被认为属于阴 邪小道,修炼此术的修士大都被认为是邪修,没想到此女竟擅长于此,而血玉子母蛊更是在典籍中声名狼藉,被大多数门派所禁忌。
此蛊的培育就极为血腥,初期以自己的血 肉日夜喂饲,百年光阴成长之后,就需要子蛊和母蛊分离,每天用同源生灵精血分别培育。
如果是用妖兽来喂饲,需要的是母 兽和幼兽,而如果用人类,只能是女子和其亲 生血 肉了……
这一过程要持续百年以上,才算大功告成,而此蛊一旦施展开来,除了吞噬被施法者的血 肉精华,甚至连同神魂都难逃魔掌。
施法者从中受益多少,因人而异,记载言之不详,不过更多的都有着推测,血玉子母蛊有着极大的几率可以剥夺气运!
气运之说虚无缥缈,可谁也无法验证什么,眼前的女子肯定就是冲着天玄之子来的。
从当初冥海之角就布局筹划,那时候自己的修为不过区区仙人,对方早已是大罗金仙,血肉和神魂无法入其法眼,能够让其费煞苦心,经营至今才暴起出手,只能是觊觎着自己的大机缘、大气运!
几乎在呼吸间的功夫,姚泽就把此事想通,可眼前已是刀俎上的鱼肉,无力反抗了。
在元婴离体的同时,母蛊似发狂一般,剧烈地尖鸣起来,细长的口器急速抖动,而元婴脑门上的血色小虫似乎听到了呼唤,随之狂扭。
下一刻,红伶面无表情地,右手食指探出疾若闪电,朝着那子蛊一点而落,瞬间血芒闪烁,形成一枚诡异的符文。
这符文四周有血雾缭绕,散发着一股奇异的力量,带起一道道空间扭曲,朝着元婴体眉心落下,一闪而没。